说说蛋壳公寓爆雷,租房无自由

连岳文章
Edvard Munch,Red House and Spruces
中国知名的长租公寓运营商蛋壳公寓爆雷了,留下无数多冲突与烦恼给房东与租客。有什么解决办法吗?应该是没有,被蛋壳烧光的钱,最终就只能由千千万万房东与租客认栽填坑了。
这事说两点看法,一是有关公司经营,二是有关住房理念。
长租公寓,本质上是二房东,将房子从房东那里租下,转租给房客。这种生意模式一直存在,没有问题。它唯一的不好就是资金投入多,赚钱慢。房子你得重新硬装软装,增加服务,以获得租金的增值,期待用这增值收回成本并获得利润。它并不是一个好的生意模式,在付出高成本的基础上,太难赚钱,又太容易亏本。
好生意,好公司,有两个亘古不变的要件:一、现金流稳定;二、盈利。这两个要件都是为了活着,缺一不可。有现金流,公司不会马上就死。有盈利,可积累更多现金,以应对风险,支持创新,公司可以活得久且健康。
蛋壳公寓借用所谓的“创新”,搞长收短付,一次性收取租客的长期房租,再短期付给房东,利用时间差积累资金池(其实是增加负债)。为了加快做大这资金池,既许诺将房东的房子装修得更好,以利保值,又许诺房客租金更低,住得更舒服。这种用力越狠,离盈利越来越远的做法,持续不久。
近几年有些很不好的“创业模式”,以为盈利慢,甚至无法盈利的生意,只要砸钱把规模搞大了,或转换成金融生意,就能轻轻松松挣大钱。这种新方法,那种新思维,真误导不少年轻人。生意守住这条不变的“旧”就活得下去:全心全意把服务做好,并且有足够的利润。
再说一下住房理念。长租公寓的兴起,制造或者迎合了“年轻人不要用房贷限制自己”“租房可以更自由”之类的想法。甚至无需攒钱,租金贷一签,马上住进漂漂亮亮的长租公寓,多幸福,不像你的同龄人,月月苦逼还房贷。
蛋壳公寓这次爆雷,让大家回到这个旧而不变常识:自由很贵,它是努力负责的后果。租房怎么可能得自由?世上只有极少数人有租房自由,就是那些能把五星酒店当家住的人。直到你有了自己的房子,你才真正属于这座城市并分享其发展红利,你才有一个稳定而温暖的空间,这是安全感的起点,也是自由的保障。不想承受拥有自己房子的辛苦,而空谈自由,得到的不过是蛋壳一样易碎的自由假象,一夜醒来就碎了。你孤家寡人倒也罢了,连带老婆孩子颠沛流离,三天两头搬家,这怎么是追求自由?无能加不负责任罢了。
年轻人难免从租房开始起步,但脑子这根弦不能松:我一定要有自己的房子。那些让你不要买房子的,都是有意无意的坏人。只有我这样的好人,才会劝你尽快在好城市买间自己的房子,早点结束租房生活。
推荐:既然我上了微博热搜,那就说一说
上文:特朗普难题说明,客观是幸福生活的基础

特朗普难题说明,客观是幸福生活的基础

连岳文章
美国总务管理局23日通知拜登,特朗普政府准备启动过渡进程。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证实这一消息,同时表示将继续挑战选举结果。
这说明,特朗普终于认输了,但他还像煮熟的鸭子一样,嘴硬。可以想见,他将一直嘴硬下去。这不是基于事实考量,而是最有利于他的策略。他可以凭此一直掌握自己的铁杆支持者,他可是得了7000万张选票的人。只要这些支持者相信这次选举是用舞弊偷走了特朗普的胜利,就行了。
特朗普将大概率宣布参选下一届美国总统,这有几个好处,一是自己的支持者可以不散,他仍然享有一呼百应的影响力;二是警告共和党大佬们切勿与其切割,没有他的支持,大家的政治生命都有麻烦;有这两个前提,他可以保住自己及其家族的平安,执政的民主党没有那么容易清算他。接下来的4年,他可以坐等拜登和民主党犯错误,而这些错误必然会出现,毕竟两党谁也比谁高明不到哪里去,他卷土重来再当总统,并非不可能,中国做好这个预案也有好处,下一次,他就更疯了。
那些至今相信特朗普赢的铁粉,其实稍微清醒一点地思考一下,就会发现他们只有彻底否定美国的制度,才能逻辑自洽。只有制度出大问题,才可能在总统选举中舞弊获胜。民主党在野都有这种舞弊能力,它执政以后,舞弊能力自然更强,特朗普下次也没赢的机会。特朗普真是所谓的美国最后的救星,那就应该拒不合作,拉起队伍打内战,把民主党反动派赶下台,这么怂地配合交权,向败坏美国的恶魔低头,那怎么是值得追随的领袖?
哪一种美国制度好?是拜登舞弊当总统的制度好?还是现任总统不认输鼓动支持者闹事的制度好?只要仍然赞同美国制度的人,就得在这两种美国制度中选一个,显然它们都不好,选任何一个都是灾难。这对把美国制度奉为圭臬的一些中国人来说,是个巨大的打击,陷入迷惑状态。
其实迷惑也可以算是有些进步,你不想承认中国做得好,应该也没人剥夺你这个自由,但从今年开始,你至少也该承认美国太多事做不好,美国其实并没有资格当别国的教师爷,美国制度在美国都运转得如此多灾多难,怎么能指望它在中国长得好?这样至少客观一点。倒不是中国或其他人多么需要你的客观,你我都是平民百姓,疯掉几个也没多大损失,主要是客观是幸福生活的基础,否则一切判断都会变形,变成臆想,苦的是自己和家人。
推荐:感谢特朗普,为中国送来光刻机
上文:真假凡尔赛与元烦恼、元动力

真假凡尔赛与元烦恼、元动力

连岳文章
Paul Klee,Contemplation
近来连续回复了几位处境优渥的读者来信,有父辈解决车房问题的部委公务员,有数套房子的华为员工,也有能为孩子学习数学提供数百万学费的富爸爸。他们都有各自的烦恼。
最近凡尔赛文学是个梗,所以不少评论者认为他们在“凡尔赛”。所谓的凡尔赛文学,就是原来所谓的装X、炫富(贵)的另一种说法,并不是新鲜事。这种装和炫,可能也是一种普遍的人性弱点,有了一点地位、财富、才华,怕别人不知道,忍不住要展示一下。许多人能够战胜这个人性弱点,获得成长。一个人也应该战胜这个人性弱点,否则,一切所得,不过塞翁得马,焉知非祸。
真假“凡尔赛”,其实一眼可以看得出来。真的凡尔赛,自然不必理会。但很多人展现出来的优势,并无炫耀的本意,是假的凡尔赛,此时,就应认真沟通。中国财富积累了几十年,阶层已经十分丰富,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可以极大,这是正常的。这结合昨天(23日)中国宣布所有贫困县脱贫。可以回答不久前一位读者的问题:什么是好制度?好制度就是普遍解决绝对贫困,不愁温饱,在这基础上又不抑制竞争,让努力者的成就没有上限——说实话,他们也是大税源。
但是人与人之间、阶层与阶层之间若无法顺畅沟通,也会出问题。穷的仇恨富的,富的鄙视穷的,成为主流,那社会就变成火药桶,一点就炸。在这点上,中国人在很穷时就在探讨解药,孔子说了,“贫而乐,富而好礼。”贫而乐,不是因为贫穷值得开心,而是贫穷时做了自己该做的,遵行天理,乐于自己行了正道,贫穷不那么容易给人造成烦恼。富而好礼,礼是指不做不该做的事。富了不善良,去欺负人,去包小三,去诱惑穷人及时行乐,借债消费,甚至太爱“凡尔赛”,都属于不好礼。
在中国这个和平时期的大市场里,贫困县都消失了,消灭绝对贫穷的人间奇迹已经实现,穷都是相对的、暂时的,只要你愿意学习,财富梦想就有实现的机会。
这种学习的重要途径就是向领先自己很多人的学习,与你同阶层的人,观念、格局与方法大致相同,一起抱团取暖可以,但突破就难了。而只有放下攻击性、嘲笑欲、戒备心,才能学到别人的长处。从这个角度看,我很感谢那些衣食无忧,甚至财富惊人的朋友坦承他们的人生忧虑,这不是什么“凡尔赛”,这是大价值,这告诉大家,人生有元烦恼,我们始终得在新的平台上寻找更大突破与更多意义,永无止境,这点穷人富人一样。
人也有元动力,起决定性因素的总是责任、勇气、坚定与耐心,有这些,就能贫而乐,从贫到富,再富而知礼,在任何一个阶段,都不容易对抗,都活得自在。
推荐:我最喜欢谁的意见?
上文:华为给的好牌,我们想随便打掉

华为给的好牌,我们想随便打掉

连岳文章

Wolfgang Paalen,Space Unbound

连叔,
您好!
先来说说我的情况吧。我是一名80末的IT女民工,上班九年了。一直在华为上班。九年华为生涯前五年在北京,后四年在西安。说到这里也要说一下我结婚快七年了,娃还有一个月就六岁了。我人生的转折点就是从北京来到西安开始转变的。说到这里,又有些捶胸顿足,要是早点知道连叔的公众号就好了。
我跟老公是在公司论坛认识的,认识不到三个月就领证结婚了。当时我的想法就是都研究生毕业,都在华为上班,人品不会太差,性格也不至于太差,所以就大胆领证结婚了。事实也证明我眼光还可以,家务带娃,他都能胜任,工作也认真努力。有时我还会感叹我这么草率地结婚像是在赌博,不过最后我赌赢了。那时我还挺庆幸没有遇到渣男。
按理,我们收入还算可以,理应就在北京。可是2015年的时候老公炒股把我们原本可以买房的钱全部赔光了,他心灰意冷,决定来西安。我当时没有因为这个责怪他一句,我总会说钱都是身外之物,没有了可以再赚。他坚持来西安。我当时想去南京。他说他在西安念书的,再加上他姐姐也在西安,所以他说来西安更好。因为那些年北京的雾霾经常爆表,所以我只问了他一句话,我说西安有雾霾吗?没有就去。他斩钉截铁地跟我说,西安没有雾霾。由于当时我过分信任他,所以没有自己去调查,就答应来西安了。
他2015年公司内转到了西安。我2016年11月也内转到西安。当我到了西安,我发现我被他骗了。这是我第三次到西安。2015夏天来过一次西安。当时带着爸爸妈妈娃过来玩的。然后第二次就是2015年10月份。那次来西安在下雨。然后就是2016年11月迁过来了。来了以后真的有种被欺骗的五雷轰顶的感觉。雾霾真的太太太严重了。真的就是整个月整个月的霾。这种霾同北京的雾霾不一样,北京顶多霾两三天,夜里一阵风一吹,第二天必定蓝天白云,霾不过一周。可是西安的霾刷新了我的认知。我到了新部门以后也会跟同事聊起雾霾,同事说,今年算好了,去年(2015)的霾那才叫严重,能见度不到五米。听到这话,我更是感觉被他骗得太过分了。因为这事我不少埋怨他,最后逼急了,他甩给我一句,就你是人?人家西安800万人怎么生活的,你领导同事怎么生活的?有霾怎么了?因为这事不停争吵,再加上婆媳矛盾之类的琐事,我们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多,甚至吵到要离婚。
后来我仔细研究了一下为什么西安的雾霾这么严重。通过调查资料发现,西安的霾不可能有解决办法,秦岭拦住了南方来的雨水,海拔三千多米,西安这地方少风少雨水,空气很少像北京那样有大风流通,所以西安的霾不可能缓解。很多人就说跟雾霾比,家庭和睦更重要啊!可是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南方人。我真的好难接受这样的生活环境。尤其是西安最近又霾了。我有点讨厌自己了。口口声声说着不喜欢不喜欢受不了这雾霾,可这已经是来西安的第五个冬天了。想想有点可怕。我怎么是这样的人!可是今年想离开的想法越发强烈了,可是我知道他不会离开的。说实在的,我真的很压抑自己,努力的去接受别人说的,家庭更重要,雾霾都是小事这种说法。毕竟身边人都这么说的。而且除了这个,娃他爸其实还可以,做饭刷碗都是他,接送娃还有学习运动都是他管,对我父母也不错。我有时候会怀疑自己,真的就只有我这么介意雾霾吗?他们都麻木了,还是看不见?我在家里放了四台空气净化器,出门也捂得严严实实,甚至不让孩子在外面说话,能不让她出去就不让她出去。我觉得我已经快要到崩溃的边缘了。这几年,一到冬天我就不断咳嗽,各大医院都去诊断过了,结论是雾霾过敏。他听说什么药能治疗咳嗽也让我吃。但他还是觉得别人都能生活我们也可以。我真的太痛苦了。
我们这几年在西安也买了四套房子了,按理把西安能卖的房子卖掉,去南京或者杭州或者合肥,随便哪个南方的二线城市都可以买房生存下去啊,为什么他就是不要离开?我这么疯狂的抗霾行动,他应该能看见啊。所以归根结底,他并不爱我。对不对?他做饭刷碗,管娃,努力工作只是做了他应该做到的事情,对不对?
连叔,我真的要压抑自己就这么过一辈子吗?我要不要带娃离开?现在我名下有两套房子,卖掉一套全款的,去别的城市付首付,另外一套暂时出租收租金,这两套房子都在西安华为隔壁,出租不成问题,卖也不成问题。可是我有点舍不得他。真的很神奇,他只是做到了他应该做的事情,我为什么要舍不得?所以我压抑自己了这么些年了。可是我觉得再这样下去,我会崩溃的。最后会不会把自己憋出毛病来也不好说。
连叔,你能理解我的痛苦吗?我要离开吗?
我开始报名合肥的银行社招了。我不管了。等我考上了。我一定要离开。以此封信为证。加油,老阿姨!
云阿姨
敬上

云:
其实你已经做了离开的决定。
这个决定很大。不仅是改变居住城市和职业,更意味着家庭极大可能破裂。你负气到了合肥,他执拗留在西安,彼此怨恨,物理距离与心理距离都加大,修补关系难度太大。看得出来,你还是爱他的。我觉得,还能挽救。
这不是说,你必须继续忍受雾霾,你的身体已经亮红灯,再忍下去并不人道。他让你继续忍也不合爱情应有之义,爱肯定要让对方过得更好。以你们现在的积累与能力,移居到中国任何一座好空气的好城市,都不是难事,好好决策,家庭现在的雾霾危机并不算大。
只是,你们两人都还没有从上次“离开北京到西安”的错误决策中走出来。那是一次经典的错误决策,他贡献了情绪化,你贡献了轻信。任何一方稍微科学一点、理性一点,原本都可避免犯错。他炒股失败,气得离开北京,关北京什么事?这就是情绪化的体现,就像有人盛怒之下砸掉自己心爱的物品一样,非得把事情搞得更糟。而你呢,只要花半小时查证,就知道西安空气的真实状况。
犯决策错误不要紧,重大错误会暴露出我们人格与思维方式中的重大漏洞,把补丁打上,以后的正确决策获得的利益将弥补这些损失。不犯错误就不会进步。如果你老公当年没有炒股惨败,而是赚了点小钱,或只是小亏,我估计至今还在股市里疯疯癫癫,追涨杀跌,你们倒是还在北京,不过可能一套房子都还没有,更不堪。
可惜你们改得太少。他仍然情绪化,甚至更严重了。从骗你西安无雾霾到现在拒不承认雾霾对你有严重影响,再大的事实,房间里的大象那么大,他看不见,它就不存在。而你呢,合肥的空气固然比西安好,可是,这些问题你想过吗:中国空气好的城市那么多,你为什么挑合肥?任何城市都有不适合你的因素,合肥不适合你的是什么?你能忍受吗,会不会是另一个雾霾级的不舒服?刚开始极小,后来变成极大。你对银行业了解吗?它的前景如何?从事业到家庭,类似问题还有很多,我就不一一列举了,如果只是为了逃离雾霾,没有考虑过其他关键因素,你是又一次轻信后的盲动。
上一次错误决策的后果并不致命,你们还有好工作,也积攒了4套房子,这资产或许是其他人一生的天花板了。但一直错下去,再多积累也经不起消耗。你们接下来这次决策至少应该是理性的。你有离开西安的最后时限,并有权衡过利弊的理想目的地,这些都要告诉他,让他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并给他做决定的时间,避免他情绪化。好好谈,其实是小事,不过是两人带着资产去另一个城市生活而已,你们去哪个城市都可以过上好日子。连这个共识都做不成,连这个小决策都理性不了。那么,你们真是辜负华为,辜负自己的好运气。好牌打完了,当然还有烂牌可打。可是,好牌都打不好的人,能打好烂牌吗?
祝开心。
连岳
推荐:与其咒骂黑暗,不如点亮一支蜡烛
上文:有钱的爸爸,你希望孩子幸福吗?

有钱的爸爸,你希望孩子幸福吗?

连岳文章
Karoly Ferenczy,Birdsong
连岳:
孩子今年大一,香港中文大学数学专业。他一心想纯数到底,将来英美研究生,博士,然后寻求教职。按目前发展趋势来看,我不怀疑他有机会进入一个QS前25的学校,甚至冲刺藤校。最近一段时间我也了解了一下纯数博士的就业情况,发现很艰难。纯数这种基础学科并且将来留校科研,太多的东西不是个人努力可以决定的。
一想到孩子勤奋,成绩也不错,留学香港,英美成本都要300万,且因为读博甚至影响结婚时间,工作地又不确定,因为是学校选择你,而你未必有能力选择学校。生意人老父亲就有点焦虑,觉得性价比太低了。家里物质算好的,孩子将来的房子车子甚至生活费,统统都可以提供。只是如果将来作为一个临时工,漂流在各个学校,担心也影响孩子心态,甚至觉得被外人也调侃。请老师指点一下困惑。
老张

老张:
你是富爸爸。但我觉得,你没有用好财富增加自己和孩子的幸福度。自己的焦虑仍然和没钱时一样,甚至更多,那么辛苦挣钱做什么呢?
钱很重要,没钱,你支付不起孩子的高学费,孩子研究数学的梦想更难实现。但把钱当成唯一重要的东西,那钱就由我们奴仆变成了我们的主人。能控制钱,钱奴越多,替我们做事的力量越大,幸福度更高。不能控制钱,钱越多,则钱主子越多,自己变成更辛苦的奴隶。
儿子学数学,就像你猜想的那样,将来工作不好,收入不高,那又有什么关系?他是富二代,他爹老张愿意资助他。有钱,就是可以为理想任性。
主要是,学数学收入不高,也极有可能是偏见。我们知道,任正非先生求数理化人才若渴,也给他们开出了很高的薪水。当然,只有少数拔尖的数学人才能得到这种职位。不过,这是数学行业重要的最好证据,重要就会水涨船高,行业中各类人才的机会、地位和收入,都会相应往上走。既然数学家不可或缺,甚至决定着中国能否突破技术封锁,那们对数学老师,对数学的启蒙者、普及者的需求,不也要增加吗?我认为,学数学不必过度担心工作的问题,没有哪个专业是一定会有好工作的,所有专业对工作的忧虑度相差不大。
有一点要恭喜你。小张在大一就决心献身给数学,这么早的坚定,对数学研究来说,相当重要。菲尔茨奖获得者(号称数学界的诺贝尔奖)蒂莫西·高尔斯教授,在其牛津大学通识读本《数学》中讲到,决定数学家成就的,往往不是天才,而是勇气、坚定和耐心。他认为在40岁时证明最著名数学难题——费马大定理的安德鲁·怀尔斯就是这样的例子。
你要学会欣赏、并鼓励小张的数学理想与坚定意志。他才大一,刚刚开始数学长征,你就各种怀疑与看衰,显然大大增加他走完两万五千里的难度,甚至会扼杀一个将来的华罗庚。
老张,你现在的状态是最幸福的,老子有钱,儿子有理想。财富没有耽误孩子,而是保障孩子追求理想。如果不理解这幸福,你可能亲手毁掉你和孩子的幸福。
祝开心。
连岳
推荐:必须追求一点“不舒服”
上文:在光速想与龟速爬之间,什么是正确的练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