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不知的能力圈概念

连岳文章
Paul Nash,Landscape from a Dream

连岳文章
长按二维码可关注

能力圈是巴菲特对投资理论的重要贡献,也是他的看家本领。我觉得,没有投资者比巴菲特更聪明,每个人都有必要知道自己的能力圈。
能力圈,分两步走。
一是承认自己无知,世界无限,知识无穷,而人的时间有限,以有限应对无限,注定人对大多数问题是无知的。不知道这点,就以为自己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看了一条新闻,听了一条传言,人家怂恿一下,蛊惑一下,你也以为自己能了。在朋友圈当当这种万能人物,没有金钱上的损失(当然,形象可能受损),但在投资上这么玩,风险就太大了。
二是人通过聚焦自己的时间精力,可以逐渐形成自己的能力圈,你对某一件事,某一个行业的判断力高过其他人,你脱离了恐惧,你才可以在别人恐惧时贪婪。否则,做自己不懂的事,以期获得超额收益,这就是赌博。输是必然的。
能力圈概念,其价值早就超越投资,是对人性的洞悉。有能力圈概念,并实践它,一个人就不会跟风、摇摆、当墙头草,可以远离一切浮躁与骗术。我不知道的不碰,你怎么骗我?我知道的,你又怎么骗得了我?这样安全地滚人生雪球,人品、技能与财富,都会有可观的回报。
能力圈的建立与拓展,是长达一生的事业,把自己手头的事做得更好,做到最好,你对这行的理解就高过常人,这既是你的立身之本,又是你的投资指南。有疑惑,不要怕,疑惑是宝藏,用阅读去解疑,寻找新知识,用新知识指引实践,能力圈就慢慢拓展。每过一天,聪明一点,这样的人生,不亦快哉。


今天是第133期“下周很重要”,制订你下周的计划,每完成一件自己想做的事,自己的能力圈就牢固一些。
推荐:你太快了!
上文:说说股市

说说股市

连岳文章
James McNeill Whistler, The Sweet Shop
涨了几天,希望谈股市的人越来越多。
首先,视野放大一点,看看我们一生面临的财务挑战,这样才能更好地理解股市。
人的寿命越来越长,普遍活过100岁的时代到了,不尽早规划与准备,人可能会后悔活那么长时间。
越老越不能缺钱,医疗与养老的花费逐渐加大,靠无法战胜通货膨胀的退休金,支撑不了这个支出。
孩子能资助?这确实是中国人的传统美德。但是想想看,你90岁时,孩子也60来岁了,他也变成老人,将面临自己的养老问题,他若能力一般,对你的资助将极有限,甚至还得让你资助。靠孙辈?他养两代老人?够呛。
没有钱,只能一直降低生活质量,甚至放弃,晚景凄凉。人生若是这样收尾,真是太遗憾。但如果没有规划好自己的财务,极可能只有这样的晚年。
按照现有的退休年龄,工作时间30年左右,在这段时间,除了完成常规的人生任务,照顾老人,抚育孩子,还得准备自己下半生的财务安全。可以说,一点时间都不能浪费,一点大错都不能犯。否则的话,大学毕业,高不成低不就,闲逛几年;工作迟迟进不了状态,蹉跎几年;转眼中年了,手里什么也没有,一急就想来快钱,被各类创业、投资、理财,甚至高利贷忽悠,几年又得白忙。
然后股市涨起来了,你豪情万丈,觉得自己的命运就是股神,不仅辞职炒股,更要把房子(如果有的话)卖了当本金。几个月后,或几年后,亏个精光。余生只能嘴硬、敏感、好面子,常常批判体制。
不要过这样的生活。你要有自己的财务安全。
财务安全依靠的最重要品质是自知之明。我只是大多数普通人中的一员,只能靠踏实工作、少犯错误、不停积累;我不可能是股神,去炒股,只能像大多数人一样,赔钱出场。
对待股市,工薪阶层别碰。本金少,就那么几万十几万,涨两倍也赚不了多少。其实,也没这样的机会,真买中能涨两倍的股票,一般人也拿不住,涨一点就兴奋地兑现了,然后买入一支亏损股股票。而亏了,痛入心脾,怀疑人生。干嘛这样折腾自己?
这不是说富裕阶层炒股必赢,他们也多数要输,只是输得起而已。输掉500万,还有1000万,生活无忧。
不自以为是,在这个市场经济的和平时代,一般人的财务安全,容易做到。
第一步,无论你在什么地方,有套自己的房子。有房子住,其他生活成本并不高,尽量把身体照顾好,有一点退休金,孩子适当资助一点,维持基本体面,不难。
更进一步,如果你还有另一套房子收租、保值(经济发达城市的房子才能做到这点),那么,你的下半生就比较放松。租金可以跟上通货膨胀,你的收入一直在增长。在极需用大钱的关键时刻,房子能够变现救命。
只要你不浪费时间与金钱,这个任务不难完成。
多数人是要在股市输钱的,记住这点。你是不是多数人呢?如果你看完这篇文章,写留言问:我该买哪只股票?你就是。如果你看完这篇文章,要给我推荐一只股票,你更是。如果你看完仍然坚信自己是股神,准备借钱炒股,卖房炒股,那你必然是输家。
忘了股市吧,把今天的工作做好,把以后每一天的工作都做好。
推荐:解决投资中国的最本质问题
上文:顾家的人一般不会坏

顾家的人一般不会坏

连岳文章
Leon Dabo,The Seashore
几天前,看到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发布的2019-2020年度“中国十大美好生活城市”,评比还比较正规,“这项调查联合了国家统计局、中国邮政集团公司、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共同推出。指标体系由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3个一级指标及21个二级指标构成。调查方式是通过邮递员入户发放问卷和航空公司机上发放问卷,共13万个样本,这是目前全球大规模的民生感受型调查。”
这十座城市是:上海、长沙、长春、北京、青岛、昆明、济南、海口、深圳、厦门(按笔画排名)。
我要议论的倒不是这件事。没上榜的城市,很多也不服气。我是看到其中的一个数据,觉得有趣,这个调查显示,平时休闲在家,50.51%的厦门人最愿意做的是陪伴家人。开始我惊讶,厦门人这么不像话?有一半人不是最愿意陪伴家人?结果这是一个好数据,比全国均值高了17个百分点。
愿意陪伴家人,顾家,这是个好品质。顾家的人一般不会坏。顾家往往带来好结果,比如婚姻稳定,家人和睦,孩子上进。顾家和能力并无太大关系,一个人很难“没有能力”顾家,顾家是一种选择。运气好,能力大的人,家豪华一点。能力一般的人,家朴素一点。都会有家,都有家人可让你照顾。内容基本一样,就是大量的陪伴。
有人问,这样,会不会单调了一点?无聊了一点?
前几天有读者问到这个问题:
“连叔,和老公相恋4年,结婚5年,我们是裸婚,最初两年,我们恩爱如初,一起奋斗,后来有了儿子,慢慢有了房子,车,可是,我却明显感觉到,他不爱我了。
我们都在医院上班,有个人的职业规划,每天的时间排的满满的,可供自己支配的时间很少,他说,每天按部就班的工作,晚上回家就看书,洗漱睡觉,这不是他想要的,理想中的生活应该是回家有个牵挂的人,在外有份理想的事业,现在的日子,特别没有意义。”
这家什么都有,老公还不乐意,这是变心的节奏。难道老婆孩子不值得牵挂?当一个好医生不是理想事业?
真有事业心,真追求人生意义,稳固的家庭对自己帮助最大。每天回到属于自己的空间,心情愉悦。在现在这个知识社会,专业精进离不开大量的阅读,这事在家做最合适。一举多得,既是陪伴家人,又是开拓事业。如此周而复始,按部就班,应该理解为幸福美满,而不是单调无聊。
哲学家康德生活规律得出了名,据说邻居们用他出门散步的时间调表。我喜欢这样的生活,当然没必要那么准时,但这种按部就班,其实滋味无穷,每天固定做几件事,陪伴家人当然是其中之一,它们都是自己想做的,有什么生活比这更好?
年轻时未必看得透这点,就像小孩总是认为可乐比水更好喝。但要幸福,就需要看透,而且过程要快一点。不顾家的人追求的“丰富刺激”是什么?玩,闹,大吃大喝,不外乎这些,到最后,固定几只狐朋狗友,说着同样的大话猛灌大酒,其实也是按部就班,只是不用负责任而已,可以廉价得到恭维与满足。
生活就只有两种,一种是不负责任的按部就班,一种是负责任的。
早点负责任地按部就班生活,每天工作,学习,陪伴家人。这其中有无限丰富性,工作无止境,学习有无穷思考乐趣,家的富足,也可不停升级。

推荐:人应该装上富兰克林操作系统

上文:解决投资中国的最本质问题

解决投资中国的最本质问题

连岳文章
赵佶,瑞鹤图
投资是人一生必须做的事,但是正确的投资方法又很难得,有时面临艰难的自我更新。
投资不能狭义地理解为买股票买房子,虽然它们是投资的重要组成部分。广义的投资包括如何安全、富足地度过这一生。从狭义到广义的投资,都不得不解决一个最本质的问题:我们所处的系统长久来看,是否安全?
一家公司,长久来看不安全,那短期有再多利好,也不值得买。同样的方法,也可以用来判断一个国家。在一个国家投资,小到股票房子,大到托付一生与子孙,它长久的安全性如何,就是不得不考虑的问题,而且必须得出答案。
中国长久安全吗?这十来年,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我买中国的股票与房子,也没有移民计划,从行动来看,答案是肯定的。但在思想上逐渐肯定,是近几年的事,没错,中国长久是安全的,中国的体制与美国的体制不同,但这个体制是健康的,不必变成美国的体制。这与流行的观念相背,70后之前的中国人,美国标准就是好,几乎成为一种信仰,凡与美国一样的,就是对的,凡与美国不同的,就是错的。中国的体制没有变成美国的体制,那就是有原罪的。这可以省却思维之苦,也方便当批评家,但从投资者的角度来看,这与事实明显冲突,中国10多亿人的巨大体量,这40多年来的经济奇迹,也是人类发展奇迹,就是在中国体制下完成的,它不仅不必变成美国,甚至可能是更能发挥出市场机制的。当然,美国标准派也可以一句话就否定掉:只要不变成美国,中国当下怎么好,也迟早会崩溃。
对同一件事,不同的理念得出相反的理解。一年多以来,华为事件,香港事件直至疫情,我的理解都与美国标准不同。
美国打压华为。美国标准认为华为一定有错,不然美国为什么打你?我则认为,美国政府是反市场的最大力量。华为是中国市场经济成功的标志,是民营企业目光长远,追求技术创新的典范,也是中国的骄傲,它的错就是中国第一次有重量级的技术公司真正领先于美国。
香港事件。美国标准认为这是反抗邪恶体制的美丽风景线。我则认为,这是一座城市愚蠢的自毁,所谓的自由,并没有让此地人民变得理性而务实,反而从贩夫走卒到大亨巨贾,简陋得只剩下盲目的仇恨和空洞的口号。
而防疫。美国体制下,政客作秀、推诿、无能,民众愚昧、反智、无能,终于溃败,无法可想。而这在美国标准看来,可以接受,甚至可以解释为更科学,更高级。中国的防疫,如此成功,可是,只要敢否定中国的防疫,无知、虚伪、臆想的人,一度也被吹捧成圣母。
这些事件,长久以后看,都是改变世界格局的事。美国标准可以假装看不到,继续当轻松的批评家。但是投资者,愿意认真生活的人,却必须看到,必须尊重事实与真理,否则,投资不可能理性,最后输的是自己。
我一度觉得自己孤单,当然,这没什么可怕,生活是自己的,他人怎么看不重要。但是看完李录的《文明、现代化、价值投资与中国》,觉得不孤单了。
李录是成功而独特的投资者。他是中国的精英,到美国成长为投资精英。他因巴菲特的启发步入价值投资之路。他深得自己的偶像芒格的信任,芒格甚至将自己的家族基金交给他管理。
如果你看过芒格的《穷查理宝典》,将发现《文明、现代化、价值投资与中国》很熟悉,毕竟价值投资理念一脉相承。李录此书的最主要的价值并不在此,而是回答了芒格与巴菲特都无法回答的问题。这两位老人家不止一次说中国好,但怎么好,对中国人、中国历史、中国文化更了解的李录才知道。
李录毫不隐瞒自己的观点,他不认同国际上流行的(也是中国知识分子中流行的)的观念,认为政治民主是实现现代化的必要条件,中国的成功是反例。政治民主并不是现代化的先决条件。
中国自商鞅变法以来,摸索出唯才是举的贤能制度,社会动员能力极强,一直处于领先。这成功几乎成为包袱,在地理大发现、工业革命这阶段开始落后。1840鸦片战争,中西碰撞,中国落败。此后100多年,一直摸索道路,不停试错,一直到邓小平时代来临,中国终于找到自己的道路,形成独特的政治经济体系,将农业文明形成的唯才是举的贤能制,通过与市场经济的结合,形成“三合一市场机制”。中央政府、地方政府与企业之间密切合作,中央政府制定战略,提供资源,调节经济。地方政府互相竞争,形成“公司式地方政府”,为企业更好地提供总部式服务,从土地、劳力与制度,竭尽全力帮助企业落地与发展。作为回报,企业只需抓牢市场机遇,提供就业机会,贡献GDP与税收。这机制将中国人的力量与潜力尽情释放。
这40年的成就,是之前100多年摸索的结果,是中国文化的传承,它不可能放弃,也不会变成美国。文明与现代化的条件是市场与技术创新,中国现在的体制,比美国体制更爱市场与技术创新。在接下来的政府间竞争中,中国体制不会输,中国不仅不会崩溃,反而是更安全的,更有投资价值的。
每一个投资者,每一个认真思考中国未来的人,都应该读一读李录的这本书,认真想一想。
推荐:穷查理,富人生

预防教育白左化

连岳文章
Camille Bombois,The Athlete
中国在很长时间里,一直是靠教育立国的。
这往前可以推到秦国,秦在诸侯国中,本来并不是最强。依靠商鞅变法,人才的晋升由血统变为功绩,人人都有机会,社会动员能力强,最后一统天下。这种选贤与能的方法,慢慢演变为科举制度,把书读好,就有机会,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中国的统治者不停在换,而科举制度很稳定,这让中国在漫长的农业文明时代一直处于领先。
科举制度肯定有它残酷的一面,我们学过的《范进中举》,就看到科举把读书人搞得疯疯癫癫,虽是小说,也可参考。但是换个角度理解,一旦中举,社会地位瞬间提升为上等人,这么关键的选拔制度,竞争肯定激烈,残酷是必然的。有几个疯疯癫癫的失败者,不奇怪,没有,才奇怪。
现代社会,选拔贤能,也离不开层层的考试选拔,考试的内容与时俱进,不再是千年不变的经书,但其残酷性是不变的,对这点,从家长到学校,我觉得,要有清醒的认知,也得做出选择。你要么选轻轻松松毫无压力地学习,要么选接受竞争承受压力的升级之路。非此即彼,不可能无压力不辛苦地升级。
选了其中任何一条路,就接受其后果。选择轻松快乐混完义务教育,脱盲任务勉强可以完成,更多技能应该就没了,能力差,意志弱,地位低,一生也就按着哪里压力小去哪里混的方式走,实在混不下去,就靠亲友救济与社会福利。
我们知道,很多国家的公立义务教育,已经选择了这条路,孩子不会受到批评,没有作业、考试与成绩的压力。孩子、家长与老师,个个开心,花纳税人的钱编一个天大的谎言。不愿意选择这条路的家长,只好花钱送孩子上私立学校,接受严格的教育与残酷的竞争,准备将来当精英,掌管社会。
某种程度上说,轻松快乐的公立教育,变成一个哄骗下等阶层的精神鸦片,你们永远在里面混着吧。越没见识的人越容易上当,子子孙孙无穷尽也,阶层上升只能靠意外了。
中国的公立教育,还不至于此,各个城市的中小学名校,基本还是以公立教育为主。我们见过许多父母无见识,无文化的孩子,只要在学校按着老师的指导,认真完成学业,又有好胜心,最后成为社会精英。如果公立教育白左化,追求轻松快乐,这些孩子的机会可能就没了。
公立教育,一定有白左化的压力,因为总有一定比例的家长与舆论,要求学校与老师承担无限责任,要求他们像神一样无所不能,家长的失职,不可抗力的意外,都可对学校与老师追责。扛不住这压力,就只好白左化,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不做任何可能有风险的事,教育变成向最玻璃心的人看齐,安乐死了。这种情况真发生了,对精英阶层的影响不大,他们有见识,有智力与金钱资源,可以让孩子接受真正的教育。对普通大众来说,则不是好消息。一个国家,失去教育这张王牌,选拔人才的机制变得更为低效,阶层的鸿沟加大,国力也会变弱。
推荐:在大学,那些应该做的事
上文:说说深圳取消期末考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