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14岁少年被母亲打耳光后跳楼身亡事件

连岳文章
Pekka Halonen,Boy on the Shore
几点看法:
一、 具体过程不再复述,我也认为媒体不宜渲染此类事件。
二、 毫无疑问,教育要讲究方式方法,打耳光之类的应该避免。教育是件耐心活,自身正,多沟通,及时回应,保持定力,可以少犯错误。
三、 但是,教育一定会犯错误。家长不是全知全能的,他们在二三十岁开始当家长,本身也还在成长之中,在教育中必然会犯错误。偶尔失去耐心,情绪失控,人之常情,尤其是孩子屡教不改,性情顽劣。
四、 教育不是万能的,也有让孔夫子崩溃的学生。激励不是万能的,父母不是万能的,心理医生也不能万能的。没有教不好的孩子(学生),就像说没有治不好的病人一样,是违背客观规律的大话。有些病是绝症,有些孩子(学生)无法教养,这才是事实。
五、 没有完美的父母,也没有完美的孩子;有极度恶劣的父母,同样,也有极度恶劣的孩子。父母与孩子一有冲突,或演变成不幸事件,就认为原因一定出在父母,这样看问题太偷懒,不负责任。世事很复杂,因果关系也很难确定,多保持怀疑与谨慎更好一些。父母或师长没有犯错,尽心尽力,也会遭遇类似孩子自杀这种不幸事件,这种事从来都有,以后也还会有。不是说这件事打耳光的家长没错,而是说,我们要对复杂性保持敬畏,知道世事有时不按牌理出牌。
六、 比起急火攻心的家长,那些对孩子不闻不问的家长,知道孩子触犯学校纪律也不配合教育,他们的孩子可以为所欲为,没有压力,这些看不见的家长糟糕得多,不是吗?最不负责任的家长,反而是无形的。
七、 当众打14岁的孩子耳光,这不对(私下打也不对)。但是,14岁的孩子转身就跳楼,这就对吗?更不对。14周岁,对一些重罪已经要负相应的刑事责任。孩子自杀,极大可能毁了父母,对现场目睹的师生来说,也是巨大的心理打击,赋予这种行为无限的同情或正当性,相当于鼓励这种行为,可能导致更多孩子以这种方式逃避压力,惩罚父母或老师。
八、 非黑即白,二元对立,马上要找到凶手声讨。这种思维方式,这种社交媒体舆论环境,并不会增长理性与正义,只会减少理性与正义,让人越来越简陋。一个人,珍惜并尊重自己的理性与正义,应该有意识地避免这种坑,这也是一个人的成长责任。
九、 孔夫子2000多年前就说过,“人而不仁,疾之已甚,乱也。”不仁之人,应该讨厌,但是讨厌过度,也不对,那样人与社会就会走向偏激,导致混乱。这句话用在当下这种动辄正义感大爆炸的舆论环境,更是合适。
推荐:说说张桂梅,什么是真正的素质?
上文:谢谢他坏透了

谢谢他坏透了

连岳文章

Arthur Verona,Violinist in a Boat

连叔,救救我吧!
我老公脾气很大,用“把所有的温柔善良给了别人,把所有的情绪脾气留给家人”的话来形容,毫不夸张。
多年来,让我深感失望赚满了,想逃离(主要讲几件大事):
1. 怀孕期间,回他老家待产,竟跟美女聊暧昧(一个说假装别人男友陪去医院,另一个陪美女去游泳并接受其每天为他留单位早餐,人家不知他已婚)知道后,我很生气,但他不觉得有错,当时亲口说只要有美女再约他游泳他毫不犹豫地同意,当然,现在大街上的美女也是要多看几眼……
2. 几月前,借酒消愁,他没陪我却在大街上对我没有丝毫耐心,破口大骂,甚至我在反抗的时候推我撞到墙壁上,后面就一句“对不起”了事。
3. 现在,因为孩子在老家太宠,我辞职带娃,在这两个月期间,孩子学习很多该有的本领,但也感冒意外受伤各两次,最大的事是现在,孩子发烧5天39度,叫我不要小题大做,在家孩子会自己好。有一晚半夜烧到41度,我起床给孩子喂药,孩子哭到吐,他不帮忙算了还在说风凉话,重复强调不需要去医院自己会好,我自己凌晨两点滴滴去医院,结果孩子肺炎,当晚所遇到的人都以为我单亲家庭帮助我而孩子爸却呼呼大睡……这让我很奔溃,他父母也抱怨总让孩子生病,但现在住院我自己照顾孩子,也没来帮忙,给我带来很大心里负担,貌似真觉得自己没能力照顾好孩子。
总而言之,他让我学习日本人精神:不给他添麻烦!大事小事自己解决,跟他无关,只负责赚钱养家。
离婚,舍不得的是孩子,不离,我是在将就吗?求助……谢谢
木头人

木头人:
他在家对你不忠,在外骗人不义。不忠不义之人,即使在日本,也会被鄙视吧。该学学基本做人精神的,是他。
你有两种选择:
一是等他学好,悔过自新。如果他一直这么坏下去,你就陪上自己的一生。或听之任之,获得心死型平静。或不停失望,又生希望,反反复复撕开同一个伤口。他学好的可能性有多大?说0肯定不科学,接近于0吧。
二是离婚,你的人生重新开始。这对你来说,也很难,因为你是一个胆小的,不敢选择的人。孩子发烧要不要送医院,这种事你都似乎都要等丈夫批准。作为母亲,孩子发烧了,自己又不知道原因,肯定马上看医生了。没事,落个心安,有事,不耽误孩子。根本不必等丈夫批准。像你丈夫这样的作派,早就被母性大发的女人骂死了,任何一个男人都不太敢,也不会,毕竟是自己的孩子。你丈夫就是世上那唯几的例外,不仅会,还敢。除了人渣本质外,就是他深知你的胆小,怎么欺负你,你也不会反抗。
胆小的人,不怕遇上好婚姻。真爱你的人,不会利用你的弱点,他将补强你的弱点,最后你在鼓励之中不再胆小。胆小的人,怕遇上坏多好少的不及格的婚姻。这种婚姻没有坏透,有个3、40分,放大镜可找到一点好,却是个难受的缓慢死亡过程,没有快刀斩乱麻的勇气与决心,挣脱不了。
还好,你遇见一个坏透了的男人,这逼迫你胆子大一点,做决定。就像孩子烧到41度,你不会再拖着不送医院。与人渣离婚,对胆小的全职主妇来说,比登天还难,可以预见到有一连串的恐吓、威胁、争吵,甚至是诉讼,然后还要找工作,自立,养孩子;再次获得婚姻的门槛也更高。可这天还是能登的,不是凭空上升,只是台阶难点而已,登完就是人生新天地,再也不是胆小的旧我,而是能救自己的新我。
一个坏公司,我们会辞职;一个坏朋友,我们会疏远;一个坏老公,为何就舍不得?所有坏东西,都要马上扔掉。坏配偶要扔得最快,不然,你还得与他同床,最恶心。
祝开心。
连岳
推荐:一个男人该有的样子,一个被爱的人该有的样子
上文:子绝四,大人生

子绝四,大人生

连岳文章
Ivan Aivazovsky,Clouds above a sea calm
连岳文章长按二维码可关注
云和梦,都美。美在变幻无穷。当然可以欣赏,但不能安顿。只是看云做梦,人生就是一场虚无。
在思维方式与行事方法上,人也容易陷入虚无飘渺的误区,以为只要想得像云一样美,人生就美。想得美,只是计划,还要做得美才行。
子绝四:毋意,毋必,毋固,毋我。

什么意思呢?
毋就是无。孔夫子没有4种心态:
一是老是预想某事发生,即想得美;
二是不期待某事必然实现,这样自然没有失望与抱怨;
前两点做得到,就能产生第三种不固执的心态。人生很多事不能固执,不能固执于错误,不能固执于索取,不能固执于一定有回报,不能固执于一点亏不能吃。
第四的无我,当然不是没有一点我,言语观念行动互动,都由我出发,没有我就没有后续的一切。无我是不要只关注自己,把自己看得很大。大千世界,我是小我。心心念念只有我,就活得小,什么毛病都容易产生,妄想,贪婪,固执。
人要活得大一点,读读历史,看看云彩,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时空观大了,人才会大。
人大了,失望,失意,失利,都会变得小且无害,甚至像云彩一样为你助兴,你知道它们终究只是大人生、大格局的过程与组成部分。失望,失意,失利,不过是提出问题的方式,毋意,毋必,毋固,毋我,一步步解决问题就是了。
今天是第143期“下周很重要”,以“绝四”心态制订并完成计划吧。
推荐:活得简单一点,那种沉思后的简单
上文:万古江河,给你信心

万古江河,给你信心

连岳文章
傅抱石图
接下来的十来年里,甚至是几十年里,会非常有趣。美国的围堵与中国的突围,将是世界的一条主线。结局可以先剧透一下,中国的突围一定成功,从此再无人可以围堵。这是中国文明基因决定的。
现在的大事,放到历史长河中,都是小事。人要读读历史,尤其是中国人,我们有这么长的历史,当下的挑战,可能在历史上已经做过一次题目。仅仅89年前,1931年,中国文明迎来最大危机,日本侵略者发动“九·一八”事变,东北迅速沦陷。你把现在中国的样子告诉当时的中国人,他们怎么敢相信呢?
89年很短,1931年,袁隆平先生已经1岁。著名学者许倬云先生也已经1岁。对一个半世纪来的中国,他的评价是:“在西潮冲击下蹒跚颠簸,中国人也因之对于自己的文化传承,由怀疑而至扬弃。中国文化几乎有可能在地球上消失。”而这个中国,在公元1500年前,还处于绝对的领先,直至哥伦布开启的大航海时代来临,才逐渐落后,最后甚至有文明灭亡危机——如果我们现在说的是日文,那中国文明就亡了。现在也有一些中国人认为美国一定会赢,美国宣布任何一项对中国的“制裁”,他们就同时宣布中国要完蛋了,这就是积贫积弱时代的最后回音。
文明的进步,必然遇到冲突与危机。越是伟大的文明,经历的冲突与危机越多。中国文明的发展史,就是一连串的冲突史、危机史。当下来一次冲突与危机,并不算意外,也不必害怕,更不能投降,应视之为中国文明发展的机遇。
中国,是一个地理概念,更是一个文明概念。
中国文明早慧。竞争一开始,其内核就是文明竞争。从商开始,它的胜出,就是凭借掌握了当时唯一成熟的文字系统——这套文字不停演化,我们现在还在用,以后将一直用。到了周,已经提出“天命”观念,摆脱了宗神与族神的限制,也超越了统治者的局限性,具有普世价值。其设定的游戏规则是:如果治国者不合天命,有违道德,天命就会寻找更有道德的人。
天命观经由孔子,发展为成熟的儒家学说,从修身到治国,为中国人提供了一套原则。季羡林先生(1931年时20岁)曾说,原以为“半部《论语》治天下”是吹牛,后来发现是大实话,甚至不需要半部,一句“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就够了。
如何选择人才?商鞅在秦国的变法,找到了打破血统与阶层的方法,选贤与能。弱小的秦国凭此蓄力,最终一统江山。商鞅的方法,演变为科举制度,为人才提供突破阶层的进阶之路。现在的高考,内容与科举完全不同,但选拔贤能的功能是一样的。
儒家讲进取,人要当真君子,大丈夫,以天下为己任。这有点累,没关系,中国文明的另一重要组成部分是老子庄子的道家,无为而治,顺应自然。进则儒,退则道,儒七分,道三分,儒显道隐。责任落在我肩上,用儒家承担,不逃避。抱负实现不了,用道家看淡,不抱怨。中国文明的基因就这么形成了,万古江河,世代更迭,其中的文明基因不变。现在“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很好,而人民是什么?不就是周人认为的“天命”吗?
理查德·道金斯认为,基因有生物学的DNA,也有文明基因meme(觅母)。史上帝国不少,凭武力也一时无敌,但文明基因弱,或被打断,终于烟消云散。中国文明基因形成后,第一次大冲击来自佛教的传入,但极为平和地化解了,经过一千年,佛教完全融入中国文明,成为儒道的补充。
近一个半世纪以来,以日本为代表的侵略是中国文明的最大危机,中国文明再次展现它的韧性,不仅顽强地生存下来,现在还将科学技术市场开放等因素融入中国文明。在这个历史纵深中看,当下面临美国的围堵,算得了什么呢?不仅不该灰心丧气,还该庆幸大时代终将到来。

苦孩子得过自卑关

连岳文章
Francisco Goya,The Forge
起点低的苦孩子,下面是一个成长模板:
连岳文章
苦孩子都得像她一样,走出苦地后,还得过一个自卑关。
世上好人多,人本质是善良的,天生具有同情心与正义感,这已由实验证明,不必怀疑。但世界同时有冷酷的成分,人也是复杂的。很多人为获得优越感与存在感,往往通过欺凌与嘲弄弱者。刚走出农村或非发达地区的苦孩子难免成为目标。这是件令人难过的事,但是过了,人生就没什么事难得住你。
自卑有两种体现方式。
一是彻底的自我否定。自己的成长史,自己的生活方式、方法论与价值观,甚至包括自己所属的族群、所说的语言,一律以为不美、不对,通通否定。希望以这种方式迎合所谓的强者,从而加入强者阵营。自我阉割的人,从而失去自己的根,也放弃他的核心竞争力,最大的成就不过是强者附庸,为别人而活。再进一步的人,甚至对自己的同类更狠,就像蓬佩奥的军师余茂春。
二是自卑以反向方式呈现,特别自大,唯我独尊,目空一切。喜欢打击他人,否定他人,控制他人。这样的人,好像很强大,其实一生理解不了平等与包容,永远觉得受伤害,永远充满攻击性,人人避之不及,家人也要深受其害。
走不出自卑,只不过是一个人的身体走出了贫穷,心还留给了贫穷。世界显得太凶险,太复杂,不是别人要害我,就是我得害别人。这样的人生,再怎么奋斗,也渡不过苦海。
走出自卑,保有自信,世界就呈现出其善良而单纯的一面。正经人,不会轻视你起点低,甚至根本不关心你的起点。你嘴不甜、不时髦、不风趣,似乎是边缘人,这些都是枝节,用出你应对高考的方法:勤奋、吃苦、诚实、耐心,那么,你适应一切环境,你获得尊重,你有幸福生活,你成就自己,改变世界,都是自然而然,水到渠成的事。人生就这么走下去,能提升自己处境的方法,又没伤害别人,别人怎么小瞧,怎么攻击,自信地坚持住就是了。
苦出身,起点低,这不是什么可自卑的事,一步步升级,它反而让你对人性、对世界有更真实丰富的认知(这当然是你独有的认知资源)。从更低处起跳,只要跳得像高处起跳的人一样高,已经是弹跳力更强,这不是让人更自信吗?不要停,继续往高处跳。
推荐:储蓄永远是富人思维
上文:说说张桂梅,什么是真正的素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