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莫非要服毒自尽?

在中国传统文化必将拯救世界的大潮之中,中医也一直在提国际化、现代化,不过搞了几年,连我们自己的不肖子孙们都在写文章说中医是伪科学,后院起火,“两化”大业步履维艰。当然这其中卫生部可能力量不够,几年来一直在查医生的红包问题,如果把这个难题交给广电总局处理,那就再容易不过了,直接下个禁令,从早上九点到下午五点,中国人只许看中医,从下午五点至早上九点,西医不许经营,从此天下太平。
    中国的中医一夜之间全部消失,大家也不会慌乱,反正西医有的是,有地方看病。你看这世界上医疗水准比我们高得多的国家,几乎都没有中医,有也至多是华人社区的一些点缀。虽说中医已经如此边缘,我还是希望它能在现代社会活下去;要活下去,就要遵守现代社会的规矩,靠自大耍赖,怪力乱神,撑得了多久?
    现代社会的规矩很多,不能把药搞成“毒”,可能算是其中一条吧?英国《独立报》报道称,由中药引起的心脏损伤、肝功能衰竭等副作用的病例,在今年上半年增加了4倍;报道中尤其提到英国有两家商店售卖“复方芦荟胶囊”,经检测显示该药的汞含量超出英国所允许标准11.7万倍。
    这条新闻在迅速在国内流传,大家的担心也在情理之中,毕竟我们还没有爱中医爱到不想活的地步,可是“复方芦荟胶囊”的制造者,上海复兴临西药业有限公司,它的质量部负责人王兴俊却老神在在,在8月17号对《新闻晨报》的说辞是“确实是含有汞的,而汞也确实对人体有害,英国的检测结果无可厚非,但对于国外的标准我们也无能为力。我们的方子始于明朝,如今已生产销售了20余年,累计生产约2亿盒,约有1亿患者服用过。至今还没有一例因使用该药品而对人体造成毒害的例子出现。”
    上海市食品药品检验所中药室主任、国家药典委员季申的发言更有趣,“以前国内对于重金属的控制做得不是很好,近年来已经有了很大的加强,在一些新药的评审上尤其如此。但是我们的中医已经有千年的历史,如果突然实施全面控制,我们很多传统名药甚至会面临灭绝的困境。”他认为,中药的重金属控制必须逐步进行。“但我们的立场不会因国外标准的不断提高而改变。”
    你说我重金属十万倍超标我认了,我甚至还可以坦承很多传统名药也面临同样的问题,但它只会吃死外国人,中国人百毒不侵,因为我们不同逻辑,不同标准。这种泼皮态度一出来,基本上无法沟通了。国家药典委员会只愿意维持低标准,“复方芦荟胶囊”也无停产的消息,不过,我相信西方人更相信他们的逻辑他们的标准,中医约的声誉越来越差,越来越像巫术,国际化基本上是痴人说梦,不仅如此,中国人毕竟普遍开始相信科学,义和团大师兄的背影越来越小,淋狗血画符咒的绝活也无人继承。一边是汞超标11.7万的英国检验单,一边是中国式的模糊解释“但吃无妨”,可能多数人还是会“崇洋媚外”一下,不愿意以身试毒。中医不屑去“毒”,把它当文化,以至于连最基本的检验都过不了关,再被人测几次,禁几次,不仅传统名药保不了,中医都得毒发身亡,完蛋了事。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