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捅死城管”成为行为模式

 城管逐渐成为现代化的“多兵种部队”,北京的城管有防刺马甲,掌上电脑,苏州新成立了美女城管摩托队——不知是不是专门抓美女无证商贩;但愿不会起反作用,为了让美女城管抓,可能会有莽撞少年特意去当无证商贩。
    城管在与无证走鬼、小商小贩作斗争的过程当中迅速壮大,说明无证商贩越抓越多;说明中国式的城市管理思路,对富丽堂皇、光鲜亮丽、整齐划一的追求可能终究敌不过人们为了解决生存问题给城市带来一点不“和谐”。城管成为高科技装备的庞大队伍,就是为了不服这个输,也许到了城管的数量是无证商贩的两三倍,而且都尽职地站在每个街角,无证商贩才会在城市里绝迹吧?
    无证商贩漏一点税,让城市看起来不那么像美丽新世界,但可以肯定的是,这数量巨大的灰色人群,都是良善之辈,做这种提心吊胆的小生意,赚不了几个钱,可能多数仅仅只能解决一家的温饱而已。凶狠的人是不屑于这种生存方式的,偷一次,抢一次,骗一次,可能收益远远高于无证商贩忙一个月;换言之,只有坚韧的社会低层才愿意当无证商贩,对生活要求不高,也不相信有什么神仙救世主能给他们派饭,他们从本质上来看,是这个社会最稳定的力量,有饭吃就很满足了。
    可是无证商贩在城管面前逐渐由望风披靡、丢盔弃甲发展到对峙对抗,以无证商贩崔英杰捅死海淀区城管监察大队海淀分队副队长李志强为象征性事件,这并无暴力倾向的一群人忽然间开始用极端手段维护自己的蝇头小利了,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我不认为城管工作人员是公务员系统中素质最低的一群人,他们和其他公务员在学历、背景、心理等等方面大同小异,只不过是由他们来拿走无证商贩的“蝇头小利”,所以他们就承载了一切恶,被捅死、被尿泼油淋的恶运也跟着他们。
    每个人都会失去耐性、情绪失控,这点不需要去当无证商贩都可以体验得到,处于社会结构低层的人离情结失控的临界点近一些,所以一个成熟而人性的社会,政府的转移支付功能强劲、慈善机构发达、道德戒律使任志强式的攻击嘲弄穷人的言论绝迹、而宗教的安慰功能更是强调穷人有福气,离天堂更近……当这些缓冲地带不存在时,去夺走最后一点希望的人肯定会面临相当大的风险。
    据《华夏时报》8月24日的报道,“昨日下午17时40分,海淀城管北下关分队巡视至大慧寺路时,发现路南钢研市场北口处,一辆马车正停在路边贩卖香瓜,车上坐着一对男女。两名执法人员上前制止其违法行为,但车上的女子猛然从瓜堆里抽出一把水果刀,挥舞着大叫:‘谁敢上我的车,就捅死谁。’一边喊一边手握水果刀不停地刺向正在执法的人员王某,后经过强制执行,将该女子制服”在海淀区威胁捅死城管,这种下意识的举动表明崔英杰事件打开了魔咒,他已经无证商贩情绪失控时的行为模式。要么给每个城管分队配备一名入世的少林武僧,空手夺白刃,要么就得将善意疏忽放到最大,睁一眼闭一眼,不得已要查处,必须遵守非暴力原则。如果城管的烈士不断涌现,那可能表示社会已经丧失柔软的平衡能力,对谁来说,都是一个坏兆头。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