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过不能相抵

近四十年来,最具争议性的人物之一,奥古斯托·皮诺切特在12月11日去世了。他的复杂性从其去世前后智利国内截然不同的反应可以看得出来,既有支持者彻夜在他所在的医院外祈福,也有反对者开香槟庆祝他的死讯;现任的女总统巴切莱特,她是皮诺切特时代的囚犯及流放者,表示不出席他的葬礼,但是会派国防部长吊唁;绝不会给他前国家领袖的规格,但是却给他前军队领袖的荣耀。这种小心翼翼寻找平衡点的做法,就说明皮诺切特不是一个单向度的人。
    1973年军事政变上台的皮诺切特,是一个坚定的民主制度拥护者,甚至有辩护者说,不是因为当时左翼领导人阿连德有违宪嫌疑,军事政变是不会发生的。他上台以后,允诺将智利变成一个富强的民主国家。他重用留美的“芝加哥男孩”进行市场经济改革,在成功地私有化之后,智利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后期开始了被著名经济学家弥尔顿·弗里德曼称为“智利奇迹”的稳定增长。
    而为了推行民主体制,他甚至用了完全不民主的方式,据说他暗杀了一批智利左翼政治人物(左翼人物一度走私军火进行武装斗争);他于1980年制订通过了智利新宪法,明确规定总统及议员由全民直接选举产生,并同时定下了他还政于民的时间点:1990年。他遵守了自己的诺言。
    智利在他17年的统治期间成为(至今还是)南美洲经济繁荣、政治稳定的国家。在欧美政坛被视为完人的撒切尔夫人毫不讳言地赞赏皮诺切特,认为他是真正把民主带给智利的人。
    用专制推行民主,用铁腕扑灭反民主的人,他与其他独裁者的追求刚好相反。但是他逮捕的十多万人,以及其中涉及的酷刑、暗杀,却使他的人生在接下来的16年里,过着心惊胆战的日子,先是流亡英国,随后在1998年被逮捕,遣送回智利以后更是随时面临牢狱之灾。他的主要罪行,根据专门调查皮诺切特统治期间侵犯人权事件的“雷霆报告”(Rettig Report)指认,共有2095人的死亡牵涉到皮诺切特。
    皮诺切特的“过错”与“功劳”相比,用功利主义的方法来解释,几乎可以忽略不计,17年里2095人的非正常死亡换来国家长久的民主制度及经济进步,成本小得很嘛。可是文明社会没有“功过相抵”这种逻辑,“功”是一个政治家该做的事情,大家相信你,把权力给你,不是让你吃闲饭的,而胡乱杀人这种“过”却是任何一个人都不行触犯的底线,只要犯了一件就得接受审判。比如有个人见义勇为,救过九个人的性命,后来检察官发现他残杀过一个人,这时候,法官不能对那些寻求正义的人说,你看,他的功过相抵还赚八条人命呢,我决定当庭无罪释放。世界上没有这种法官,所以杀人之“过”是没有任何“功”抵消得了的。
    智利的法官采取巧妙的策略,不停地以皮诺切特的健康状况欠佳为由,批准延后开庭,其实一直到他去世,庭审都没有完成,从法律角度来看,他算是以非罪之身入土。皮诺切特自己知道功过不能相抵,欠死难者一个交代,在他去世前的十来天,他的妻子代他宣读了一份声明,表示他愿意承担任内的所有行为的后果。后来,他就及时死掉了,让恨他的人,爱他的人,都不至于太失落、太难堪。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