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代表没有“和稀泥权”

原来很迷“电台司令”乐队时,对他们一首得意洋洋的歌印象很深,它回环往复唱一句话“万物都在正确的位置”,现在想来,这不就是描写和谐社会本质的一句话 吗?曾经也有中国人说过好朝廷不外乎是“武官不怕死,文官不爱钱”,看来和谐这种东西并不深奥;每个人都做该做的事,就又和又谐,不需要中国的人权专家上 升到“和谐权”,大家也能理解。当街随便抓个老百姓,问他“官员能不能贪污?百姓该不该倒灶?”我想,不要用刑,他也能说出正确答案“不能!”、“不 该!”。和谐就是人的本能,有些专家把它搞得太复杂,目的很简单,就是抢占解释权,你说的和谐,全不算,我说的才是,而且我还要把和谐权逐渐演化成“和稀 泥权”。
    前段时间,厦门市文联主席、著名朦胧诗人舒婷女士亲自去派出所办户口,在没有透露身份的情况下,警察及时办完了,她按捺不住激动的情绪,写了封长长的感谢 信,送了本签名的新书给警察。当地媒体迅速跟进,大标题、大新闻、各方反应、感谢信全文披露……这么大的架势,就是警察做了件该做的事。一度我以为舒婷的 人生观改变了,出了个这么阴损的招数,好像在嘲讽警察做好本职工作的概率像中彩票一样。当然舒婷是不会改变的,她的本意还是在歌颂“真善美”,亲眼见证了 和谐社会的一片树叶而已。下次写感谢信,建议用她擅长的诗歌体裁,方便经常朗诵,也更有利于谱曲演唱。
    其实,舒婷不是一个人在战斗,12月17日,《南方都市报》的新闻《广州治安五年来最佳 人大代表建议提高公安待遇》验证了这点,在视察了几天广州各区以后,人大代表认为广州治安好转,因此“省人大代表罗国民表示,公安工作常常直接面临危险, 因此他将在提案中建议提高公安人员待遇。”(我上广东省人大的官方网站查询,并无罗国民的详细资料,不知他是哪片选区的选民选出来的),广州治安之差长期 全国闻名(找流动人口多这条理由来搪塞,也越来越站不住脚),现在就算是治安好转,也是从一个相对低的起点开始的,可能和全国其他治安好的城市比,仍然是 差的。
    罗国民代表的“加薪”提议之不合理很多人都看得出来,治安一好转,还没有观察一段时间,就开出了支票,那么原来治安不安的时候,青年孙志刚站着进来,躺着 出去的时候,罗国民代表应该有的问责在哪里?降薪提案又在哪里?罗国民代表不仅违反了对等原则,更是站错了位置,在一个真正的和谐社会,代表选民的人大代 表对治安是不会知足的,他是代表选民去挑剔警察有什么不足的;而加薪要求,是警察工会的事情。
    罗国民代表的“加薪”提案之危险在于它使警察偏离了正确的位置,把治安维持好,这是警察基本的职业道德,在“加薪提案”的暗示下,变成了警察难以企及的道 德高杆,一摸到就得给糖。这种和稀泥的做法,不仅背弃了选民的利益,也侮辱了那些称职的警察。我建议罗国民代表也听听“电台司令”的“万物都在正确的位 置”,把自己代表的位置找对了,才能有利于社会的和谐。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