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的细节

不必实现多么美轮美奂的理论,只要通过观察细节,就可以在将来某一天知道中国是不是成了大国;那时候,人们排队、不随地吐痰(包括口水)、不酒后驾车、骑摩托车一定会戴头盔,如果再完美一点,那就再加上抽烟率低,不吃珍稀野生动物。当然我知道,就算我活到一百岁,也不一定能看到这一天。
    一个人的文明及一个社会的文明,就是由这些细节构成的。社会也许太过庞大,说起来有点空,可是一个人的文明程度,往往不依托任何外部环境的助力都是可以完成的,比如不吐痰的习惯,就算是在极度野蛮的专制国家,也不会因此触犯什么禁忌。当然有些恶习由于具有利润,会被纵容,在这种特殊的情形下,社会要承担更多的责任。经常有人奉劝政府大力戒烟,甚至应该像欧美的法庭那样,经常判决烟草公司赔偿某位受害烟民上亿美元;道理也很简单,抽烟对健康造成的危害,最后买单的是政府的医疗保障体系,其支出远远大于从烟草公司收取的锐收。但是这套理论在一个以简单的体力劳动为主的、多数人不享受基本医疗保障的地方,所有的缺点都变成的优点,一个人早早养成抽烟的习惯,烟草业从他身上赚了一笔钱;到了他晚年,不再是劳动力的时候,医院又从他身上再赚一票;治不好死掉了,国家也没有什么损失,反而优化了人口结构。一石三鸟,何等美妙的过程。
    让人困惑的是,抛开抽烟这种可资利用的蕴含复杂的细节,其他许多坏习惯的害处是显而易见的,可是却以一种非常奇怪的方式演化,以酒后驾车为例,我许多朋友都有这样的经验:第二天醒来想不起来昨晚是如何把车开回家的——我怀疑其中的一些已经压死过人,只不过我公安机关至今还没找到肇事者罢了。酒后驾车的危害每个人都知道,可是它反而变成酒桌上表忠心、博感情的催化剂,你看,我是冒死跟你干杯!
    之所以拉拉杂杂写了这些,是因为我小时候最好的一个玩伴,过年从沈阳回到老家,骑着摩托车,载着他读初中的侄子与儿子,在给他老丈人拜完年后,在国道上与一辆中巴相撞,三人全部没了。几乎每次回老家,都要听到类似的车祸,春节期间,道路上的状况令人恐怖,由于摩托车成为乡村的主要交通工具,超载(经常一辆两轮能戴四个人)、酒后驾车(拜年哪有不喝几杯的?)、无任何安全保护几乎是共性——这种情况会持续下去的,如果有人此时力劝大家,骑车就不要喝酒了,最多载一个人,戴好头盔,他反而会人视为胆小鬼与笑料。
    我们身上的一些恶习使我们生活在极度危险当中,这些习惯其实都可以改的,不管别人的看法,每改一件就是在改变这个社会,也是使自己活得快乐一点的最有效办法,戒烟不太容易,可是不酒后驾车,喝了酒就打部车回家,这总不难做到吧?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