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客的话怎么能相信呢?

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曾经得罪过老婆,这位著名的大嘴巴在恭维另一位政客时说,他是如此英俊,我都想把自己的老婆介绍给他。事后他在报纸上发表公开信向老婆道歉,其中说到“我只是一个政客,政客的话怎么可以相信呢?如果人们相信政客的话,那意大利将会变成什么样子哟!”贝卢斯科尼的可爱之处就在这里,他的言行不是暗示,而是明示自己对权力的热爱,并且可以不择手段。他算是彻底领会了《君主论》的精髓,没有让马基雅维利寂寞。
    把追逐权力的人预设为恶人,不相信他们说什么,而要看他们做什么,这个朴素而实用的原则广泛为人所接受,在很大程度上得感谢那些骗人的政客,被骗得多了大家就不信了。当伪君子其实不难,任何体系里,都有一些滴水不漏的套话,把它们练熟了,就可以混下去了。而贝卢斯科尼这样的真小人,毫不忌讳地说出了真相,才能补一补大家的政治学常识:对政客,怀疑永远是对的。人家搞几个排比句式的漂亮话,摆个中正光明的姿态,掉几滴眼泪,什么事都还没做,你就感动得一塌糊涂,那么悲惨的命运就很衬你。
    山西版的贝卢斯科尼的名字叫做陈力田,绛县副县长。去年一百多位农民工讨要被拖欠的13万元工资,农民工们用尽了一切合法的手段,包括绛县劳动仲裁委员会也支持他们的诉求,可是最后还是拿不到钱,绛县相关部门也无人理睬,最后农民工只好到运城市委反映,可能有点动静,于是“绛县县政府派副县长陈力田到运城去做劝解工作。经过协商后,陈力田向农民工代表写下书面保证:从明天起三天之内解决,否则从县财政支出。但当农民工代表回到绛县后,副县长的这个承诺却没有兑现。”这种故事太多了,说起来没什么新鲜的,妙的是陈力田对记者表示,他当时去做劝解工作,本来就是让农民工回绛县就算了,写承诺的事儿怎么能当真?(据3月14日《山西晚报》)
    对呀,怎么能当真呢?陈力田这种骗了人还怪上当者不懂事的模样,会把人气出内伤来。不要发什么潜规则的议论,也不要再说那些信用呀、责任呀之类的空洞名词了,我希望多几个陈力田副县长,多用一些这样的实话当盐撒在那些伤口上,让受害者长长记性,大家都是这么干的,我就是骗你,怎么样?来咬我呀。对那一百多位农民工来说,可能感情上很受伤,也许碰上个圆滑嘴甜的官员,出来安抚几句,说说“对不起各位叔伯兄弟”,煽煽情,善良的人就把债权一笔勾销了,反正年也过了,不急用钱了,擦干一切陪他睡吧。
    人总是要上当的,下次不上当就行了,这事往小里说,可以提高农民工以后讨债的技巧,钱只有到了自己手里,才是自己的,事情才算完。往大里说,那就是验证了贝卢斯科尼的那句话具有普适性,政客的话怎么能相信呢?千万不要当那些太容易轻信的人,骗你一点钱是小事,把你整个人生都骗没了、骗傻了,那损失才大。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