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不了环境的环保官员

在这几十年内,厦门,这个中国数得上的漂亮城市,在城市建设上,犯过一个不那么致命的低级错误,它原来有个无敌景致的筼筜港,上世纪70年代的当政者头脑一热,来个围海造田,老天爷的造化就这样没了。现在它正在犯一个低级且致命的错误,2006年底,厦门开始在海沧区开工修建年产80万吨PX的腾龙芳烃,当这个项目许诺每年给800亿元的GDP之时,没有人告知市民它的危害—— 2005年11月吉林双苯厂爆炸,毒到连俄罗斯人都胆战心惊的化学品就是这种PX。
厦门自称为中国最温馨的城市,可能以后要改成中国最烟熏的城市了。
这个危险项目与城市中心区域只有10公里,原本应该留白的隔离带区域都盖满了学校与住宅,一旦投产,将使整个厦门岛,甚至是人口稠密的闽南三角都笼罩在剧毒的化工阴影当中。在极端情境之下,比如战争、恐怖袭击,它就是送给对手及恐怖分子的礼物。只要这个工厂一有闪失(人命就不算了,反正也不怎么值钱),对闽南经济的致命打击,可能将损失天文数字般的GDP。
在这次全国政协会议上,化学家赵玉芬委员牵头提了叫停厦门PX项目的提案,得到包括原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校长沈士团委员与厦门大学化学系教授、院士田中群委员等105位委员的联署,他们认为此项目存在重大环保隐患,使厦门陷于危险当中,而刚刚开始盖厂房的项目现在叫停,损失不大(据3月19日《中国经营报》)。
在普遍以牺牲环境换取GDP的大环境下,那些国际弃儿一般的高污染高危害项目却往往会得到官员们的热爱,换来的后果是不宜居城市多数集中在我们这儿,以及对环境造成的不可逆破坏。也许再过二十年,不得肿瘤的中国人就要庆幸自己运气不错了。本来厦门及闽南人这次是能逢凶化吉的,叫停PX项目能成为全国政协的头号重点提案,理性的声音够大、够及时、够级别。让人沮丧的是,纵使有105位全国政协委员不同意,依然更改不了官员的错误决策。
国家环保总局是如何答复这个提案的呢?在《中国经营报》的报道中也提到:国家环保总局环评司司长祝兴祥在潘岳副局长的授意下召见了提案代表……然而,对这一问题表示了莫大认同和理解的祝兴祥也似乎无能为力,因为一个根本的问题是,项目投产是国家发改委批的,国家环保总局在项目“迁址”问题上根本没有权力。
“针对该单个项目的环评早已通过。环保总局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对厦门市绝不再批新的化工项目。”来自环评司的一位内部人士告诉记者。
“现在厦门市海沧区还在陆续申请新的环评项目,我们都压下来了,也就是说,环保总局已经开始对厦门市的环评实施区域’连坐’。”
不难看出,国家环保总局是认可PX项目将对厦门环境产生巨大潜在危险的,而他们照样可以“通过环评”并在危险显现之时彻底丧失纠错能力,只能“认同” 与“理解”一下。环保总局放过那么多狠话,环保高官们上过那么多杂志的封面,难道就只会对自己国家的某个环境灾难说说外交辞令?全国政协一年才开一次, 105位委员联署的议案可能一届也只有几件吧?这么大的力量都叫停不了国家环保总局“认同”的危险项目。那么,环保总局还能保护哪一块环境呢?
难道我们对大好河山的污染也只能“认同”与“理解”,最后“认命”地在国家肿瘤医院见面?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