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不安全

厦门岛上的百万人口,经常读读当地媒体的话,可能对投资上百亿,号称投产后年产值达到800亿的PX项目相当熟悉。它上了福建省省长黄小晶的政府工作报告;在厦门市人民政府的官方网站上,2007年1月14日发布了一篇题为《向总书记报告》的文章,也有这个喜讯:“2006年11月17日,厦门有史以来投资最大的工业项目——腾龙芳烃年产80万吨PX项目和翔鹭石化年产150万吨PTA二期项目正式动工,意味着一个世界级的‘石化巨人’崛起海峡西岸,它将使福建石化产业两大重点中的聚酯化工形成中下游完美垂直整合”。
一个容易开心的小市民,看多了这些资讯以后,再去看《圣经·创世纪》,就会觉得上帝在六天之内有点偷懒,干的活不够,造出来的世界总是少了点什么——嗯,伊甸园里没有生产PX的化工厂,亚当夏娃怎么能够幸福快乐呢?
而另一些小心眼的市民总是在传谣信谣,说只要风稍稍大一点,海沧那些已经投产的化工厂就在排放一些闻起来味道古怪的气体;他们甚至还把厦门的空气质量几年内由全国第十沦落为2006年福建省九地市倒数第三的原因归结于此。当地媒体给出的标准答案是由于汽车数量的增加——看来全国只有厦门人买车。
喜讯与谣言之间的差距如此之大,以致它们看起来都像是假的。还好,我们有了第三种说法,在刚刚结束的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赵玉芬牵头提案停止厦门的PX项目,因为它构成了重大的公共安全隐患,共有105位全国政协委员联署,被称为今年政协的头号重点议案。
“属危险化学品和高致癌物”的PX,原本应该远离城市100公里生产才能确保安全的,它的生产地点却是“该项目中心地区距离厦门市中心和国家级风景名胜区鼓浪屿均只有7公里,距离拥有5000名学生的厦门外国语学校和北师大厦门海沧附属学校仅4公里。……项目5公里半径范围内的海沧区人口超过10万,居民区与厂区最近处不足1.5公里。而项目的专用码头,就在厦门海洋珍稀物种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据3月19日《中国经营报》)
考虑到厦门岛出岛通道有限,一旦PX厂发生意外,后果近乎屠城。虽然剧毒化学品不会有“让领导先走”的臣民素养,倒是会一视同仁地将大家干掉,可这也不是多么让人感到宽慰的事情吧?
叫停PX项目即使成了政协第一提案,其庄重程度已经足够,按说不是那种当然不予理睬的平头百姓的上访和“闹事”,对这个对公共安全造成潜在巨大危胁的项目,重新评估,允许切身利益相关的百万市民(甚至是闽南三角地区的民众)参与讨论,应该是当务之急吧?可是赵玉芬的提案在本地媒体上绝无踪影,对于多数只靠本地媒体获取资讯的市民来说,他们没有听到警讯,从而可能彻底放弃自己未来的安全。PX项目看来会如期完工(也许会加紧赶工吧),而赵玉芬的努力将徒劳无功。
这整个事件几乎可以视为一个当代寓言,只要有短期的GDP进账,公共安全和长远利益全部可以牺牲,就算有幸在全国政协会议上发出反对声音,公共安全依然是要继续牺牲的。全国范围内那些无法听到反对声音的危险项目会有多少,我们是不是正生活在一个不安全的公共空间里?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