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一封造谣邮件

收到一封名为《老乡的劝告》的邮件,代表政府官员求情,并且造了公安、国安监视我的谣言。在我看来,可能都是不实之辞,刻意制造恐怖气氛,将权力机关抹黑为滥用权力,似乎它们在监视保护环境的守法公民。希望有关部门查一查这个造谣者,不要让政府官员、公安与国安的形象受到不必要的损害。下面是该邮件的部分内容。

——————————————————————————————————

钟晓勇:

你好!

作为老乡,现在把我知道的一些情况告诉你,让你更能知己知彼。

我所了解的PX项目,绝对没有外界说的会有那么大的影响!在我看来,PX项目的影响被无穷的扩大化了。事实上,你是被人蒙蔽了!

……
    (略去为PX辩护的老调重弹千数字)
     ……

钟兴国是长汀人,何立锋是永定人,刘赐贵又在龙岩工作过,说起来与我们都算老乡,希望你能更仁慈些对待我们这些老乡!

至于我是谁,你就不必去追究了,现在那么敏感,你还是不要知道我是谁比较好。以后事情平息后我会主动告诉你的。

最后,请注意你的自身安全,现在公安、安全部门都在盯着你的一言一行,希望不要被抓到什么把柄造成不测

官方说法里不会有污染

我们的许多官员,对环境是相当喜爱的——这点与人们偏见中的形象不同——他们的激情,甚至只有父母对孩子的怜惜可以相比拟。孩子多么丑,在父母的眼里,都是最漂亮的;而我们的环境无论如何污染,在官员的眼里,都还是完美的。这不是深沉的爱,又是什么呢?
    6月24日,新闻媒体发布了滇池蓝藻爆发的新闻,据东方网报道“连日来,因天气闷热,滇池蓝藻大量繁殖,在昆明滇池海埂一线的岸边,湖水如绿油漆一般。绿浪翻滚的湖水涌向岸边,带来一阵阵腥臭味道。滇池是云南九大高原湖泊中污染最严重的一个,现在水质为劣Ⅵ类,每年夏天气温上升,加之富营养化严重,均要引起蓝藻爆发,造成严重污染。”还随新闻配发了图片。
    网络一些“懂事明理”的读者,很快就将坏事变成了好事,为当地官员想好了对策,比如可以解读成“绿水青山”的好风光,同时增加了昆明的绿化面积,在古诗中,也有“春来江水绿如蓝”,在美学上支持了蓝藻爆发。
    但是中新社6月28日的新闻中,昆明市滇池管理局局长马文森却老神在在,声称:与最近几年相比,目前滇池水体的蓝藻含量尚未超过往年,也无进一步恶化趋势,“蓝藻爆发一说无事实依据。” 当你看到绿油漆一样的水面,你还是没有事实依据的。事实依据在哪里?在马局长的嘴里。
    同样6月28日,新华网发布的新闻,以肯定句式否定了马局长的结论“6月24日以来,由于连日天气闷热,著名的高原湖泊滇池蓝藻严重暴发,湖水绿浪翻滚,带来阵阵腥臭味道……继太湖蓝澡暴发之后,湖泊的命运再次引起全社会的强烈关注。”照例,发图为证。
    这就意味着,在滇池蓝藻是否爆发这个问题上,新华网与马文森局长,至少有一方在撒谎,是谁目前还不知道。从人的本能来看,既闻到了腥臭,又见到了“绿浪翻滚”,我还是倾向于认同新华网的结论。不过,作为一个随时会被扣上“造谣”帽子的小民,我认为马局长的话可能也对,闻起来臭,看起来绿,但是却可以喝,这点勇敢精神早在太湖蓝藻爆发时就大放异彩了。
    这让我感到庆幸,在6月24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了修改后的《突发事件应对法(草案)》,删除了两条:有关新闻媒体不得“违规擅自发布”突发事件信息和突发事件所在地政府“对新闻媒体的相关报道进行管理”的规定。不然的话,马文森局长做为“所在地政府”的代言人,“对新闻媒体的相关报道进行管理”,新华社口径不同的报道,就可以视为“违规擅自发布”,不以造谣论处,罚款也免不了的。
    在所在地政府管理所在地新闻,这种想法甚至一度还写进法案,只能说明,有些立法者对官员是无条件的爱,对媒体是无条件的恨。法条虽然删了,可是,这些人,这些想法还在。就像蓝藻在适合的温度下,随时会爆发一样。我们对新闻媒体所说的真话,可能要给予更多的支持。

赢了数字,输了世界

水利专家黄万里先生一生非常传奇,主要体现为他的正确建议基本被否定掉了,几十年前,在一穷二白的窘境下,不顾黄万里先生再三再四的反对,给他盖了三门峡水库这座庞大坚固的纪念碑,以此告诉后来人:所谓人祸,往往体现在专业领域内渺视专家的意见。
  
  不过,正如《厦门日报》著名评论员夏仲平所言:“林语堂先生说过,中国是一个没有记忆的国家。此 话似绝对些,但也不无道理。”三门峡水库由人祸引发的自然灾难,在当下并没有绝迹,甚至有越演越烈的趋势——这就是因为人们失去了记忆,或者说,人们假装 失去了记忆,因为记忆的成本太高了。我记得有位老先生说过,当说话只会引来恐惧的时候,就只好放屁了。此话似绝对些,但也不无道理。
  
   导致无锡无水可喝的太湖污染事件,这几天举国关注。虽然当地政府以及时出现的高效率,数日之内就恢复了自来水“达标供应”;可是,守着太湖无水喝,总是 显得过于荒诞,也把中国环境危如累卵的现状展露无遗。事件的后续发展也值得关注,无锡的市委书记发出了沉痛的感叹:牺牲环境发展经济是自取灭亡。说出这句 话不容易,对于不少市委书记来说,就是自取灭亡也要发展经济,不然GDP数字不好看。GDP这种数字游戏已将环境与基本民生痛苦地牺牲,好像生活在电玩世 界里,只有靠积分才能升级变成重要人物。
  
  任何游戏,无论正邪,都得在这个环境里玩。空气、水、健康是每个人都不会退让的底线,是放诸四海而皆准的基本人权,别的可以随便抢,要来抢这个,懦夫都会变成斯巴达勇士。小民的空气,我不给,你不能抢。
  
  可惜的是,就算无锡市委书记说出了真相,下面有些人还照样生活在旧思维当中,似乎要把太湖污染往“自然灾害”上引。这种永不认错,把手伸到别人脑子里涂抹记忆的老派做法,让人不禁相当着急。我想,若不是夏仲平任务繁重,可能也会把林语堂先生的名言再对无锡人说一遍。
  
   不过社会总是在进步,据中新社6月5号消息,国家环保总局副局长张力军表示,对于无锡蓝藻的爆发,环保部门认为既有自然因素,也有人为因素。这就向事实 的基本面回归了,也才有利于污染的解决,甚至使太湖水干净起来。承认错误是解决问题的第一步,不然的话,硬拗到底,就算让无锡所有的报纸每天发一篇重要评 论,论证太湖水不能喝是因为有人造谣、是因为媒体没有公信力、是因为一小撮人别有用心的人,将文字之美发挥到极致,水也仍然不可能自动净化。
  
  福音书里魔鬼诱惑耶稣,说只要从了我,全世界的荣华就是你的。我想现代魔鬼要诱惑,就会说,只要从了我,GDP一年就可以翻一倍。不要与魔鬼做交易,就算他摆出了GDP,赢了数字,输了世界,甚至连水都没得喝,甚至连空气里都是化工的味道,这又有什么意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