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员颂歌比天高


    王小波先生曾发现“学雷锋”活动的一个逻辑缺陷:比如一个鞋匠的学雷锋,免费补鞋,在他前面就有一长队的人拎着破鞋;这样固然有一个人学雷锋,却激发了方圆数里之内的贪小便宜心理——让人免费补鞋无论如何算不上学雷锋吧?正负效应一对冲,只剩负数了。
    奇怪的是,有逻辑缺陷的事情,不仅这一桩,基本上所谓的“把坏事变好事”逻辑上都有一点问题。近来有个新鲜例子就是湖南凤凰即将竣工的堤溪沱江大桥离奇垮塌事件,最新的死亡数字已经上升到了41,这在全球桥梁史上,恐怕都是标志性的事件。
    为了了解祥细的事件进展,我一直跟踪湖南的媒体,当然只有不懂国情的笨蛋才会这样找新闻。我懂国情,我也不是笨蛋,我只是心存一丝希望。这个乐观有了回报,8月16日,《湖南日报》刊发了长篇通讯《人民生命高于天——凤凰“8?13”事故大救援纪实》。
    看完以后,非常失望,又看了几遍。我是个文明人,不会粗口,也不会竖中指,表达不出愤怒。就只能回归到技术面,就新闻写作的常识,向这篇通讯的几个作者讨教一下,他们是:本报记者:杨又华、张湘河、肖军、陈永刚、廖宏成;通讯员:符晓、龙石林。
    先说这一段吧:“事故发生5分钟内,凤凰县委书记叶红专一路小跑赶到现场,一边用手机给州委汇报,一边通知相关部门赶到现场救援。紧接着,县长张永中也赶到了现场。其他在家的五大家领导闻讯后也在20分钟内赶到了现场,立即组织抢救伤员。县委常委、组织部部长何杰,县委常委、县纪委书记张河明相继冲进废墟,冒着烟尘抢救伤员。他俩一个背着一个,一个抱着一个,一股劲儿往救护车上送。两人衣裤上沾满了血迹。”
    叶红专先生为什么跑得这么快?是距离近,还是脚程好,这个没交代。在家的“五大家领导”有多少人?为什么只有两个人冲进去抢救伤员,这个也语焉不祥——但是两人的官衔都写得挺全的。
    这,就算我吹毛求疵吧。奇怪的是,这条新闻没有出现最基本的伤亡人数,没有事件的基本资料,不知道谁设计了这座桥,也不知道谁在盖这座桥。读者最迫切想知道的新闻要件全不出现,而从科长到县委书记,只要是官员出场,就一一记着,这多像一个表彰会。坏事真的变成了好事,逻辑奇迹又出现了,塌一座桥,反而在通讯中收获了许多优质官员。
    恕我直言,出了这么大的事,报道写的官员们做的事,都是他们份内该做的,这些不是新闻。我算了算,出现了14名官衔姓名齐全的官员,而只有两们受伤民工的名字有幸出现,从这个对比来说,我看,人民的地位在你们心中,没有那么高吧。其实人民也没指望比天高,只要他们能安全站在地平线上就满足了。捧得那么高,容易摔死。
    当然,这篇通讯改个名字,就合理了——官员颂歌比天高。这篇通讯以这句话起头“这是一场人们不愿看到的灾难”,果然,很多东西就看不到了。希望以后的报道中,死难者的面目能够清晰起来,灾难的责任人可以找到,而不是有越来越多的官员粉墨登场。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