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评是最重要的“和谐”力量


    9月20日,新华网报道了中央党校吴忠民教授对“和谐”的评论,他说“和谐社会是本届中央领导集体提出的新理念,一经提出立即引起全社会的共鸣,不仅低收入困难群众欢迎,富有的老板阶层也欢迎。各阶层没有争议地接受和谐社会,这在改革开放以来的历史上是十分罕见的现象。
    这说明,在中国发展的关键时期,构建和谐社会既顺应了民意,也符合中国现代化发展的基本趋势,可以讲,‘和谐’已成为中共十六大以来广受民众欢迎的政治术语。”
    大家都喜欢“和谐”这个词,这当然是件好事,但是在这过程中,值得担心的是,“和谐”一词空洞化了,甚至有人垄断“和谐”的解释权,以“不和谐”的方式伪装成“和谐”。和谐这个词,说明至少有两个和两个以上的物体,比如我们可以说“夫妻和谐”,但是不会说“单身和谐”,只有一物一人一个观点,那叫做“独占”。
    在现实生活中,我们经常可以看到铁腕的地方官员绝不允许在自己的势力范围有任何不同声音,打出来的幌子,自然也是“和谐”。当人们的批评声音不能出现,一片死寂之时,是最不“和谐”的。
    我们在这里可以有一个形象的标准,有批评,有争论,媒体发达的地方,往往是比较“和谐”的。“和谐”是不同观点的人共存,是百花齐放,而不是“我花开后百花杀”。老百姓想说话,敢说话,能说话,不怕说错话,可能也是“和谐”社会最基本的要件之一吧?
    “和谐”理念据说要推广成“和谐世界”。还别说,已有这样的例子了,前不久,200多名科学家、各宗教领袖聚集在格陵兰岛,为全球气候变暖祈祷——这个场面就非常“和谐世界”,这些人,原本观念、方法都存在巨大差异,心里其实都认为自己天下唯一正确,但在全球变暖这种急迫危机前面,大家很快找到共识,承认人类的生活模式必须改变,这个仪式说明世界是可以“和谐”的,不必害怕多样性。
    相反,原教旨基督教势力视为“上帝礼物” (虽然他曾经酗酒)的小布什总统,因为过于相信自己的宗教正确性,不仅使美国在干细胞研究这样的尖端领域止步,在全球变暖上面倒退,更在师出无名的伊拉克战争中失去了多数盟友,《纽约书评》不客气地说,正是因为伊战,美国在欧洲折损了传统影响力。以为自己永远正确,而且拒不认错的小布什总统现在还剩下三股支持力量:他自己,第一夫人,和他的狗。
    任何自以为正确的东西都很容易走向原教旨主义,在美国这个媒体批评力量强大的地方,小布什都可以不和谐,试想一下,他如果呆在一个没有批评的地方,又有这么大的权力,那世界可能就彻底完蛋了——从这点看来,批评反而是最重要的“和谐”力量,没有它,变幻任何说法,都会损害“和谐”。
    把各地的报纸搜集起来,如果有批评本地政府的,那个地方,可能就容易“和谐”,若只有马屁文章,那在平静的表面下,反而可能全是不和谐。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