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摸 Avatar

美国动漫The Avatar第三季开始了,喜欢动漫的,强烈推荐看一下。

下面18个问题是北青周刊就《我爱问连岳》问的。

为什么做情感专栏作家会坚持5年?这个最早是怎么缘起的,对你来说最大的乐趣在哪里?

起初,《上海壹周》希望我接手这个专栏,我也愿意写,又一直合作得很愉快,就这么写下来了。情感专栏每一期都会面临新问题,你是与一个最真实的人对话,这种永远存在的新鲜感,让人不容易厌倦,我自己很享受,所以不存在着所谓的“坚持”,也许再写个五年十年都有可能。

5年来,你觉得你面对的问题有不同么?会随时代的变化而变化么?你怎样看待现在人的男女关系?

从小处看,每个问题都不同。往大里说,5年就要看出时代变化,未免草率了一点。人肯定会随着时代在变化,不变才奇怪。现代、过去、未来的男女关系大意都相同,男人在找一个爱他的女人,女人在找一个爱他的男人,有人找不到,有的人又找到太多个。

您认为现在这些人心中有没有一个存在的普遍困惑?原因是什么?

没有。就像大家身上都有痒一样,但是没有一个普遍存在的痒,只能每个人自己去抓个别存在的痒。

很多来信其实都满那个的,大都是些打着爱情的名义想名想利想,你看得惯么?你觉得真正的爱情是纯粹的么?

名、利和爱一样,都是好东西,为什么要看不惯?只要遵守竞赛规则,这三者并不冲突,有名有利的人当然会有更多人爱,他们的爱情照样可以很纯粹;没名没利的人要享有更多的爱,那才不纯粹,不正常。

你怎样看待现代人的爱情观?你觉得现代人道德和情感的底线在哪里?

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不要怪别人,这就是底线,爱都是有后果的,有可能是一个爱人,有可能是一个受精卵,有可能是一个仇人,你得承受自由选择的后果——你放弃选择,那也是一种选择。现代人应该有这样稍具勇气的爱情观。

感觉你很隐忍。你永远没有硬性说教,也没有故意尖刻的语言,总是绵里藏针,苦口婆心,循循善诱,你为什么就能如此温暖?

没想要说教,也没想要苦口婆心,我只是说说自己的观点。可能是我体温略高吧?

有没有让你愤怒或抓狂的来信,你怎么应对?你怎样排解这些压力?

没有。我也没有压力。

怎样获得如你的开明的智慧,怎样保持内心的慈悲?与读圣经有关么?

可能稍稍好一点的书,都对人的智慧与慈悲有帮助,《圣经》肯定是一本值得读的书,但是不要把它当成唯一重要的书,一成为教条,很多人反而会读成愚蠢与残忍。

你有没有把自己的一套世界观渗透给他们的意思?你觉得自己和布道士之间有没有相似之处。

每个人都试图影响他人,我肯定也不例外。但是别人不听我也没有挫败感,听是别人的事情,判断力也是他的主权。大可不必像布道士,派给自己一个道德高帽,从而似乎取得恐吓、审判他人的权力。

你对“问连岳”的人是一个高度负责的态度么?

我只对自己的文章高度负责。

你觉得为什么如此需要情感专栏作家,情感专栏作家起到了怎样的作用?

因为人离不开情感,现在有的和尚都谈恋爱呢。情感是一个知识种类,情感专栏作家可能对这知识了得得多一些。

回答那么多感情问题,自己会不会变得不食人间烟火?

怎么会呢,情感里那么多干柴烈火,那么多爱恨情仇,越回越人间。

你的男性身份,知识分子身份,会让你的观点有别于其他人么?

我认为观点只有真伪这个标准,而没有性别观点,身份观点。

有评价说时事评论是连岳的A面的话,情感专栏则是他的B面你同意这样的说法么?

嗯,当然不同意,时事评论是我的B面,情感专栏是我的A面。

你觉得这二面者是怎样在你身上对立统一的,你的性格是怎样的?

这两者本来就不对立,时事不过是人与社会的感情罢了,感情也不过是两个人的时事。

知识分子应该是一个怎样的样子?王小波对你的影响到现在还发挥作用么?你希望自己成为一个怎样的人?

我喜欢的知识分子,他得有“知”,也就是有文化,不能脑瘫;还得有“识”,要有胆识,半身不遂并不美,知识不是用来自渎的,也不是用来反智的。王小波符合这个标准,他是稻种,一直可以种下去。
我希望自己成为一个中年以后不发胖的人。

你给那么多家杂志写不同类别的专栏,动力是什么?你觉得好的杂志和好的专栏作家应该怎样?

稿费。及时发稿费的杂志就是好杂志,好的专栏作家应该及时交稿。

你还关心的还有社会,政治,等等等等,问个特虚的,觉得这个世界会好吗?

会,而且我可以给出一个特实的理由,不好的东西容易让人恶心、反感、厌倦,注定是不长久的。连小偷强盗也会希望自己的孩子上大学,当医生——就是当警察也行呀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