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作协辩护


    作协这个神圣组织,很长一段时间来,有人在丑化它,似乎看起来成了神圣小丑组织。嘲弄者的理由很可笑,说全世界只有我们的作家要抱起来,养起来,领工资,混级别。在我看来,这纯粹是嫉妒,没混进作协,难免饥一顿,饱一顿,对那些从此饮甘餍肥的人,有醋意是自然的。他们的论据也站不住,我们这个国家还养猪最多呢,也没见他们抱怨,事实上,猪的存栏数一旦少了,肉价就赶超稿费了。
    就像要有国家储备肉一样,政府如果不把作家们养起来,肉价就压不下来——对不起,最后一句话写错了,我的意思是说,那样就没人搞创作了。有志进入作协的人,千万不能像我这样老写错话。只要你创作严谨,就是年轻,也可以加入作协,铁凝主席上台以后,据说大力提倡年轻化,这个方向是对的,创作与磕头一样,都是体力活,年轻人做起来比较有朝气。9月24日,2007年中国作家协会新会员名单揭晓,深受拥戴的原创作家郭敬明众望所归,成为会员,他的推荐人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陈晓明认为,“郭敬明是‘80后’作家中最突出的代表,在青少年读者群中极具影响力,他的作品写出了这个时代文学所具有的新的品质和感染力,其影响力和文学的水准都足以使他具备加入中国作家协会的资格。”
    很失望,我看了好几遍榜单,没有发现我自己的名字,看来也不能托大,我决定带着我的作品,去找找郭敬明的另一个推荐人,王蒙老先生,不知他法眼开不开。我的作品虽然与郭敬明有较大的差距,但是自认为入会也是够格的,我写了很多,就只让王蒙先生看三部吧,他老人家现在眼神不好,不能让他太累了,分别是小说《狂人日记》、《阿Q正传》(题目待改,夹杂英文,不太符合主旋律),还有时评作品集《且介亭杂文》——你说什么?我这全是抄袭鲁迅的?你们大人的世界真复杂,有本事你也去抄呀,郭敬明不那么努力地抄,怎么会有“这个时代文学所具有的新的品质和感染力”?不要跟时代过不去嘛……
    再说了,嫉恶如仇的王蒙也表态了,进作协又不是选“道德楷模”,跟鞋匠还是要有不同的。不要那么较真,要从另一个角度看问题,抄袭都干得这么漂亮,以后还有什么难事?我看都不需要过渡期了,直接当上海作协主席得了。中国文化不进步,就是有太多人吹毛求疵,只有破坏性,没一点建设性,抄也有建设性呀,它是在向大师致敬,是在练习语感。还有,前段时间,铁凝主席为贾平凹当主编的《美文》题词,“风华正茂”的“茂”字里多写了一点,草字头下面的“戊”变成了“戍”,就这一点屁事,有那么多唯恐天下不乱的批评,还好铁主席知道,最大的轻蔑就是不予理会。结果呢?树欲静而风不止,逼得书法家贾平凹出来为这些愚民上书法启蒙课,他说“在书法中,多一笔少一笔很正常,因此铁凝没有写错字。”
    在我看来,铁凝不仅没有写错字,还别有深意,她分明是在指示:“多一点风华正茂”——我有这个独到的发现,不知能否破格加入作协?我有这个急迫感是因为社会太纷扰,什么鸟都有,只有作协,才有王蒙、贾平凹和郭敬明这样老中青三代好乌——最后一个字,由于追求书法艺术,少写了一点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