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如何当爸爸

1

果然,《等爸爸死掉》被一些人理解为:“我们要混吃等死。”

这就像看到有人用猛火煲汤,你建议说:慢火味道才能出来。他说:真是荒唐,你竟然认为把肉与水放在一起自然就会变成汤!

这又像在灾年,有人在春天说,我们别吃得太狠,留点粮食当种子,秋天饥荒才可缓解。他说:你要饿死我们!

等爸爸死掉,这个“等”,不是消极无为,而是一种效率最高的方法。

理解成混吃等死世界即可进步的人,我想,应该是少数。不过,这个话题很有意思,值得一说。

2

一些精读愚公移山的人说,有什么用,爸爸死了,还有爸爸,无穷尽也。意思是等毫无用处。

难道我们痛快地在新年前杀死父亲,就没有新一代爸爸了?照样无穷尽也。

迷信清洗的效率,这可能是我们与我们的反对者共同的误区,当然,这也是他们教给我们的。

希特勒清洗犹太人是为了让日尔曼人更为纯粹、从斯大林到毛到波尔布特,他们清洗富人、地主、知识分子、异见者、有神论者,原意似乎也是想迅速创造一个人间天堂。

结局是整体的悲惨,从肉体到精神——迷信暴力、将暴力当然视为最快效率,这些方法论,就是他给我们的遗产。

专制社会制造顺民。将顺民鼓动成暴民,可能只有更糟糕的未来,顺民慢慢时化成公民,才是出路。

我们的父亲是顺民,可他有点公民的影子,他恶中有善。在等他死去的过程中,我们尽力让他恶中之善变多。

当我们变成父亲时,我们会有顺民的阴影,可是公民的成分会增加,我们善中有恶,我们尽力让自己的善中之恶变少。

当然,我们这一代绝不可能全变成好爸爸,效率没那么高,有一些人还是像死去的爸爸一样。只是,公民的比重增加了,好爸爸多了,善多了,恶少了。

如果你把自发的公民觉醒、持续的公民教育等同于混吃等死,那可能不幸地初具坏爸爸的稚形了。

3

我们幸运地稍具常识,绝非无师自通、天纵奇才,而是我们碰上了一些好爸爸,保存的公民的种子。

IP地址来自上海的一位父亲qingdouq在《等爸爸死掉》后说道:

父亲一代、还有更老的一代也会慢慢改变。我们的耐心会有用。

我是父亲一代,尽管自认为懂得民主自由,但我那无形的期待也曾给儿子造成压力。

当儿子毕业后勇敢地作出自己的选择时(不考研,不出国,找自己爱的工作),儿子的运气并不好,经历了2年的不如意。这期间,儿子背后来自家族的压力比正面还大。

幸好,这个期间我已能做到无保留地支持儿子走自己的路,于是,发生了那次我和他奶奶间最激烈的摩擦事件:我含泪哭求亲友不要再拼命进行考研动员,并对他奶奶承认我不称职地支持了儿子不考研的“没出息”决定。儿子于是n年“无颜”探望奶奶。

运气终于来临,儿子经过辗转,已经找到喜爱的工作,自己的能力发挥得很好,有“体面”的待遇。奶奶的心情今年好极了,最近曾道出心声:我老了,狗屁不懂哇! 年轻人还是主要自己做决定!

爸爸就是这么进化的。

4

自由平等民主,有其制度层面的衡量标准:直选、言论自由、三权分立、多党制……

但是像上面这位尊重、鼓励孩子自由选择的爸爸,自由平等民主就是一种生活方式,它可以早于制度层面的自由平等民主,悄悄来了。

自由平等民主的到来,其实只有它成为主流的生活方式,才可能影响制度。

自由平等民主只能以草根的方式生长。并非有了个民主的总统,像按了开关,偏见的爸爸马上在家变成民主的爸爸。而是在家民主的爸爸多了,这个国家才会有个民主的总统。

有人说,我这生一定要见到自由平等民主,我等不了。

等不了也要等,活长一点吧,终生学习吧,别僵住就行。还有,先在生活方式上实践理念,比如,无论专制还是民主,文明还是落后,送姑娘玫瑰总是没错的,保持幽默感也总是没错的。

5

民主就是点人头,票多的人赢。它本质就是和平改变,拳头大的人不能算成两票。

你只能影响他人,说服他人,让人自愿站在你这边,而不是消灭竞争者。

再过一百年,你都会看到怀念纳粹的人、歌颂专制的人、崇拜老毛的人,只不过,可能人数很少了。恶的减少,即民主进步的过程,当然这要建立在善于说服的基础上。

怎么说服?争论的双方其实都在争取听众,很难直接让对方改变观点,极右很难说服极左,极左更不可能说服极右,大量的听众在这过程中会做判断。

喊打喊杀是最容易把听众赶给对方的,暴戾会让你的所有观点显得不可信。

我同意老罗的一个观点“左粪与右粪一样令人讨厌”。其实他们就是同一群人,都见不得他人与自己不同,都相信强奸他人的母亲就可以传播自己观点,没一点遗传学与传播学常识,既不民主,更不科学,考了两个零分。

从这个角度来看,牛博著名的痴汉王昊轩不时留留言还是有好处的,他丢一句套话,评论里的“右派”们就怒火中烧、气急败坏,比王昊轩还简陋。多刺激几次,才会学聪明一点,才会平和一点。

6

奥巴马当选,就是麦凯恩败选。

麦凯恩的支持者不过少几个百分点,对方越开心,他们越失落。如果他们发动一场战争,也许可以赢,不过没人这么做,回家洗洗睡,养养精神,接下来四年,挑奥巴马的刺,等民主党犯错,多多宣扬共和党的理念,四年后来过。

四年后,王昊轩也许爱上了王小波,谁知道呢。

接受对手不同于自己,接受对手的胜利,接受自己的失败,这也是在实践自由平等民主的生活方式吧。

在牛博混的读者,也许幻觉中觉得中国基本普及了自由民主人权的常识,等不及了。

出去看看,你还只是一小撮。至少是许多人既不相信执政者,对潜在的反对者也不放心。

可能将来自由民主平等了,共产党(或它的继承者)仍然会长期赢得政权,还有得失落呢。

没有耐心的人,时时都有搏一把的冲动,因为永远有东西在前面不能马上摘下。

7

当然需要英雄。

这些英雄为了追求更美好的未来,可以置个人生死于度外。

但英雄永远都只是少数,得在勇气、见识、人性的平均值上考虑问题。

英雄绝不会懦弱,可是普通人会害怕;英雄可能无私,可是普遍人一定有私。

知道普通人的想法与立场,绝不是否认英雄,而是让理念传达给最多的人。

想象你要生产出售服装,而你只知道姚明的身高是两米二八,而中国人的平均身高是一米七十,同时无法得到其他更详尽的信息,为了更多人买你的服装,你一定是按一米七十的身高下单,若按姚明的身高生产,人人都不会买你的服装。

理念是一样的。要按平均值来设定计划,才有更多人信服并加入。

8

IP地址来自上海的周游人在《等爸爸死掉》后说到:

“我能为我自己做些什么呢?我是一个小公司的股东,我和大股东有分歧和矛盾时,我尽量按游戏规则玩;我和客户做生意时,我努力遵守商业规则,不收钱,也讨厌问我要回扣的人,尽量(不是全部)不合他们做生意。

我是一个业余爱好团体的核心人员,我尽力推动管理规则的制定,争取让大多数人都习惯协商,妥协来解决分歧和矛盾,老实说效果很不理想,我们还是习惯有个老大。

我报名参加业主委员会,如果能入选,我想努力做好。

我是一个纳税人,所以我看公共预算的书,也按信息公开条例,参加某些团体要求公开某地区预算的申请活动。

我读一些书,也把它们推荐给我觉得会有兴趣的人

我知道很多人认为这样做毫无意义。但是如果你没有勇气做其他需要勇气才能做事情,那么做好我们力所能及的一些事吧,当那一天来临时,你可以说我也无愧于心。”

这就是公民,你随时可以这么开始。不会坐牢,不会和他人发生剧烈的冲突。

有人没有成为公民,是因为他还不知道公民是什么。

有人没有成为公民,是因为他没有耐心当一个公民。

后者可悲。

9

在等爸爸死掉的时候,我们已经有机会当一个公民了。

自己先做一个自由平等民主的人,在生活中实践它,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既然是一种生活方式,许多旁观者是通过喜欢你这个人喜欢你持有的理念,因为这个理念的产物是好的。

一个爱自由的人支持暂住证,一个爱平等的人痛骂没生儿子的老婆,一个爱民主的人对异议者恶言诅咒,知行悖离中让周围的人齿冷,加速离开。

一提到自由平等民主,很多人容易想到坐牢、对立、绝望;并非如此,空间其实已经比牢更宽,奉行这个原则的人,有在这个社会相当成功的例子。

没有比韩寒更合适用来说明了。

他当然没有写过什么关于自由平等民主的长篇大论,不需要,他就是活在自己的自由平等民主当中,他这样把自己变为韩寒,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他的读者年龄层扩大,他会成为更具有影响力的作家。

也许不太容易有他的天赋及运气。可是他存在的平衡点对所有人都有帮助:有名气但不对虚名上瘾,有钱但不拜物,争论但允许对手发言,勇敢但审时度势,有担当但态度从容。

一个人可以这么自由,也可以同时这么成功。我想,他的许多读者会因此对自由更有信心。

我们已有自我牺牲的胡+,他以良心犯的方式传播理念;我们也有一人击败二奶作协的韩寒,他以少年英雄的方式传播理念。

我不知道有什么必要长吁短叹。

10

慢慢当一个公民,世界是我们的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