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真话的国度

真话很重要。这个道理人类很早就知道,中国人也不例外。周朝的时候,就有这段话:“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川壅而溃,伤人必多,民亦如之。是故为川者,决之使导;为民者,宣之使言。”译成白话文是:不让民众说真话,就会形成堰塞湖。

但是道理知道,却未必会容易操作。看中国的历史,许多说真话的人下场很惨,有被割掉阳具的,有被满门抄斩的,有把牢度坐穿的,有被民众嘲笑的,有枪决前割破喉管的……听起来都不像是幸福快乐的生活模式,最诗意的不过是跳了江——感谢屈原,我们才有粽子吃。

我们吃了两千多年粽子(特地查了一下资料,没错,屈原不和大禹同时代),敢不敢说真话,倒还一直费思量。我们国家最近换了新领导人,新闻中他们一直鼓励大家说真话,希望看到真贫穷,听到真意见。这态度让大家很开心,觉得有新气象,这说明这些话不是无的放矢的废话,确实是社会的病灶。虽然中国有人一直在说真话,比如邓亚萍说,《人民日报》从来没有假新闻。但显然说真话的人还是不够,领导人才会有急迫感。

假话流行,就像假钞流行一样,是一种变相的抢劫。

没人喜欢收到假钞,但是人人都喜欢听那些恭维自己的假话,厌恶批评自己的真话,这是人性,不会改;趋利避害也是人的本性,一个说真话的人被割了舌头,其他人就不会说真话。这两种人性一叠加,只要人们一看到说真话无利可图,甚至会倒霉,那就全说假话了。

找出上市公司隐瞒危害信息的真相,做空,有利可图,这样市场有真话;挖出总统的丑闻,记者成名记(不会坐牢),报纸成大报(不会关门),有利可图,这样媒体有真话;多抨击一点执政党的过失,反对党就多一点上台机会,这样政治有真话。

说真话有利,人们自然就会说真话,就像他们在真钞与假钞之间,必然选择真钞。

如果一个国家,这里的人普遍不愿意说真话,那么,我觉得就是他们真实意愿的体现,是理性的选择。有人说,这样下去,这种国家会完蛋。我同意这种判断,不过,人们在未来的完蛋和当下的完蛋之间,选择后者,这不是很自然吗?

这听起来让人沮丧,不过,还好这世界不是铁板一块,国家很多,国与国之间有竞争,你很想活在一个说真话而不必恐惧的国家(或者让你的孩子活在这种国家),那么这种国家多得是,去当真话国的公民。一个国家能说真话,也是其核心竞争力,正如红军赶了一批俄罗斯精英到美国,希特勒又赶了一批欧洲精英给美国,美国想不当世界老大都不行。这其实符合资源的最佳配置,优秀人才是人类最可贵的资源,放在一个能发挥能力的国家,对全人类都有益,在一个简陋的地方死磕,很浪费。

所以现在有些朋友想移民,我都大力支持。他们会问我,你为什么不走?我说,我还活得自在,一嗅出不对劲,连拐弯抹角的文章都写不了,那马上就走。到时走不了怎么办?那算我倒霉,愿赌服输。

当然,能移民的人是少数,许多人不得不留在某个害怕说真话的地方。那也有安全且能让此地更好的活法:你不必敢言,你不欠别人的,保持沉默就行,比如别人问你:你所在的地方有没有新闻检查啊?你就顾左右而言他,不要撒谎:我们这里没有新闻检查——更不能为了五毛钱而这么说。

在一个谎言的国度,沉默就是英雄。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