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寓言的公务员热

春节期间,谈到官员的腐败,发现许多人并不认为受贿是件多么了不得的事,他们讨厌的是收钱不办事的官员,收钱办事,那这人的声誉就不错。这对政府机构及官员的要求,已相当于商号,允许其盈利。

正因为如此,中国的公务员热才永不退烧。作为账面工资,公务员并无明显优势,人们对公务员趋之若鹜,就是看中其中各类隐性福利及腐败的可能。

中国人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憎恨公务员,中国人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想当公务员。人人痛恨腐败,人人想腐败。这是中国人精神分裂吗?

不是。这是正常的人性在起作用。人必然对某种激励起反应,在一个地方能够安全地腐败时,人们就会趋向于腐败。

理想的政府,只负责保障其公民的人身及财产安全。它不创造财富,所以消耗的财富也越少越好,即政府越小越好,这样才不会浪费税收及人才。

如果政府及其雇员开始有创收的念头,那就是腐败的开始。不劳而获是人人皆有的恶念,这意味着政府雇员是潜在的腐败者。有严格监督的制度在,不害怕个人的腐败,就像美国出了尼克松,韩国人审判了几个前总统,并不会动摇国本,民众也不会造反。

既不能发财,又被媒体、反对党和检察官盯着,在这种情形下,为什么还有人从政?这就是社会分工,有人对政治特别感兴趣,也更在行,他希望实现自己的政治理念,也享受治理国家的乐趣。美国总统天天被媒体挖苦,也不可能有什么隐私,但总的来说,当总统实现了个人价值,是件荣耀的事情。

政府雇员当大官的是少数。多数雇员只能达到社会平均收入水准,了不起略高,过高纳税人要艹了。升职的天花板也不高,重要的政府官员,由于其平台开放,多由学界、商界的精英空降。所以一流人才只会投身于经济,在这领域财富及荣耀才是无限的,只有中下人之资才愿意当公务员。别说美国了,在韩剧中,当公务员都是件见不得人的事。

上面这些理论并不高深,算是通识,读过大学的人都应该知道。

前几天,收到一位读者的邮件,他在一个小县城当电视记者,工作主要就是扛着摄影机拍几个县领导,受不了后改做社教类专题。他读罗素和王小波,也给面子地读我的文章(包括腾讯大家上的文章),认知没有任何问题,甚至自嘲这种电视台的工作,什么都不做最好,因为多做一点就是多忽悠一点。

不过,有个进入机关工作的机会摆在了他面前,他不喜欢。内心挣扎的结果是,他动用关系确保了这个机会。

我很能理解这种认知背离,并向现实投降的人。在中国的小县城,你能进党政机关当公务员而不去,那路人都会扭送你去精神医院。因为白痴都知道,当了公务员,你从此可以什么都不做,也比辛苦工作的人过得好。

这不是一个小县城青年的苦闷,是中国从一线城市到乡镇的普遍现象。多数大学生们知行悖离,毕业后挤破脑袋去争取一份寄生的公务员工作。这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寓言:人人知道问题在哪里,人人都加剧问题;人人赞美文明,人人都反文明。

因为制度性的腐败力量太过强大,组织替你抢钱,几乎无人可以抵挡这种利益诱惑。

一个国家的政府成为盈利机器,随意收税、倒卖土地(据任志强统计,房价的70%是由政府收走的)、预算决算一片模糊,这黑洞里的天量金钱用来养肥越来越庞大的公务员人口。公务员成为这样一种特权阶层,他甚至不需要个人腐败,他只要混进去,制度性的腐败就把奶头塞进他的嘴里,民众将源源不断产生乳汁:医疗、住房、福利与养老比其他国人好上一大截。

靠知识增长、个人觉醒以及所谓的微博反腐,是无法阻挡制度性腐败的,也无法劝说一流人才不去当公务员,趋利避害永远是多数人的选择。若无制度性的变革,市场的机会越来越少,政府的权力越来越大,那么公务员只会越来越热,热到这个国家破产,再也供养不起寄生虫为止。

而制度变革的主动权在谁手上?中国的反对声音弱小,也无真正的力量,还是在执政者那边,政府一廉洁,公务员热马上降温。这需要执政者有断臂求生的勇气,有没有这勇气呢?天知道,天知道。

让人开心的是,就算没有勇气,一点不改,当人人成为寄生虫时,固然是个很恶心的社会,但它也到了无法继续的边缘,无血可吸,寄生虫也要死。规律总是会起作用的,人不改,天会改。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