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爱问之爱我们那个普通的孩子

爱我们那个普通的孩子

昨天回答一位高中学生的问题,有许多回应,选了如下几条,多说几句:

wxhly: 我以自己亲自经历说说,我初中时全班前3名,高中进了重点班(全县只有两个重点班),排名中下游,初中读书时有兴趣,有自信,高中时,只有觉得压力,无兴趣,结果高考时,在普通班的有个初中同学就比我高考成绩好。个人感觉,失去了自信与兴趣,读书简直是一种折磨。

swim:深有感触,自打去年高考失败后,以后努力摆脱分数对自己的禁锢,恢复自己的求知欲。

季节: 看了,深切同感,也坚定我对孩子的教育理念,不随学校教育折磨孩子。我孩子上五年级,他也努力学了,可是班上老师眼里的中等生,因为老师老排名批评,他对自己都没信心了。

闲听:我儿子在平行班,还是个中等,我没有太逼他,但是我自己却是日夜忧虑,为他,为未来。

诸位:

学校和家长给孩子施加压力时,态度往往一致。这里藏着大问题。

这两者看起来方向一致,老师对家长说:我们是为了你的孩子好。家长不会有意见,这么说似乎也不违背事实。

但两者的追求本质上不同。无论表述如何改变,学校的名誉、地位和在一个城市的影响力,建立在它的升学率上,以高中为例,它最关心的是,能不能出高考状元,考上北大、清华等名牌大学的有几个,这些数字好了,不仅学校升值,连周边的学区房都要涨价。而成绩一般的学生,并无价值,甚至需要批评、打压、隔离、直至恐吓,以免他们像病菌一样“感染”成绩好的学生。

能上一流大学的学生有多少?不会超过10%吧,为了这一小部分“成功者”,将牺牲的90%学生。这些牺牲的大多数,他们无论如何努力,成绩只能一般。好大学的供给没变,就算所有人成绩都提升,还是只有10%的人上好大学。那些在学校看来是炮灰一样的孩子,他们是每一个家庭的100%,父母不能将他们视为垃圾,只是要接受他们成绩一般的现实,这样才能替孩子挡住压力。

怎么才是真的接受现实?那就是成绩一般的孩子不会给你焦虑感,“为他日夜忧虑,为他,为未来”是许多父母的心态,即使知道孩子不可能成为塔尖的那几个人,你还是不能接受他是一个普遍学生。虽然你不打他、不骂他,可焦虑一定有所体现,你的神情、你的肢体语言、你自以为高明的暗示:“孩子,没关系,隔壁小强成绩原来也一般,这次不也考了第一名?”——你打他一顿,他还舒服一点。

接受他是个普遍孩子,接受他将来可能是个普通人,绝大多数人都只能是普通人——你不接受,他将来只好当个痛苦的普通人。我们能接受自己是个普通人,为什么不能接受孩子是个普通人?只要家长想保护孩子,是有办法的,你有没勇气跟老师说:我的孩子需要休息,所以我让他睡饱?我不在乎我的孩子成绩一般?

世界很残酷,中国只会更残酷,在学校受忽视受伤的孩子,除了回家,他无路可逃,你要接受他,爱他,别跟制度和外人一起欺负他。

祝开心。

连岳

(有问题可邮ilianyue@qq.com或在微信留言。你喜欢这文章,就点右上角分享给好朋友吧)

微爱问之在摧毁你的制度中自我保护

连岳老师,你好!

我现在很困惑,我今年高一,但我一直想好好学习,可我就是坚持不下去,回家想写作业,可是不知道该写什么,而且也不会做题,成绩一直下滑,这导致了我从实验班降到了平行班,这个班的学生很松散,这也在影响着我!!我想好好学再出国,或者在内地上大学,我现在很困惑

高一生

高一生:

从五年前到现在,由于种种原因,对某所重点中学的高中有了近距离观察,得出的结论是:在摧毁孩子自尊与身体领域,中国的教育发展出了令人惊叹的种种手段。实验班与平行班制度就是其一,实验班也分成上中下等,在末位淘汰制的压力下,除了最出色的那几个学生,多数孩子都惶惶不可终日。

我知道的极端夸张例子是:有一个实验班的班主任要求学生在课间休息上卫生间时,不要排队,尽量插队,这样可以省时间;他班上有个学生,发展成三天大一次便,也是省时间。为了所谓的分数,公序良俗与身心健康,全都可以抛弃。

客观地说,责任不全在学校与老师,种种摧花辣手,得到了绝大多数家长的支持,所以将学生分等级折磨的集中营制度才会兴旺发达。十来岁的孩子,要承受这种家庭与学校的双重压力,确实算是人生最辛苦的一段,脆弱一些的,有人发疯、有人自杀,也在情理之中。

不合理的制度,不会一天之内变成合理,我觉得,十年之内,都不会有什么改变。你肯定等不及的,这时要做的,就是尽量保护自己,不自我毁灭。

我身边有位在平行班的孩子,我对她的建议是:12点以后,你困了,就去睡,作业做不完算了,老师骂几次也就不会骂了;还有,即使成绩能提升到实验班,你也不要去,与其去实验班提心吊胆当牛尾,不如在平行班气定神闲做鸡头。人生是长跑,高中几年冲刺死掉了,多收获高考那一点分数,是舍本逐末。

我的意思是,你降到平行班,未必是坏事。不要太沮丧,更不要有“沦为贼民”的感觉,甚至按照学校的价值体系去贬低平行班的同学——如果他们感觉到了你的敌意和“我曾经比你们优秀”的气质,那么,你不可能赢得同学的友情,会更难受。尝试着不要指责平行班的同学,这样更容易集中精神。

祝开心。

连岳

有问题可邮ilianyue@qq.com或在微信留言。你喜欢这文章,就点右上角和朋友分享

微爱问之人生滚雪球

连岳老师,你好。

我是一个刚工作一年半的人,88年的,但是我始终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工作,我至今从事的三分工作都不喜欢。我一直在问自己,究竟想做什么,但始终没有答案。做一份没有感觉的工作的感觉真的不好。我常常感到恐惧,担心等到发现终于发现自己想做什么了,时间已经太晚了,来不及了。您年轻的时候有过这种关于工作的追问和苦恼吗?希望您能帮帮我。

H

H

20岁开始工作,一直到32岁才安定下来,期间辗转三地,换了四份工作,找寻的时间可能比别人还长一点。几乎每次都是从零开始,现在回想起来,自己做对了一点,我算是一直在训练自己的写作能力,有懒惰过,但没有断,十二年后,自己觉得差不多了,然后开始从事自己最喜欢的工作:在家不工作,写点东西。

自己往往知道自己喜欢什么,即使某份工作没给你,也可以持续将这喜欢转化成能力,工作毕竟没有占用你一天24小时,是吧?——我想,这就是一个人独特能力的形成,越独特,在社会分工中就越是不可替代,最后能够过自己喜欢的生活。

爱因斯坦说过,复利是宇宙最快的速度。巴菲特说得形象一点,只有像滚雪球一样,不停累积,最后雪球才会越来越大。人最有限的资源就是时间,换个工作,原来的时间就全部浪费,自己的技能、经验没有累积,混到中年还是某个行业的新人,那就很难过了。无论怎么换工作,确保你的某项能力在持续增长,我想,这才是最重要的工作吧?

祝开心。

连岳

有问题可邮ilianyue@qq.com或在微信留言。你喜欢这文章,就点右上角和朋友分享

微爱问之人是会学习的动物

连岳:

女儿十六,也看我买的书,包括连岳你的书,也开微博关注一些时政评论。她很困惑这些与主流说法不同的评论,问我如果是我们错了怎么办?但又表示愿意相信我。她这是正在形成自己的世界观价值观吗,这是个必经的过程吗?我该怎么做呢?恳请回答!谢谢连岳

叶:

除了物理化学这类硬科学有标准答案,世上其他许多事可以有多种解释,就像林中的分岔小径,往左往右风景不同,但不能说哪条是错,哪条是对。

但走路看风景本身是对的。女儿爱读书也是如此,读哪本书并不重要,阅读习惯的养成才是值得大大庆贺的事。人是会学习的动物,不学习就和其他动物没有太多区别——不过穿了衣服而已——没有阅读习惯的人怎么终生学习?

人一直将生活在困惑中,十六岁如此,六十岁也如此,解决了一个困惑,会产生新的困惑,人的能力就是这样长进的。试图让孩子没有困惑的灌输,无论看起来多么主流,也很难说是合格的教育。

让孩子锻炼身体、睡眠足够、整洁干净、温和有礼、宽容异端、每天保持阅读(十分钟也好、十页也好)——这些都不难做到,那么,这个孩子在应试教育中成绩出不出色、能不能考上一流大学、无论遇到多少困惑,都容易有快乐幸福的未来。

祝开心。

连岳

有问题可邮ilianyue@qq.com或在微信留言。你喜欢这文章,就点右上角和朋友分享

微爱问之如何断交?

连老师您好。

我有一个关于朋友的问题。我有一个女性朋友,每次聊天她定会吐槽她另一个圈子里的或白或富或美的姑娘的事,什么"交了几个男友啊买了几套房子啊多么奇葩啊家里给安排了啥啥轻松工作啊",起初我还劝她说这样的不喜欢就不要和她们来往好了嘛,后来干脆就是只听,连"恩"的回应都不说了。现在她的话题里仍旧是那些女主角。我也跟自己说好嘛,既然不喜欢就不要跟她来往好了。但对爱情说分手容易,对朋友说断交就难了。您说,我该对她做点什么呢?

L

L

人没必要提升他人的道德水准,尤其是朋友的。稍不注意,就变成道德控——也就是变成一个不道德的人,他们会当第一个往妓女身上扔石头的罪人。

朋友合得来就交,谈不来就慢慢淡掉。友情不像爱情那么浓烈,比较容易断的。

一个嫉妒心太强的人(我说的是你这个朋友),其实不太适合当朋友,到你比他出色时,她今天的吐槽可能就要用在你身上。嫉妒人人都体验过,孩童时尤其无禁忌,总是想贬低比自己好的一点的人。当意识到这是嫉妒时,加以克制,症状多半会消失,你会通过强大自己而为灵魂找到出路。而那些始终不醒的人,一生就苦逼了,他们长期手持大粪,抹抹白富美,抹抹高帅美,身边任何人的成功和快乐都变成他们的痛苦,固然能让别人倒霉一会,可别人洗个澡就干净了,他们可是粪不离心,很痛苦。

当然,你不必跟你朋友指出:你嫉妒心太重了!这种事只能等她自己想明白,由你说白,那真的会翻脸——不过,这倒是个彻底断交的好办法。

祝开心。

连岳

有问题可邮ilianyue@qq.com或在微信留言。你喜欢这文章,就点右上角分享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