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关心世界

连岳好,

   这两天趁着跨年跟男朋友通邮件,互相汇报对人生的反思,提到高中以来最大的改变以及改变的原因,我把读你的专栏列为我改变的原因之一。希望这个诚实的马屁拍得你开心。

我们两个符合你列过的值得爱的人的三个条件:1.经济自由(或明显可能自由);2.平等对待恋人;3.独立,敢做决定,不从众,不是活给别人看的虚荣者。并且我想遗憾地说,我在中国见到的三条全部符合的年轻人其实不算多(甚至挺多外国同学第三条做的也不到位)。

   他的基本人生信条是不轻信任何人的意见,大部分事情都是凭自己的直觉、经验,加上慎重的反思。我为人处事的态度不如他强硬,但骨子里也是这种信条的坚持者。这样的信条有一个问题,遇上毫无经验的事情,尤其是必须影响到他人的大事件,显得有点忧心忡忡,比如前面提到的结婚生孩子。我们都还年轻,我26岁,他25岁,考虑这些事情正是时候但也不可能装得经验丰富。我因为在上一段感情中曾经进行到差不多谈婚论嫁的阶段,积攒了一些处理日常生活摩擦的小经验,顾虑相对少一些。他本身有一点完美主义倾向,老担心自己到时候表现不够好,常常提醒我他自己生活时不太爱干净,昨天又提议以后买个扫地机器人。其实我觉得他的优点已经远远盖过这些小毛病,这些都是可以设法改善的问题,说不定以后可以增加生活乐趣。

相比这些,一个确实比较重大的问题是生孩子。首先可以确定的是我们俩都无比喜欢小朋友,甚至连女儿名字都取好了。但我在聊天中可以感受到他对于做爸爸这件事其实是没准备好的。两年前他跟前女友有了意外之喜,由于种种原因怯场了,打了胎,双方也因此在心灵上受了非常大的创伤。我刚认识他的时候他还在纠结自己是不是个人渣,后来我们的恋情慢慢发展,他也才慢慢好起来。一个比较可能的原因是来自家庭,他提到过两次小时候父母经常吵架以至后面离婚,所以特别恐惧吵架,大概也因此对生孩子这件事更加慎重。但最近周围有同学入基督教,他受到一些启发,觉得即使父母是人渣孩子依然可能长成优秀的人,心理压力小了一些。另一个原因似乎就只是年纪轻,果子尙青拧不动的感觉。

我跟上一任男朋友谈了几年,经历他从二十六七岁到三十岁的阶段,他也算个比较理智的人,但在结婚生孩子的事情上态度上变化挺陡峭,二十八岁之前生怕我催他结婚似的,二十八岁之后又有点异常着急,虽然这并没构成我们后来分手的主要原因,但期间是引发了一些不愉快的。我的其他这个年纪的男性朋友也表现出比较剧烈的心理波动。我不敢贸然从我的小样本中得出男孩子到了这种年纪就恐慌的结论,所以想问问你是不是在大样本里得出过类似的推断?其次,不管是不是普遍现象,我爱的男孩子到了人生中角色转换的关口,显得有些紧张(其实我自己也多少有点紧张),我愿意耐心地陪他一起成长,可是我们怎么做才能更平稳地度过这一段呢?欢迎指导大纲及各种tips

成长中的女孩子

成长中的女孩子:

一个人要考虑所有人的爱情婚姻,可能会看看大数据,男人有多少,女人有多少,他们大概在什么时候结婚,何时生孩子,离婚的比率有多高。一个国家的总统,看到男婴比女婴多出十几个百分点(中国就是如此),他可能会吓得睡不着觉。有百分之十几的男人将来娶不到老婆,再联想到性欲的强大力量,色情业在法律上又是不允许的,让我来当中国的领袖,反正我是会睡不着的,幸好,我不要考虑这些事。

一个人陷入爱情,他要考虑什么?我最爱的小说《1984》里面有个我最爱的情节,温斯顿与朱丽叶违反老大哥的禁令,秘密同居,温斯顿是个有良知的宣传干部,满心想着如何让国家变得更好,如何让下一代人接触更多的真相,甚至不惜冒生命危险以求保存一点真相。朱丽叶对此不以为然,甚至有些生气,她说:我不害怕风险,但我不会做这些事,我不关心一下代,我只关心我们。

这几乎就是爱情宣言:我不关心世界,我不关心他人,我不关心下一代,我只关心我们,我只关心我和你。

这不是说世界与他人不重要,而是他们处于爱情关系的外缘。并不是世界自由了,个人就自由,你可以在自由世界看到自愿的奴隶,而是你做为个体自由了,那才是真正的自由。

有爱情中,你和你爱的那个人最重要。他若具备三要素:经济自由;平等对待恋人及独立,那么,他和别人相同也罢,相异也罢,又有什么关系呢?灯泡会发光,它就是三角形的,和全世界其他球形灯泡完全不同,也能照亮你的房间。

我爱他,然后为了我们的爱情,才会想到在不改变原则的前提下,如何与他人及世界处理好关系,尽量减少对抗,以提升爱情的存活率和质量。这就是种子长成大树的顺序,它先关心自己这小小的一粒,长出一点根,先伸出两片叶子,不停得到营养,越来越高,越来越大。它不会躲在土壤里沉思:森林会不会很残忍?身边这棵松树好不好相处?阳光够用吗?

不要忘了生长,不要停止爱。好的爱情,大概就是如此简单吧。

成长需要时间,每个人也会面对不同的成长问题。你的男友面对某个成长问题,这个问题是男人的普遍问题,还是他个人的独特问题,与成长的关系不大,总之,你们必须面对这个问题,既不会因为是所有男人的共同问题而变得不是问题,也不会因为是个人的独特问题而变得更是问题。

爱情一直会出问题,爱就是在解决问题中成长的,指望爱情不出问题就像买了一部好车而指望它从不出故障,那是违反规律的。

我有个朋友,他的老婆有次痛得打滚,他是这样处理的,打电话问他妈,他妈说,这种情况,我不会痛,我知道的女人人也不会痛。他于是安慰他老婆:你应该不会痛了,我妈说她不会痛。这句话就把老婆变成了前妻,因为标准答案没有让她止痛。

任何人的痛,任何爱情的问题,都是个例,出现时,不要想着去做民调搞大多数人喜欢的答案,那样不会有爱,因为这样的人人格并没有独立。

祝开心。

连岳

(有问题可邮ilianyue@qq.com)

注:将在公共微信平台尝试新的问答形式,以600字为限,你可以尝试在300字内完成一个问题(不限于情感,但也别太敏感),发邮件给我,或在我微信号上(ilianyue)留消息,我每周会选择几条回答。我们试试新花样吧?

《我不关心世界》有2条留言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