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帮助贫弱

任何人都无法否认生活中有慈善,你被人帮助过,也帮助过他人。

慈善以施舍的面目出现,它与市场的竞争表面上看起来对立。因此不少人对市场怀有偏见,因为市场总是无情地“屠杀”最弱小的竞争对手。

这是双重误解。我们甚至可以说自由市场是人类发明的最大慈善:双方都有所得,交易才可能完成,在一秒钟内同时完成的成千上万的交易构成了市场,其中的人个个满意,这怎么不是善呢?

如果人类社会一直存在帮助他人的慈善,那么,慈善就不只是贫弱者的“所欲”,也是施舍者的“所欲”,它并不是一方所失即另一方所得的零和游戏。一个人做慈善,也许内心感到快乐;也许想获得别人赞扬;也许能让企业形象美好(因此获得消费者喜好);也许利于避税……人主动去做一件事,总是为了获得某种自身的满足,否则无法理解。从这个角度来看,慈善也可视为市场的一种,只不过你花钱购买的不是产品和服务,而是贫弱者的感激,或“慈善家”的名望。

在前期文章《抒情及加税缓解不了贫穷》发出后,有人问:难道不要慈善了吗?难道只要市场的冷血吗?答案来了:在一个自由市场中,“慈善”会成为一种商品,由众多的慈善家和慈善组织去竞争,效率低、浪费善款的腐败者将被淘汰,最终社会资源也会集中在最合格的慈善家和慈善组织手中。

中国有大量的贫弱者,与此相对应的是,中国的慈善组织却并不容易成立。慈善由官方色彩浓厚的组织垄断,像一切行政垄断一样,它丑闻不断、效率低下,而且必然屡教不改。最新的糗事是,全国人大代表、中华慈善总会荣誉副会长周森在2013年两会前期间建议纳“慈善税”:“每个人的工资,必须要有一笔钱进行慈善公益,就像现在纳税一样,超过3500多少税,超过5500多少税,要按照法律的程序,一个慈善立法可以把慈善事业中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慈善捐献是自愿,税收是有国家暴力保障的强制(不交就是犯罪),风马牛不相及。也许中国的官方慈善组织太擅长强行划款的“强捐”,以至于慈善组织的荣誉副会长搞不懂什么是真的慈善。

让人们自由成立慈善组织,自由地去帮助贫弱。肯定会出现极有影响力、美誉度很高的慈善家与慈善组织,他们的威望并不会对政权产生威胁,慈善组织往往会躲避冲突,不参与党争,这样才不会得罪捐款者。相反,官方垄断慈善,却因为强行要做社会或市场的事,却又做不好,从而大大损害政权的形象。

让人们自由地互相帮助,以慈善为名的骗子才无法生存。慈善市场由于有了竞争,也会产生新产品、新服务,比如孟加拉经济学家尤纳斯创立的乡村银行,他与这家银行在2006年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为表彰他们从社会底层推动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努力”。够慈善吧?但这银行的贷款利率很高,是其他银行的两倍,盈利的金融机构为什么算是慈善?因为尤纳斯认为传统的商业银行不敢贷款给穷人,是个错误的判断,穷人的信用未必会更差,他大胆实验,给穷人贷款的权利,从而拓宽了慈善的边界。给钱是慈善,给权利更是慈善。

试想一下,中国的尤纳斯也能如愿办银行、向穷人放高息贷款,去实验全新的慈善理念,那么,中国的贫弱问题,将会极大地得到缓解,民众自己会帮助他们的兄弟姐妹,政府将省很多事,更不必办官方的慈善机构,并让其荣誉副会长胡言乱语。

自由最能帮助贫弱。自由能让市场生长,自由能让权利生长,自由能让慈善生长,自由能让贫弱消失。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