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爱问之有节制地悲伤

连岳老师好,

我的猫丢了,但我首先想到的不是去找它,而是在思考着一些似乎鸡肋的辨证类问题。

不找,觉得它想回来会回得来。本是室内猫的它到户外一开始有点怕,但是后来明显地开心。觉得它在外面也许更快乐,尊重它的选择。也许是它的天性、本能。儿孙自有儿孙福。

找,抓回来关在一房一厅吃睡,跑不开,全世界只有主人,猫权何在?

以上又是否是以小人之心度猫狗之腹?只是以猫狗为内心小剧场YY的大平台?

似乎触到了关于人类是否应该圈养家畜家禽宠物的问题。拔高一点是否也类似于父母对于子女教育态度上的问题?

哭了一晚,看了找猫帖之后我决定在还有希望的时间内努力去找猫,留问题待到以后思考。

如果老师有兴趣,希望看到您回复的想法。接受任何批评。

日西

日西:

昨天刚好看到新华网的一条新闻,说是有个姑娘,每天给去世的母亲写条微博,500多条了。在中国这个“孝”字特别容易煽情的地方,当然是一片感动。我希望这个姑娘过得快乐幸福,却不认为这样执着地怀念去世的母亲对生活有帮助,人应该尽快忘掉悲伤,时间太长还走不出来,并不利于身心健康。

对人如此,对宠物更应如此,悲伤期短点好。宠物的好处是,它能满足人的某种情感需求,但地位没像人那么高,交配前不必请客,去世后不需墓地(最近很贵,人都死不起了)。人人生而平等,大致不错,人猫狗生而平等,那就错了。相应地,我觉得宠物的走失或死亡,伤感不必太隆重。

在孩子与宠物上,很多人表达喜爱与悲伤,容易失去节制,脸上写着:“全世界都要喜欢我的孩子(狗、猫)!”就像自己的情绪不够,似乎也要尽力夸张地演出。这不好。所以我建议你猫走失,哭一晚就算了,虽然有些人会“鼓励”你悲伤得长久两年。

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前不久恭维老婆希拉里,说,“我告诉她,她能活120岁,在我过世后,她还可以再有3个丈夫。”——虽是玩笑,也代表了一种正常的人生观:不要让任何悲伤拖住你,继续快乐的人生吧。除了有3个老公,快乐还包括尽量忘了这只猫。

下次我们一起吃饭时,希望你还是那么开心地和我喝酒。替我向你爸妈问好。——今天这则留言,看着眼熟,最后发现,是我一对好友的女儿写的。

祝开心。

连岳

有问题可邮ilianyue@qq.com或在连岳公众微信(ilianyue)留言。你喜欢这文章,就点右上角分享给好朋友吧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