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爱问之鸡不同鸭讲

{留言一}

连岳:

您好!在县城类似公务员性质的单位工作,空闲时间多,可以用来看喜欢的书喜欢的电影,去乡下走走。但因为岗位的原因,即使闲也不宜随便走动,因此不方便请假出去旅行(因为我是一个很好玩的人),而且这个岗位晋升机会很渺茫,很想听听您的意见?

左右

{留言二}

连岳老师:您好!

我曾经是在体制内工作的人,是那种钱多事少,混吃等死单位。

几年前辞职出来创业。

从经济上来说,刚出来的时候很苦,经常揭不开锅。

不过几年下来,业务还不错,快速发展,我和我的团队即获得了能力的提升,也搭建了一个愉快的工作环境,而且可以拿到相对体面的收入。

抛开收入不谈,哪怕是在揭不开锅的日子,我也很开心,因为感觉每天的工作都在解决用户和客户的问题,这些是真正创造价值的事情,而且也是我喜欢做的事情。

时不时和原来的老同事聚会,基本上每次都是听他们在抱怨,大致意思是:

不公平,自己做的事情最多,但是领导还是喜欢那些谄媚的小人;

不痛快,自己很多想做的事情,得不到同事和领导的理解支持;甚至做的越多,被挖坑和讽刺的越厉害;

不甘心,看着一些当初不如自己的同学朋友,在编制外都好像混的不错,觉得我怎么也不应该比他们差吧。

恰好我这里非常需要一些具有行业背景的人,于是我给其中一些人抛橄榄枝。但是,最后得到的答复一般是:我还是很想来的,不过我老婆(家里人)觉得毕竟公司不是很稳定……

该如何看待这些贪念体制又不满现状的状况?如何才能说服他们?之所以想知道如何说服,是因为我真的希望找到有行业背景的人才加入我们的团队,而这个行业的大部分人都在体制内混。

盼复。

祝好!

两位:

你们的来信,一起放出来,比较有意思。

经常有体制外的人跟我诉说其“焦虑”感:就算这个月挣了几十万,仍然感觉不踏实,万一下个月没收入了呢?我总是这样劝他们:这钱就是摊到十二个月,你也是高收入,有什么好着急的?

更重要的话我留在今天说:自由竞争状态下,上述“焦虑”感和不安全感,是人的常态,它让你保持紧迫,你不敢太放松,得持续努力、持续创新,才能免于被淘汰——你的企业就是世界500强,必未必能睡安稳觉。个人的能力与财富,是在这种状态下积累的。

你想成为一个自由人,必然愿意承担风险,能面对失败与亏损。这是体制外的逻辑。

但公务员逻辑(或体制逻辑)是不同的:那是厌恶风险人群的聚集地,第一位的留言就是例证:轻松稳定的工作之外,还要旅游与晋升的机会,换言之,就是要通吃,不付任何成本得到一切是最好的,当然不可能去冒风险了。——这没什么好怪的,国家提供了这种畸形的机会,趋之若鹜符合人性,只有市场更加公平,体制外的机会多了,这种浪费人才的趋势才会改变。

试图从厌恶风险的人群中招募不惧怕风险的工商业人才,这叫缘木求鱼。

那么多优秀的大学毕业生,那么多体制外的自由人,那么多渴望去陌生领域冒险的人,把机会给他们,那才是正经事。

祝开心。

连岳

(有问题可邮 ilianyue@qq.com 或在连岳公众微信 ilianyue 留言。你喜欢这文章,就点右上角分享给朋友吧)

P.s. 周日不更新,祝各位周末愉快。原文阅读链接为《走神》电子书。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