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太胖,那是袁隆平的错

连岳您好,

我31岁,单身,目前母亲来沪与我同住数月。母亲命运坎坷,四岁丧母,成长过程中,外公对她非打既骂,没有享受过家庭的温暖。

嫁到我家后,父亲生性懦弱,大家庭一向待她不善。从小看她绝食卧床数日对人不理不睬离家出走与邻居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吵与家族的人吵辱骂父亲,以至于几年前我还会做梦梦见自己到家门口时内心的紧张,生怕她又在生气。怎么说呢,我觉得她这一生固然不幸,但大部分的不幸其实是自己造成的,

如果一个人的周围从来就没有过好人,那应该就是这个人的问题了吧。而我母亲就是这样的人,这么多年来,族人邻居亲戚熟人,到现在我父亲哥嫂和我,甚至她在小区花园遇见的陌生人,总之,在她眼里都不是什么好人。

平时聊天,无意中说的话,一旦走心,她会琢磨延伸得出风牛马不相干的结论然后默默怀恨在心,随后不经意间用恶毒的语言提起,并且不听任何解释。她的记性并不好,但关于别人对她的不好,她可以一件一件从她记事起讲到现在,详细到每一个细节。过去几个月与她的同住,大致还算不错,每天下班回家听她絮叨,从一开始的忍不住跟她急说你这样讲是不对的,到后来她讲什么我都不吱声,但心里挺堵的,太多对人对事悲观负面的评价,我也不知道自己被影响了没有。

期间因为无意中说的话引起她情绪失控,跟我大闹几场,说了很多难听的话,包括对我的极度贬低,我大哭几场伤心欲绝。后来慢慢我发现自己的精神状态开始不好,抑郁焦虑,对人很不耐烦,干什么都提不起劲儿,总觉得自己一无是处人生无聊透顶如果有勇气不妨自杀。最近两周这种状态越来越严重,已经到了无时无刻不心慌的地步,什么事都无法专心做,需要不停地找人喋喋不休暂时缓解内心的焦灼感。

同事建议我让母亲离开,但因为家庭的一些原因,我清楚她目前最好的选择是跟着我,吃住条件是她能得到的最好的。所以在孝顺和自我生活之间,我就这么一直挣扎着,希望她在我身边享些福尽些自己的孝心,但另一方面又是自己生活状态的越来越糟糕。

以目前的一件小事为例,昨天我状态很差,工作上很多紧急邮件根本无心处理,下午逃班回家,整理了半天房间晚上又出去跟朋友吃个饭聊聊天状态才算有所好转。临睡前母亲讲起她白天跟一老太太的交谈,然后就说自己一辈子没一件顺心事,在她刚刚比划着准备第n次痛说家史时,我打断她:每个人活着都不容易,你不是最惨的那个,可没有人像你一样整天觉得自己惨整天把这些事情挂嘴上,以后不要老觉得这个不好那个不对,我都被你影响得年纪轻轻对生活悲观绝望想死了。

说完我也没觉得有何不妥就洗洗睡了。今天早上我醒来时一向早起的她还没起床,我也没在意,还想着要不要喊她。结果,忽然她就开始哭诉了,要离开上海,不去父亲那里不去哥嫂那里,说随便去一个地方随便死在哪里,然后就是家史痛诉辱骂哭泣和卧床不起,我做了早饭她也不吃,后来我忍不住大哭起来,问她我该怎么办。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我连自己都解救不了,我更是不知道该如何解救踏青。。。

我不知道该留她还是让她走

谢谢

一个现在很想死的人

一个现在很想死的人:

你的留言,发现你前后写了三个小时,写完可能心情会好一点吧。过于愤怒、郁闷和绝望时,花几个小时写写日记、邮件和留言,梳理一下,有利于心情平复。

像你母亲一样的人,有不少,并非只集中在老年人身上,年轻人也有许多,只不过他们还没有晚辈以供唠叨,因此看起来症状不明显。他们一般用这条理由打天下:我不牛逼,那是因为世界欠我的。

人总是不爱批评自己的,人的任何不快、不幸,都可以在自己身外找到原因,找久了,变成行家,就是自己变胖,也可以怪袁隆平把粮食产量搞得太高。

人在暴力、歧视等极端环境中成长,性格容易出问题。这就是不幸的人有双重不幸,你开始是受害者,后来模仿成了施害者。

不幸不是财物,不要当传家宝,如果碰上施害儿女的父母,该怎么办?你有一点做得对:提醒她,这是不对的。她刚开始会抵触,未必听得进去,但是至少知道你不喜欢,不愿意听。千万不要强迫自己满腹委屈听完,然后情绪变得绝望——这不是孝顺,这是受虐待,是放大及继续上一辈的不幸。

然后,就是不惧怕威胁:她想走,就让她走吧。她有地去,两人相安无事;她无地去,要回来依靠你,那就能学会尊重你的意见。

祝开心。

连岳

(有问题可邮ilianyue@qq.com或在连岳公众微信 ilianyue 留言。你喜欢这文章,就点右上角分享给朋友吧)

P.s. 阅读原文链接为《走神》电子书。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