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越疯人院

这次雅安地震,我几乎没有发任何微博。除了转了一条谷歌的寻人服务,它确实是利用网络海量资讯提升寻人效率的好发明。要了解灾情,就看看通讯社的消息。

我没有祈福、没有点蜡烛、没有发爱心。如果这些小图标能让受伤者愈合,使遇难者复活,我想我是会做的,可惜它们不能产生医学奇迹。

我对各类救灾指南、激情转发和捐款号召,基本上抱持的态度是:“先冷静几天再说吧”,视其为无法定义的噪音。

还好,几天过去了,看看评论,只有一人逼我表态。

这是上次汶川地震后的收获吧,理性的人多了起来,尊重他人选择的人也多了起来。

2008年那次地震,最可贵的价值生成是王石先生的建议:万科只捐200万,并建议每个万科员工捐款不要超过十块钱。

王石当时说,“对捐出的款项超过1000万的企业,我当然表示敬佩。但作为董事长,我认为万科捐出的200万是合适的。这不仅是董事会授权的最大单项捐款数额,即使授权大过这个金额,我仍认为200万是个适当的数额。中国是个灾害频发的国家,赈灾慈善活动是个常态,企业的捐赠活动应该可持续,而不成为负担。万科对集团内部慈善的募捐活动中,有条提示:每次募捐,普通员工的捐款以10元为限。其意就是不要慈善成为负担。”

我对王石不太了解,仅凭这个事件,以后在讲起中国企业家时,就无法忽略他。这是企业家精神的一次普及:企业不是慈善机构,它最重要的功能是为股东赚钱,赚钱的同时,它纳税,政府收这些税,已经做出承诺:我们会做好救灾工作。

灾难发生时,企业拼命比赛捐款,会造成双重损失,一是政府可能违背救灾的承诺,浪费了原本应该救灾的税收;二是企业的经营受害,头脑一热导致现金流出问题,企业可能就会垮掉——员工失业、股东损失,那也是灾难。

所谓的企业家精神,就是你经营企业的时候,理智一定要战胜激情。盖茨的慈善基金世界一流,可他经营企业时发慈悲让人随便盗版,那微软早破产了。

我也许不是企业家,也并不经营企业,企业家精神对个人有用吗?

很有用。你是自己的主人,你就相当于你的企业,而且是经不起失败的企业,更不能让激情毁了自己,也不能让自己的激情毁掉他人。理智在逃生时很重要,理智在你的成长中很重要,越是文明的社会理智就越多,当人人试图用企业家的角度想想问题时,理智就会多起来。

当一个人视这点为当然,那就是一个理智的人:任何人有权和我不一样,任何人有权做他认为该做的事。

你点蜡烛祈福,你不要去骂那些吹蜡烛吃蛋糕的,反之亦然;你免费发放物品,你不要去骂那些加价出售商品的,反之亦然;你捐款,你不要去骂那些不捐款的,反之亦然;你认为灾难发生时该念念经,你不要去骂那些去KTV的……当一个人身后有强势支撑时,容易去逼迫他人,以为和自己不一样的人,就是错的。

就算他人选择了错误的生活方式,也是权利。正如你抽烟、睡懒觉、喝醉、不爱锻炼。

五年前痛骂王石的人,现在很多表达了歉意。也由此可见,一个不同的声音,是多么宝贵的财产。感谢当时愤怒的人群没有用石头砸死王石。当然,这次逼表态、逼捐的声音不如2008年,也许是因为这次地震的危害小得多,如果是同样当量,也许,逼迫的声音还是一样响亮。

有人不解,王石不提醒,把身家全捐出来的人也不多。你在微博上随便转发几条,点点蜡烛,发发爱心,图标都是现成的,为什么不做的呢?——这确实是个逃避的好办法,但是理智与自由也是这么一点点失去的,人不会一夜间成为奴隶,都是一步一步退让成为奴隶的。我们屈从他人的逼迫,做违心的事,那就是奴役的开始。

一个人,不应该假装悲伤,即使悲伤显得美,也不要去占这种便宜。如果你逼迫自己和他人“悲伤”,那你就参与制造了一个虚伪的世界。虚伪的世界,它的爱,它的力量,一定小于真实的世界。

最后,我想汇报一下这几天的生活,我没有伤心到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只是像往常一样正常生活,因为周末,喝了两瓶红酒,看了一场电影,而且不准备捐款,我每年纳了不少税,这次地震,并不是个大灾难,政府有足够的钱和物资去救援、去重建,它应该做好。

任何灾难发生,我想做的,都是正常生活,这是应对灾难的最好办法。如果情绪亢奋、放弃理智就能救灾,那疯人院才是爱心人士的最好归宿。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