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制自己长一智

连岳老师:

打扰了。

由于我的大意,被诈骗电话骗了不少钱(已报警,但找回可能自知甚小)。普通不过的骗局,但是由于我的不加思考和着急,而上了当,事后想起来才懊恼不已。我只是一个大学生,一万多的数字几乎是一年学费,又想想家里人不舍用钱,给我的生活费倒是非常宽裕,更是觉得愧对父母。

我也有宽慰自己,所谓吃一堑、长一智,就当是花钱买教训,以后一定谨慎小心。

希望老师能给我一些建议或其他。

祝好。

   

L

L:

上了普通骗局的当,作为一个大学生,这是不应该的。作为一个正常人,都是不应该的。

过于苛责自己,当然没必要,也于事无补;可是,过于容易原谅自己,也对不起家人,更长不了“一智”,反正轻轻松松就过去了,不会放在心上。

记得前不久有个新闻,说是一个大学生,一时冲动,贷款买了一部iPhone,后来财政困难,就在课余去工地搬了几个月的砖,还上了这笔钱——我觉得这才是“吃一堑、长一智”,你得有修补错误的行为。

同样是大学生,我觉得你也能找到各种打工的机会,不如订个计划,想办法在一年的时间里,把这一万块挣回来,这是你欠父母的钱,还是要还的,你不干活他们就得多干。

祝开心。

连岳

连越老师你好,

我是一个普通的大三学生,像大部分这个时期的学生一样,有些浑浑噩噩,每天过得比较无聊,除了一些需要做的任务,闲下来的时候感觉特别没有意义甚至心慌,我自己也经常想,或许自己是没有梦想,没有动力,像行尸走肉一样,最大的问题是,我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喜欢什么,也许这是很多人的问题,闲下来的时候只有玩一些社交工具,但最后感觉还是空虚无聊,我想请教连岳老师,怎样才能有一个好的状态,怎样才能稳下心来找一个喜欢的东西,最近发现大脑反应都迟钝,没办法逻辑的分析一些事情。

疯未来

疯未来:

先从不刷社交网站开始。

成功的社交网站(或社交工具),就是越能让用户上瘾越好,虽然里面多是些小猫、小猫和小孩,男默女泪加陈年段子,但你还会是不停去看留言,杀掉无数时间。而时间,是人最珍贵的资源,永远无法再生。

我几乎所有社交网站(社交工具)都使用过,给自己找的理由是,作为媒体人,不了解这些是失职。一度也上瘾,每天在上面花很多时间,跟着鼠标到处溜达。

解决办法一是要事优先,把每天该做的事做完,然后再上社交网站。

我还推荐你在浏览器(我用的是chrome)加个控制浏览时间的插件,每天给自己一定的时间定额,比如60分钟,一超过,它就自动限制你上社交网站,它至少能提醒你漫无目的地耗费了多少时间,一到点就会警醒一些。

祝开心。

连岳

有问题可邮 ilianyue@qq.com 或在公众微信号 连岳 留言。你喜欢这文章,点右上角可分享给朋友。

左下角阅读原文链接为《格列佛再游记》电子书。

浪费无法提供保障

前几天去看电影,在开映之前看到本地一家齿科医院打的广告,它就在我的住处附近,仔细想想,家周边至少有三家私立齿科医院。

中国喊了多年医疗资源不足,县级以下的医院,几乎处理不了什么像样的病情,治点大病,病人都不得不挤破脑袋到大中城市的医院。

为什么齿科医院偏偏到了需要打广告争取消费者的地步?

我这几个月恰好在看牙,齿科的绝大多数项目医保并不报销,因此听从妹妹的建议,选中一家她看过的私立齿科医院,她的推荐语是:就个人经验来看,它的医疗和服务水准一点不比美国的齿科差。

由于我牙齿出了大状况,在三个月内接受多次治疗,从洁疗、拔牙、根管治疗到补牙,花了一两万块,不算是小钱,可每次付完钱,我都会感叹:与他们的服务比,这钱收得太低了。

只要提前预约,你不需要挂号、不要排队,提早一天医院会提醒你就诊时间,按时到达诊所(作者注:在这城市最好的写字楼里),医生护士一刻不停开始治疗。人人笑容可掬,治疗完毕,医生还会恭送你到休息结账区,给你倒杯水。某次由于我发现了他们服务的一点纰漏,还获赠一支牙膏。

让我印象深刻的细节之一是,第一次就诊医生建议我开始使用齿缝刷,这种工具我没有在便利商店见过,问他:在哪里可以买到?你们有卖吗?他说:有啊,你也可以在淘宝上买,可能便宜一点。在我看来,这就是得了服务业的精髓,自然而然地站在客户的角度思考问题。

我没去过公立医院看牙齿,无法直接对比。但去年左手小拇指皮肤上长了个硬块,去了公立医院,治疗很简单,用低温液氮冻死病变组织,回家等它结疤、脱落即可。即使看这样小得不能再小的病,也得耗费大量的时间:先排队挂个号(作者注:期间要制止插队的家伙,医院是没人维护秩序的)、拿着挂号单再到皮肤科候诊,又得花不少时间;医生看完病、开完药,你还得拿着医保卡再次出来刷卡交费;排队取药;再去排队治疗——这时候,可能不幸的事情发生了:治疗室的液氮用完了。

在治疗室,我发现医疗资源在这个局部是过剩的,几乎每次都有三两个医生护士在聊天:孩子、股票和房子。

由于病情一再反复,我多次出入同一家公立医院,观察的情况几乎相同:患者大量的时间浪费在排队上,有一些医护人员的时间也浪费在聊天上。而我还没什么可抱怨的,毕竟每个环节的人都做了事,制度设置就是如此。

同样的事,同样的城市,同样的人(作者注:可能一些私立医院的医生就是从公立医院跳槽过去的)为什么私立医院就解决了患者与医生无谓的时间浪费呢?理由不复杂:让患者浪费时间,这种服务体验差,等于把赶患者给竞争对手,而让自己的医护人员浪费时间,那跟烧钱一样,是无法原谅的疯狂举动。

公立医院却并不在乎,许多职位干多干少一个样,那就少做一点。也并不担心竞争,因为公立属性,总的来说,干多了钱未必多,干少了也不会倒闭——这也能解释为什么医疗资源全集中在大中城市,有谁辛苦从医学院毕业,愿意去小城市(乡镇)拿更少的工资呢?

有人反对医疗市场放开,认为人人都有治病的权利,只有公立医院才能承担这种职责。在我看来,恰恰相反,正因为不放开,无竞争,勤奋与学识得不到相应的报酬,正常人都会选择偷懒,大量资源闲置在公立医院。本意是人人生病都可以治的公费天堂,得到的现实却是人人的病都治不好。

更重要的是,一个国家的财政是几乎无法承担医疗保障的,你一定见识过尽量多开药、尽量多报销的例子,多用一分钱就多赚一分,无人会替医疗保障系统省钱,反而认为浪费才能赚回自己的份额。效率低也有利于医疗保障系统,这样它支付的钱就少,你拖死在家中,医疗保障系统不用付一分钱,你高效住进了医院,它就得源源不断付钱。

我有个朋友,跟我说过一个自身的故事,足以证明一切公费保障系统最后都会破产:

此人回家请父母去酒店聚餐。父母节俭,看着菜单觉得每道菜都贵,全是毫无必要的浪费。等得不耐烦后,这孝顺的孩子想出一计,骗他们说,没关系,这饭钱我可以拿回单位报销。二老一听,双眼放光,神情愉悦地从鲍鱼鱼翅开始,什么贵点什么。

所有的公费保障系统,医疗保障也罢,养老保障也罢,都只不过鼓励你浪费别人的钱,一个人人争相浪费的系统,不可能提供更优质的服务的保障,只会减少服务,它只不过是让人听起来开心的谎言罢了。

私立牙科医院高效优质的事实,也许可以让决策者下下决心,彻底放开医疗市场,从而避免浪费和医疗资源的严重缺乏。只要有足够多的报酬,偏僻的乡村,也不会缺好医生。

到此一游

连岳:

我在博物馆工作,和同事聊埃及涂鸦刻字那个事情,我们也同样头疼这个“到此一游”。我的体会是,穷太久了,烙进骨头里了,一两百年改不过来。

杰:

贫穷容易扭曲人,也可能让人养成更多的坏习惯,但是“到此一游”的涂鸦刻字,和金钱上的匮乏并无太大关系,毕竟旅游的人,相对都阔一些。

人纪录自己到达的地方,这冲动完全可能理解,这如许多动物用尿标识边界一样。孙悟空在如来的掌心又是尿来又题字,因为他具有人和动物的双重属性。现在有了相机和智能手机,完全可以抛弃这种原始的纪录方式了。

为什么还有那么人喜欢刻字,甚至孩子们也养成了这个习惯?我理解为,这是教育的贫穷,尤其是家庭教育,可能在成长过程中父母从来没告诉他们这样做不对,甚至父母本身就是刻字一族。

有次我在下午空闲期等电梯,在我之上,还有十几层,发现电梯每层都停,我猜想可能是清洁工在逐层收垃圾。我猜错了,电梯门打开,只见一个怒容满面的姑娘,还有一位老太太抱着小孙子站在门边,这孩子按电梯按键玩,每一层都亮着。他见有些熄了,再次伸手去拍。老太太开心地回头望我们,我觉得,莫扎特的父亲发现孩子是音乐天才时,也不过这种神情吧。

我只好说:你不能让孩子这么玩,这样会浪费大家的时间。

老太太神情大变,马上说:好,好。然后抱着孩子往后退,让孩子够不着电梯按键。

我长相斯文,她没必要怕我,我觉得原因是她从来不知道这么做不对,即使她很老了。

就是这样,有些道理和规矩非常简单,有些人就是一生也不知道。不要给别人添麻烦;不要损害别人的物品;要守秩序;不要问别人隐私;这些似乎人人都知道的教养,有人偏偏可怜到从没人教,所以才有孩子得意洋洋去刻字。

也许真像你说的一样,在很久以后,它才会慢慢消失。

祝开心。

连岳

有问题可邮 ilianyue@qq.com 或在公众微信号 连岳 留言。你喜欢这文章,点右上角可分享给朋友。

左下角阅读原文链接为《格列佛再游记》电子书。

三好男人

连师傅:

我已经围观你的文字15年了。那一年我高考失败,开始复读,同班一个写文章爱做小强填字的强人带领我读南方周末,由此结识了你的文字,也奠定了我整段青春的基调。南周我很早已经不读了,而你尽管一再搬家,我还是没被甩掉。你可能厌倦了每个人找你说上这么一段,貌似要索取一颗阿尔卑斯一样。而实在是因为觉得这15年时间太重要太漫长了,所以唠叨了半天,算是自我总结吧!  

言归正传,跟读到昨天微信,发现你还真的是在随便聊聊天,我们大家是在群聊。这样的文字回归了文字的本意。比中国梦之类社科院话语带劲多了。我想问:我在银行上班,没有大追求,只是养家糊口,生养着一个三岁男孩,很享受家庭生活,如若能破除经济压力还想生一个。我一点不爱应酬,只想做宅男,好儿子,好父亲,好老公。虽然偶尔也幻想能有一台Q7,但若要牺牲上述愿望则可以安心地醒来。我经常自问,我这能算别样人生吗?是不是枉走一生?人生高低优劣的坐标到底在哪里?老了的那一天能否保证不会自责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

俊星

俊星:

下面这个故事值得推荐。

说是一个严肃的人来到餐厅,服务生问他:你吃点什么?

他说:随便。

又问:那你喝点什么?

他说:随便,我正在思考重要问题。

服务生问:到底是什么问题,能告诉我吗?

他说:我在思考怎么样让人类活得更好一些!

服务生笑了:那不就是吃好一点喝好一点嘛,你还是认真点菜吧。

“我这个人追求精神”,说出来写出来总是气势宏伟一些,而物欲却让人鄙视——这点风气的造成,写文章的人要负很大的责任。

今天我来修正一下,在我看来,如果目标能用物质加以标识,也就是可以量化,那反而是好事,比起追求精神这种虚无飘渺,更不会误人子弟。

有人追求爱心,但行为却无比残酷;有人追求进步,但却恨不行杀光“落后”的人,怎么看都不对劲,但你还不容易说服他改变,这就是标准无法量化的恶果。

我喜欢人们追求物质,人类工业文明以来的好日子,说白一点,就是物质欲望得到了极大的满足。物质一点不比精神低贱,洗衣机和管道煤气的普及,比一千个女权主义者带给女性的福利都要多;市场经济给人公平逐利的机会,比人类有史以来所有布道者颂说的慈善都要多。

当一个三好男人(好儿子、好父亲、好老公),是个了不起的成就,没有虚度这一生。这样的人生更经得起追问,至少你对四个人好。如果只顾追求某种理想,后来发现它是错的,那人生才是悲剧——这悲剧好像大规模发生过几次。

再伟大的理想,多严肃的问题,回到基本点:对自己和家人好一点,总是不会错的。

祝开心。

连岳

有问题可邮 ilianyue@qq.com 或在公众微信号 连岳 留言。你喜欢这文章,点右上角可分享给朋友。

左下角阅读原文链接为《格列佛再游记》。

不杀同学不喝酒

Wang问:

   请问您有什么比较好用的方法,能让我既滴酒不沾,又能尽量不影响工作吗?我是做媒体工作的实习生,厌恶喝酒,可周围酒风很盛,我很苦恼。我是男生,女朋友也面对着同样的问题。

连岳答:

酒桌上没有折衷主义:各位师傅,我酒量不行,只喝一点,你们慢慢拼吧。你周边酒风凶猛的话,想只喝一点的人,往往是第一批攻击目标,最快被消灭。

你要么当酒神,把所有人放倒,至少同归于尽。要么就宣称彻底不能喝:我有心脏病,我有肝炎,我怀孕了!如果称病影响你将来的择业,那还有个演技派出路,只要被逼喝第一杯,你就佯装醉倒,把滴酒不能沾的名声做大。

  这样的后果是你要演一辈子,从此真的不喝,不要走过来一个你景仰的前辈,你就先干为敬,那样就糟了。一个会喝的人装成不会喝,这在中国,严重程度相当于出轨吧?

   真不会喝酒的人,一般人是不会灌的。来灌的也不是好人,大胆不鸟就是了。

AP问:

   连老师,我是一名大学生,周围的同学中有许多家境好的,有的已经有房有车了,请我我如何能够控制住自己的欲望,尤其是物欲,平心静气的对待很多事情呢?

连岳答:

家境好不是同学的错,正如家境不好不是你的错。人并无办法选择父母,投胎不像竞争奖学金,别人得到了,就是你的失去。

你没有能力在读大学时买房买车,那就只有等工作后再挣钱买了。告诉自己无论多生气,钱也不会多起来,可能心情会平静一点。人生才开始,也许再过二十年,你是班上最阔的一个。

物欲不是坏事,人类的发展,仔细想想,多是由物欲趋动,对某物的得到,需要你的能力,这迫使你变成一个更强的人。只是“我得不到,别人也不应得到”或“我得不到,得到的人就是坏人”,这类思维不仅满足不了自己的物欲,还将把自己变成一个更弱的人。

   对了,不要杀同学。

不懂夜的黑问:

   老师您好!最近交了一个朋友,我们是同事,在我可能是孤独的时候和她吐露了一些家里的私事,她说会保密,说了之后我也觉得太轻率了。也有点担心。到现在发现她在到处说。我该怎么办?

连岳答:

   明确告诉这个朋友,你知道她在传播你的私事,希望她立即停止。

   当然,她可能不会停止,因为警告也许让她更兴奋。

   不再跟她当朋友。以后再也不要跟人诉说你的私事,并指望他人保守秘密。你的秘密只有自己能保守,一离开你的嘴,它就会成为别人的谈资。

有问题可邮 ilianyue@qq.com 或在公众微信号 连岳 留言。你喜欢这文章,就点右上角分享给朋友吧

左下角阅读原文链接为连岳的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