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好男人

连师傅:

我已经围观你的文字15年了。那一年我高考失败,开始复读,同班一个写文章爱做小强填字的强人带领我读南方周末,由此结识了你的文字,也奠定了我整段青春的基调。南周我很早已经不读了,而你尽管一再搬家,我还是没被甩掉。你可能厌倦了每个人找你说上这么一段,貌似要索取一颗阿尔卑斯一样。而实在是因为觉得这15年时间太重要太漫长了,所以唠叨了半天,算是自我总结吧!  

言归正传,跟读到昨天微信,发现你还真的是在随便聊聊天,我们大家是在群聊。这样的文字回归了文字的本意。比中国梦之类社科院话语带劲多了。我想问:我在银行上班,没有大追求,只是养家糊口,生养着一个三岁男孩,很享受家庭生活,如若能破除经济压力还想生一个。我一点不爱应酬,只想做宅男,好儿子,好父亲,好老公。虽然偶尔也幻想能有一台Q7,但若要牺牲上述愿望则可以安心地醒来。我经常自问,我这能算别样人生吗?是不是枉走一生?人生高低优劣的坐标到底在哪里?老了的那一天能否保证不会自责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

俊星

俊星:

下面这个故事值得推荐。

说是一个严肃的人来到餐厅,服务生问他:你吃点什么?

他说:随便。

又问:那你喝点什么?

他说:随便,我正在思考重要问题。

服务生问:到底是什么问题,能告诉我吗?

他说:我在思考怎么样让人类活得更好一些!

服务生笑了:那不就是吃好一点喝好一点嘛,你还是认真点菜吧。

“我这个人追求精神”,说出来写出来总是气势宏伟一些,而物欲却让人鄙视——这点风气的造成,写文章的人要负很大的责任。

今天我来修正一下,在我看来,如果目标能用物质加以标识,也就是可以量化,那反而是好事,比起追求精神这种虚无飘渺,更不会误人子弟。

有人追求爱心,但行为却无比残酷;有人追求进步,但却恨不行杀光“落后”的人,怎么看都不对劲,但你还不容易说服他改变,这就是标准无法量化的恶果。

我喜欢人们追求物质,人类工业文明以来的好日子,说白一点,就是物质欲望得到了极大的满足。物质一点不比精神低贱,洗衣机和管道煤气的普及,比一千个女权主义者带给女性的福利都要多;市场经济给人公平逐利的机会,比人类有史以来所有布道者颂说的慈善都要多。

当一个三好男人(好儿子、好父亲、好老公),是个了不起的成就,没有虚度这一生。这样的人生更经得起追问,至少你对四个人好。如果只顾追求某种理想,后来发现它是错的,那人生才是悲剧——这悲剧好像大规模发生过几次。

再伟大的理想,多严肃的问题,回到基本点:对自己和家人好一点,总是不会错的。

祝开心。

连岳

有问题可邮 ilianyue@qq.com 或在公众微信号 连岳 留言。你喜欢这文章,点右上角可分享给朋友。

左下角阅读原文链接为《格列佛再游记》。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