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厦门BRT纵火案

6月7日厦门BRT纵火惨案至今(9号)两天,事情似乎已经落定,嫌犯陈水总发现了,他的生平经过媒体报道,尽人皆知。

作为一个在厦门居住了近二十年的新厦门人,这案件能在细节上一一对上号,感觉更不同。上世纪九十年代,有一年多时间,我上下班时常走陈水总居住的局口街,它是与厦门最繁华的中山路垂直相交的一条短巷,宽度仅供三人并肩通行,当时有些小饭店、发廊、小旅馆、有个把私刻公章的、还有几人手拿一叠钱换外币,是一条生机勃勃的小巷。

我也坐过一次傍晚下班高峰期的BRT,从第一码头上,到7号事发的金山一带时,已经非常拥挤,上车的人涌进,下车的人出不去,偶有零星口角发生。这是高峰期公共交通的常态,生活在大中城市的人不会陌生。

希望警方逐渐公开案情,将证据链呈现给公众和法庭,最后证实陈水总即为凶犯。

这几天看各类分析文章,和此类惨案发生后的文章大同小异。

一类批评政府的角度:是政府逼急了陈水总。他一生都不幸,年青时上山下乡,回城后没有工作,经营各类生计全不顺利,最后年龄都搞不清楚,政府工作人员又拖沓推诿。可是有这类遭遇的人很多,多几个人以为“如此纵火也合理”,那么,每座城市每天都会起火。这么批评政府,有一点道理,但要找出直接因果关系,又不可能。

另一类是政府的角度:陈水总自己急了,跟政府无关。陈水总说的是一面之辞,他曾经工作几个月就不干了,没有取缔他经营的纪录,他脾气急躁、他不爱说话、他喜欢吵架。可是这样的人也很多,也得不出他一定会纵火的结论。这么说或许能暗示他不可理喻,但也没有因果关系。

总之,事情发生是有原因的,但不能知道具体原因落在哪里。

你要让我得个结论,我就只能说一句废话:不幸的人值得同情,那些惨死的遇难者更值得同情。尤其是身处厦门,知道一些死难者的细节,比如这个:有两位同事一起等那辆死亡BRT,车来了,因为太挤,只能上一人,其中一位怀孕六个月的先上了,不久,这位坐几站就能到家的准妈妈就被烈火吞噬。

中国能防止这类惨剧吗?虽然高人提出了诸多方案,依我看,答案依然是:不能。

政府部门可以起高墙,层层增加安保,像躲在据点里一样,大大降低被烧的可能。不过,这也让门更难进,脸更难看,事更难办,怨气更重,社会隐患更多。

飞机可以安检、地铁可以安检、最后BRT也能安检,那么,公共汽车怎么安检?大街上密集的人群怎么安检?真要实行,社会几乎无法运行。只要一个人想死,对无辜人群又毫不怜悯,那么,谁也阻止不了他。

有媒体称,陈水总当时上BRT后来回几趟,坐到集美大桥下车又坐回来,然后挑了一趟满员车。这恶意揣测有点想当然,一是高峰期所有车都满员,二是他的举动也有可能是在下死的决心,求生是人的本能。

也正是依靠人的求生本能,使绝大多数不幸的人选择隐忍地继续生存。我们得感谢这些人的善良,不是那些花言巧语的宣传,更不是压制不满的维稳。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