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魔

连岳你好。

我是大二的学生。现在的我比以前多了许多烦恼。偶尔会在宿舍发脾气。可是舍友也不安慰我。事后还跟我说都不敢和我说话了。因为不知道怎么就把我惹生气了。我开始觉得自己发脾气不好。就尽量控制。可有时候觉得委屈。他们心情不好时我都会安慰她们,可。难道还不允许我心情不好吗、其实我只要发泻一下就没事了啊,反正。我觉得以后也不跟她们说心事了。也不敢表现不开心;可是我觉得压抑,怎么办啊。

    安安

安安:

舍友不喜欢你发脾气,那你就不应该发脾气。宿舍是大家的,他人无义务承受你的负面情绪。

你会安慰心情不好的舍友,这事和别人讨厌你发脾气完全无关。其中的报答条款是你自己设定的:我今天安慰你,你以后也要安慰我。舍友并没有答应这个条件。她们甚至都不知道你心里是这么想的,单方签订的条约无效。

这也不能怪你,因为太多人这么想事了,明明是自己的选择,却偏偏要别人提供报酬。这是强买强卖。有些人强行给人一点好处,一点东西,几本旧书,一些钱财,然后就得从别人哪里收获双倍的回报和感恩。说一声,我这是为人类谋福利,然后就要人类当你是圣人。我只想说,请出示人类与你的契约吧。

不要强加于人,更不要强行要求他人安慰你。

祝开心。

连岳

连岳老师:

我是一个大一的学生。不瞒你说,我在高中的时候,喜欢幻想,并且是痛苦的幻想,为此咨询过学校心理老师,但是在一个星期后,心理老师将我的情况告诉了学生处老师,被迫停学去精神病医院看病。我自然是不会让他们得逞,我有了医院健康证明重回学校,但却自此不相信任何人。之后我的幻想渐渐消失,可每过一年就会好像发作一次。那段时间我非常痛苦。上了大学,我以为可以逃出生天,我和周围的同学保持和睦甚至活跃在学生会部门中,比赛活动也积极参加,我以为我可以生活的好了,可是内心却从未轻松过,我很痛苦,最近脾气也很暴躁,与人说话也很冲,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克制心魔,我的心从来没有真正的快乐。

小明

小明:

心理和生理一样,都会生病,病不可怕也不可笑,有病不治才又可怕又可笑。

仅凭三百来字的邮件,我判断不出你有没有病,换个最杰出的医生,他也无法得出结论。

我想问你,你高中时为了不让老师“得逞”,从医院开了“健康证明”回校,这张证明,是医生经过认真负责的检查得出的结论,还是像有些人那样,通过关系或贿赂,让医生闭着眼睛开了张你需要的证明?

若是后者,你自己又为幻想和心魔所苦,我建议你还是去看看医生,有病还是早点治,拖成大病,以至于再也无法承认自己有病,那才麻烦大。

祝开心。

连岳

有问题可邮 ilianyue@qq.com 或在公众微信号 连岳 留言。点右上角可分享文章。

左下角阅读原文链接为《i问连岳》电子书。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