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腐败”的合理性

可能你也有这种经验,家人或好友生了大病重病,此时的第一反应是找找关系,好医院和床位和主治的好医生,全是稀缺资源,靠排队得到的概率太低。

病治好了,请帮忙的朋友约医生吃顿饭,非常合中国的人情世故吧?没人会骂。如果我经商卖衣服,这医生来光顾,定价五千的衣服,我卖他五百,投桃报李,说起来还挺感人的。

吃饭很累,又耗时间又营养过剩,医生也未必喜欢我卖的衣服,那么,我算一算,医生此次的劳动值一万块,我直接给他钱。这事为什么骂的人就多了呢?为什么就会认为医生是“腐败”和“人品低劣”?

两种方案性质一样,第一种是原始的物物交换,为了得到好医生的服务,我提供了一顿饭和一件打折的衣服;第二种是高效的间接交换,我花钱买医生的服务,至于他要用钱买什么,那是他的事。间接交换更合理,双方都省事。

现实却逆着来,直接给医生钱,许多人痛骂,监管部门也好查,而物物交换的方式却几乎无迹可寻,可以预见,对所谓医生的“腐败”查得越严,物物交换的方式就会越流行。当人们无法直接用钱交易时,他们就会用物品、用关系、用资源、有期权,甚至用身体进行交易,他们会创造出各类交换的“新货币”。好医生少,你得到就需要付出相应的价格,禁止交易,却指望好医生大量出现,这是神经错乱的想法。

中国的医疗改革,至今还在怀疑市场化。医生的法定工资,实在是一般。这让医生几乎看不到前途,他既无法在市场中得到合理的收入,在医院守规矩拿钱,报酬又过低。此时,从药商手里拿回扣和收受病患私下的赠予,就是弥补其收入不合理的途径了——而这些,又全算是“腐败”。

中国还有人愿意花大价钱培训自己当医生,中国的医院还能发展,其实靠的就是医生的“腐败”,它间接行使了市场功能,如果这条路彻底掐死,可以想见,接下来医疗资源更加匮乏,病人更加没有希望,医生改行的也会增多,医学院也招不到好生源。如此恶性循环,医院的普遍衰败,就是必然的。

7月23日,央视新闻报道了漳州市纪委查处的医生腐败案件:“从今年年初至今,他们用了近半年的时间,共发现市直区县73家医院涉嫌医疗腐败,包括22家二级以上的医院,无一幸免全部涉案。案件涉及到全市1088名医务人员、133名行政管理人员。”案情主要就是吃药品的回扣。多查几次,坚持查几年,漳州的医院就不会有医生了。

闽南三角,厦门泉州和漳州,漳州经济最落后,不是没有道理的,但愿厦门和泉州的纪委不要干同样的蠢事,给医生留一条市场化的后门,让他们有机会“腐败”。

像老大哥一样严密监视,发动各种举报和群众运动,尽力把医生的收入钉死在工资条的数字上,这就相当于设定了最高工资,原本月薪两万留得住人才,你让人最多拿五千,结果只能是人才的供给不足。

许多人有天真的愿望,认为医生是救死扶伤的高尚职业,所以不该谈钱,他们得像天使一样,看着流血流脓的伤口,在手术台一站数个小时,听着病人的呻吟哭喊,然后拿着可怜的薪水。如果医生走进饭店,说,我是医生,然后吃饭不要钱;开车进4S店,说,我是医生,然后修车不要钱,社会像天使一样对他们,那才有理由要求他们成为天使,可并不是这样,所以我们要允许医生谈钱,好医生的收入越高,我们的病情才越有希望。

我希望瞎起哄的人少一点,对医生的服务满意,最好也包个红包,至于他们拿药品回扣,还是睁一眼闭一眼吧,这种“腐败”是合理的,有益的。为了我们生大病时还能找到好医生,就别折腾他们了。

我希望房价上涨

上届政府最后一次调控房价的“新国五条”出台时,我曾在大家发了一篇文章《不要恨投机者》,昨天收到《大家》编辑部的信,才知道它是《大家》收获了最多“赞”的文章(此句完全是炫耀,请读者原谅并忽视),其实我同时知道,这是一篇有很多读者骂的文章。

四个月过去了,来看看数据吧。路透社根据7月18日公布的官方数据计算得出,6月份中国70个大中城市新建住宅价格比2012年同期平均上涨6.8%,这是房价连续第六个月同比上涨。

那些原来对“新国五条”寄以希望,指望多征税、征重税能降低房价的人,欠我的文章一个赞,赶快去点,否则不准继续看这篇。

经济学常识的门槛不高,政府通过各种方式限制购买,那说明需求旺盛,价格还不够高,忽视这个信号,只会让市场扭曲加剧,更难达到平衡。

如果,民众普遍没有经济学常识还情有可原,那么,政策的制定者没有这种粗浅常识就说不过去了。他没有,身边的专业智囊有;不可能在长达近十年的时间里,几乎所有的调控房价的措施都违背常识:减少土地供给、加税、限贷、限购、打击开发商。

每一次调控之后,都是房价的上涨。一次是无知,两次是愚蠢,三次四次呢?那可能就是有意为之,经过计算,这是利益最大化的操作。

中国的房地产业,并不是市场,土地的供给者只有政府,它还有暴力机器作为后盾,手伸进一切交易环节。市场是交易各方的自由契约,一方有自由,其他人受胁迫,这不是市场,一个玩家可以看其他人的牌,输赢都在其掌控之中,这是欺诈。

房地产的绝大多数收益都流向政府,这点现在几乎无人否认,也就是说,房价上涨的最大受益者是政府,它没有任何动机让房价下跌,正如你不愿意看到自己的钱变少。

房地产挽救了中国政府,它让经济增长速度年年好看,它让各级政府富得流油,它使公务员收入增长并成为最有吸引力的职业,它使人藐视市场经济,并形成“政府可以控制市场”的中国式自信,它可以将滥发货币包装成英明决策。而且,它让民众都开心。

看到这里,你会有意见,民众不都骂声一片吗?怎么会开心?

骂声一片是假象,民众最真实的态度,体现在地产商一降价,业主就闹事,有上街的、有砸售楼处的,种种闹剧,你一定有见闻。中国的群体性事件,后果是很严重的,这样豁出去挺房价,足以证明房价上涨是有房者的主流心愿。中国多少人有自己的房子?

据《人民日报》2013年04月10日的报道,“住房自有率美国为60%,德国为40%,我国则高达85%”,也就是说,房价上涨,85%的人,其资产值在数量上是增长的——这有什么不开心?

中国人多,15%无房的人不满,也有一亿多,不算小事;再说85%的人有房,也不成一天完成。这好办,出台看起来威猛的调控措施,让他们觉得:政府这次一定有办法的!房价还是继续上涨,那一定是地方政府、地产商和投机客败坏了中央的好心。

调控房价的剧本一唱十年,大家都满意,政府卖地满意,地产商(虽然要被骂)赚钱满意,有房者升值满意,无房者骂得满意,巴西和澳大利亚卖铁矿也满意。从经济学的角度看,一直在闹笑话,可却始终能赢取民众掌声的妙计,从政客的操作层面来看,相当高明。这剧本演出效果这么好,是会一直唱下去的,《歌剧魅影》能从1986年卖座到今天,《地产魅影》再唱几年,不难。

当然,任何预测未来价格的行为都是不负责任的,此文的意思不是说未来房价会涨,只是说,过去十年的房产价格,是政府及轻信政府的民众一起唱的双簧,任何迷信政府的天真,吃点亏都是应该的,怪自己蠢吧。

有人说,政府一直不退出,地产泡沫总会来的,只是时间问题。这话我同意,不过,政府无处不在,它控制货币,它设定增长率(而且都能刚好完成),它制定最低工资,它给国企特权,它还枪毙曾成杰,这一切跟市场过不去的行为,都注定了要有个泡沫,什么时候破呢?鬼才知道,我觉得早点吹破是好事,破了真相就会显现,潮水退了,才有光屁股可看。那时,从执政者到民众,或许更容易接受市场的力量,听见“调控市场”后的反应是愤怒,而非开心。

所以,我祝愿房产价格尽快上涨,前几天任志强先生说:“不放开土地供应,(北京)四环内房价涨到(每平方米)10万是可能的。”我希望任大炮这炮再中靶心,最好涨到100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