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腐败”的合理性

可能你也有这种经验,家人或好友生了大病重病,此时的第一反应是找找关系,好医院和床位和主治的好医生,全是稀缺资源,靠排队得到的概率太低。

病治好了,请帮忙的朋友约医生吃顿饭,非常合中国的人情世故吧?没人会骂。如果我经商卖衣服,这医生来光顾,定价五千的衣服,我卖他五百,投桃报李,说起来还挺感人的。

吃饭很累,又耗时间又营养过剩,医生也未必喜欢我卖的衣服,那么,我算一算,医生此次的劳动值一万块,我直接给他钱。这事为什么骂的人就多了呢?为什么就会认为医生是“腐败”和“人品低劣”?

两种方案性质一样,第一种是原始的物物交换,为了得到好医生的服务,我提供了一顿饭和一件打折的衣服;第二种是高效的间接交换,我花钱买医生的服务,至于他要用钱买什么,那是他的事。间接交换更合理,双方都省事。

现实却逆着来,直接给医生钱,许多人痛骂,监管部门也好查,而物物交换的方式却几乎无迹可寻,可以预见,对所谓医生的“腐败”查得越严,物物交换的方式就会越流行。当人们无法直接用钱交易时,他们就会用物品、用关系、用资源、有期权,甚至用身体进行交易,他们会创造出各类交换的“新货币”。好医生少,你得到就需要付出相应的价格,禁止交易,却指望好医生大量出现,这是神经错乱的想法。

中国的医疗改革,至今还在怀疑市场化。医生的法定工资,实在是一般。这让医生几乎看不到前途,他既无法在市场中得到合理的收入,在医院守规矩拿钱,报酬又过低。此时,从药商手里拿回扣和收受病患私下的赠予,就是弥补其收入不合理的途径了——而这些,又全算是“腐败”。

中国还有人愿意花大价钱培训自己当医生,中国的医院还能发展,其实靠的就是医生的“腐败”,它间接行使了市场功能,如果这条路彻底掐死,可以想见,接下来医疗资源更加匮乏,病人更加没有希望,医生改行的也会增多,医学院也招不到好生源。如此恶性循环,医院的普遍衰败,就是必然的。

7月23日,央视新闻报道了漳州市纪委查处的医生腐败案件:“从今年年初至今,他们用了近半年的时间,共发现市直区县73家医院涉嫌医疗腐败,包括22家二级以上的医院,无一幸免全部涉案。案件涉及到全市1088名医务人员、133名行政管理人员。”案情主要就是吃药品的回扣。多查几次,坚持查几年,漳州的医院就不会有医生了。

闽南三角,厦门泉州和漳州,漳州经济最落后,不是没有道理的,但愿厦门和泉州的纪委不要干同样的蠢事,给医生留一条市场化的后门,让他们有机会“腐败”。

像老大哥一样严密监视,发动各种举报和群众运动,尽力把医生的收入钉死在工资条的数字上,这就相当于设定了最高工资,原本月薪两万留得住人才,你让人最多拿五千,结果只能是人才的供给不足。

许多人有天真的愿望,认为医生是救死扶伤的高尚职业,所以不该谈钱,他们得像天使一样,看着流血流脓的伤口,在手术台一站数个小时,听着病人的呻吟哭喊,然后拿着可怜的薪水。如果医生走进饭店,说,我是医生,然后吃饭不要钱;开车进4S店,说,我是医生,然后修车不要钱,社会像天使一样对他们,那才有理由要求他们成为天使,可并不是这样,所以我们要允许医生谈钱,好医生的收入越高,我们的病情才越有希望。

我希望瞎起哄的人少一点,对医生的服务满意,最好也包个红包,至于他们拿药品回扣,还是睁一眼闭一眼吧,这种“腐败”是合理的,有益的。为了我们生大病时还能找到好医生,就别折腾他们了。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