挤在一起,才不骂政府

我是宅男,出门是负担。原来还有工作时,需要出差,办完事就在酒店睡觉。但在2007年,还是见识到了旅游的热度,当时去长沙开会,主办方请与会者去了趟张家界,不是旺季,等缆车还是排了一个多小时的队,非常无聊。

我在旅游热点鼓浪屿住了很长时间,此地转折点也在2007年左右出现。之前的鼓浪屿,就是传说中的幽静、整洁、夜里还有点吓人的地方,晚上七八点,小巷只剩小猫三两只,有人弹琴,你确实听得到。街心公园,白天有几堆老人在打牌,榕树还长年送阴凉给一个乞丐。

那时常见日本的旅游团,多是些老头老太,衣着讲究,鞋子若是白色,一定擦到白得晃眼。我觉得他们很衬鼓浪屿的气质:遗迹、缓慢、干净、随时可能死掉。

后来人忽然多了,轿车的普及、高速公路与动车的开通、线路增多,是个很重要的因素,出行方便、成本也降低,旅游从原来的奢侈品变成了日用品。鼓浪屿开始是节假日走不动人,到后来全岛360天都挤,就像南极的一块浮冰,上面密密麻麻站着企鹅。不同的是,人会制造许多垃圾,感觉每晚都要爬过垃圾堆才能回家。

鼓浪屿真像在某一夜突然死掉了。

我一点也不怪游客,也许能找出几个素质低的,不过在人挤人的极端状况下,垃圾桶们已然撑到呕吐,随地扔垃圾情有可原。所以,十一长假从天安门到黄山,各地垃圾满地,媒体愤怒地批评游客的素质,我是有不同看法的,动辄几万十几万的人海,想保持风度和素质,心有余而力不足,人毕竟是会崩溃的肉体。不信你看,明年、后年乃至以后每一年的十一长假,这些新闻都可以拿出来改改日期再次使用。

除非,各类商家乘着需求的旺盛,猛烈地涨价,如果鼓浪屿一天超过了两千游客,其韵味就消失,那就把名额拿出来地拍卖,出价前两千名者进入。这样可能多赢,景区收入不会少,又不至于过劳死,游客也能欣赏到好风景,想必有愉悦的心情保持素质。

唯一不妙的是,相当多的穷人在这高峰期就玩不起了:高速涨价、门票涨价、服务涨价、商品涨价。这时候有两种解决办法,穷人想通了:贫穷真不是好东西,我要赶快挣钱变富人,同时这么教育自己的孩子。这方法见效慢,且把自己贫穷的责任揽到自己身上,不符合“有错都是别人错”的人性。那快速的方法就来了,骂政府:操,穷人为什么连旅游都玩不起?

政府应对诅咒,也有两种解决办法,一是笑骂由他笑骂,绝不插手市场。骂累了,自然停止。供需规律,只能服从。无论怎么样的政府,都不愿意人骂,讨好民众是本能,尤其是这讨好不需要其付出成本。另一种,此时明知违背规律,也对供给不足的产品和服务下降价或免费的命令。长假一到,免费的高速公路就把超多的人流送到门票价格下降的景区。这决策的好处是,没什么人骂又是降价又是免费的政府,大家就挤在景区看着后脑勺批评国人的素质低吧。

去年好像有高速公路的股东准备打官司,要不要免费,本来该由他们说了算,而不是政府的一纸公文。后来不了了之。免费往往都是慷他人之慨,政府这么做会气死经济学家,但占便宜的人开心,会夸政府,这就足够了。

本文的主题是,政府的决策,为了它的利益,并不一定要符合市场规律,你再不要为此吃惊。违背规律的事干多了,穷人会变多,对政府来说也可以接受,只要这些新增的穷人仍然为免费欢呼,那就相当于增加了支持力量。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