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商人远离政治

总有人批评中国人不关心政治,这不是事实,中国人其实过于关心政治,他们真不关心政治的话,反而是好事。

今年国考的报名人数仍在高位,公务员长年成为最受欢迎的职业。虽然体制外人士与经济学者极端看不起公务员,认为他们是只消耗不生产的蛀虫阶级,但你不能否认,这是最标准的从政路径,这些参加国考的人何尝没有借口:我也能成为下一个伟大的改革者。反对者有何话说?

体制外的批评家更是时常督促民众要关心政治,否则,“抓到我时,已经没人替我说话”。关心政治的人某种程度上也得到了更多的关注和尊重。纵使有些人的命运不太美妙,还是有热情的参与者。

从事什么工作,那纯粹个人选择,他人得尊重。但是什么工作更值得做,倒可以说一说。

有戏言称,一个正常的国家,一流人才从商;二流人才搞科研;三流人才,无路可走,才去从政。这话不严谨,很多人听了也不开心,但是有道理。商人的创造让人们生活得更好,商人追逐利润的冲动战胜了各种偏见和隔绝,把资本、产品和服务送到最偏远的地方,世界因此变成和平、融合的大社区;反倒是政客们为了自己的利益,以种族、贫富、意识形态和国境划分人群,不停鼓吹对立和仇恨。把水搅浑了,政客们才能摸鱼,他们在欢呼声中站出来收税、抢劫私产、发动内战和外战。

中国至今对产权不够尊重,薄熙来那样对商人害命图财式的掠夺,固然恐怖,更可怕的是许多人欢迎收自己的税(比如房产税和遗产税),这就像猪嫌屠夫太懒惰,非常超现实。就算生存环境不太友好,中国这几十年仍然收获了一批优秀的商人,他们人数如果继续增长,中国的财富将积累得更多,人们的生活水准也能持续提高。

减少商人数量去增加政客数量,用一流人才去从事三流工作,对谁都是损失。近几个月,“在商言商”对不对,引发了一波又一波的议论,有些商人也认为不能局限于在商言商,而要在商言政,哪怕这种做法有风险。

有个结论似乎正在形成:在商言商的人,是怯懦的、不道德的,不谈点政治似乎不好意思见人。

我的意见恰好相反,再不济的商人,你的每一笔交易,都在满足需求;了不起的商人,他甚至可以改变世界。从政则相反,无论是当政者还是反对者,他们只有愿景。一鸟在手,胜过百鸟在林,务实者价值远高过务虚者。

能克制住自己,在商言商的人,值得尊重,一是他知道自己能力的边界,在商言商,内行;在商言政,可能就外行了;二是他知道规避风险,“勇敢者”认为,谈政治可怕,所以才要谈。商人听信这种建议,让自己的企业陷于险境,却是对股东的不负责,正常的做法应该是知道此地有风险,那得赶快把资产转移到无风险和低风险的地方。

一个商人从言商到言政,这是转换职业,由从商变成了从政。要把他拿出比好坏,也该拿去和其他政客比,而不是和其他商人比。商人比的是利润,而不是比谁说话更好听,或更猛。

“商人无祖国。”这句话应该刻在所有商学院的门口,“祖国”这种耀眼的政治语词,在商人眼里,都视若无物,政治的价值远低于商业,不屑于谈,怕有害自己的思维和经营。有意思的是,不愿意谈政治的商人,这些看起来只在乎自己的人,反而用商业的力量使人们互相合作,他们做到了政客们永远做不到的事。

但愿中国的商人们专心把生意做大,做不大就到能做大的地方去,那才对得起自己的天分,从政的人,还是越少越好,那是浪费人才。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