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殖自由之后怎么办

今年让我最意外的是出台“单独二胎”政策。虽然离生殖自由还有很远的距离,但这个口子一松,两个孩子的家庭多了起来,能极大地反衬出强制一胎的不人道,这有助于人们更向往生殖自由。当然有必要强调一下,生殖自由并不等同于多生,也可以是不生和少生。

人是自己身体的主人。强行背离这点,就是把人置于奴役的状态,将面对源源不断的反抗,这是割裂人与人之间友爱合作的内耗,得到的只是仇恨和对立,处于这种状态中的国家,损失财富与人才是必然的。

我的身体是我的,没人能管我的生殖器,没人能管我的生殖。写到这里,据我的网络经验,应该有人会抬杠:那强奸也行了?显然不行,因为强奸是侵犯另一个人的身体,正如你的身体是你的,他人的身体是他人的,你无权侵犯,否则就得获得代价。强制计生,某种程度类似于强奸,即侵犯他人的身体。但就是这种粗暴,也有许多自发的支持者,他们对别人的“超生”、“非婚生子”、“违反国家计生政策”充满了“义愤”,在他们眼里,有个统一的、必须得到批准的生殖国家标准。

支持强制计生的各种理由,一而再,再而三地被证明是不合理的,它在中国仍然有诸多拥趸,也不奇怪,人往往是偏见的产物,那十来年应试教育告诉你的教条,你可能会遵守一辈子。不停接受新知识,终生学习的人,少之又少,不能当成常态。我不得不喜欢这句话:新知的普及往往是因为固执于错误的人死光了。

人不是机器,一定服从定理,人也不总是做出理性的判断。只不过是非理性的选择被惩罚,有的破产,有的死亡,利益最后归于理性判断者。所以一项坏政策,人们会支持,呼吁给人给生殖自由,把每个人的身体还给每个人的好建议,也有人会条件反射地咒骂。除了述说自己的观点,其他只能等候时间与运气了。

但立场似乎站在强制计生这边的人,他们常说的一句话,我却觉得相当有道理,甚至比反计人士考虑得更远,这句话是:生可以,自己养!——这真是证明人只要从考量自己的利益出发,放弃伪善,是容易触及真理的。

在生殖自由上,人确实应该遵循“自己生,自己养”的原则,这契合“laissez-faire”,随他去,不管他,自己的行为自己负责。现行的制度,有许多方面是替别人养孩子。比如义务教育制度,如果国家贴钱办教育,那么,孩子生得越多占的便宜越多,结果就是生得少的人替别人养孩子。反对强制计生的人,为了逻辑自洽,必然反对义务教育,也反对一切儿童福利。既该争取生殖自由,也该反对用生殖来谋取寄生特权。

取消所有儿童福利,那一个穷人生了很多孩子,养不活怎么办?还是“不管他”,他可以乞求他人的施舍,你同情心大发,尽管去帮他,但不能强迫别人同情他,更别呼吁政府用税收来帮助他。如果他养不活孩子,悲痛欲绝,那是他在承担自己行为的后果,他人没一点责任。旁观者也可因此调整自己的生殖选择:得吸取这个傻瓜的教训,养不活就先不生那么多。人的生殖,根本不需要政府强制,人会自我调节。一个人不介入他人的生活,看起来“冷血”,其实是最佳选择,一个人强大一点,或文章有些读者,或出入有几位随从,或长得帅,或钱多,也容易学会政府的坏习惯,喜欢去强制他人。

反对强制计生,还人以生殖自由。之后该干些什么?还是反对强制。当你看到童工时,不是让政府取缔童工,取缔了父母养不活孩子(甚至父母被抓去坐了牢),那么,其他纳税人就得替他养孩子;该做的,是维护雇佣童工的自由,对于贫穷家庭来说,孩子当务之急并非读书,而是赚钱养家。只有这样,这个家庭才对自己负责,没成为别人的负担。

当然,童工现在全世界都反对,至少装出反对的样子,有点“公共情怀”的人,更是视之为大恶,但只要你反对强制计生,是很容易走到接受童工结论。

人是观念的产物,我们接受了错误的观念,就会有糟糕的现实,伪善观念流行,伪君子就多;认可集体的目标高于个人,各类强制就进入家门,捏住鸡鸡,深达子宫。当更多人的接受应该还人以自由,让每个人自由掌控身体、自由掌控命运,那么,随着自由在每一个议题扩大其领地,强制就会逐渐退去。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