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应爱黄牛

有很多人恨黄牛,春运一到,紧俏的火车票好像总是在黄牛手中,咒骂、憎恨黄牛显得那么正确。似乎只要黄牛消失,大家就买得到火车票。

由于传统、习俗、从众、甚至被道德胁迫,中国的春运每年都在创造人类迁移史的纪录,平时坐不满的火车,此时也一票难求。要保证春节人人有票,那平时就得增加建设巨大的运力,可这笔投资又无法在春运时得到补偿,因为无法提高票价,这种注定亏损的投资,就算是国企,也没什么动力去做。

黄牛长期倒卖春运火车票,就是火车票供不应求的强烈信号。你加价向黄牛买票,也免了排队之苦。当然这交易跟其他市场行为一样,是自愿的,黄牛无法强迫你,你完全可以不买。也就是说,如果春节票价自由浮动,黄牛定的票价接近于你该付的钱。只是黄牛的利润变成了铁路的利润。

只要有价格管制的地方,就有黄牛出现,证明这管制不合理。黄牛像体温计,测出高温,提醒你身体有状况,这时候你得治病,摔烂体温计于事无补,春运的火车站黄牛很多,该骂价格管制,而不是黄牛。

有人说,铁路是国企业,是纳税人的钱修的,春运就是不应该涨价,该亏。这话初听有道理,就像你进自己家门不需要交费一样。但铁路是哪些纳税人的钱修的?完全说不清楚,每个纳了税的人都有份。那是不是每个纳税人在春运时都坐火车?不是的,完全不坐火车的、坐的路程短的,占一大部分,等于这些人的税收补贴坐火车的、坐得多的人,所以享受补贴坐火车不像进自己的家门,而是进别人的家拿东西。

铁路私有化是解决票价问题的终极方案,我的铁路,免费、低价还是高价,我说了算,盈利亏本自己承担,不干别人什么事。要不要投资一条铁路,也是私人的事,不必用纳税人的钱。鉴于许多人现在还闻私色变,中国的铁路私有化还遥遥无期,再过一百年也未必能实现。

在私有化之前的国企时代,铁路的票价也应随行就市,该涨就是涨,这样才能改变一部分人补贴别一部分人坐火车的不公平现象,而且铁路亏得越多越久,那部分不坐火车(或少坐火车)的人,被“抢劫”得越多。而产生的利润上交,还给全体纳税人,这样可以止血,税收不必老填铁路的亏损。所有人投资,所有人受益,也避免了不坐火车者补贴坐火车者的不公平。是多赢之举。依然禁止春运火车票涨价,那黄牛绝不会消失,只是黄牛的形态将不停变化。

倒票的黄牛全抓了,也不只剩排队一条路。只要火车票稀缺,那一定是付出成本更高的人先得到,而不是排队的。向黄牛买票,付出的成本是钱,其他方式包括贿赂、权力和关系,火车站的工作人员的亲友,实权官员的电话或批条,跑交通口的党报记者等等等等。只要敲开这些秘密票窗,就能优先获得车票,中国人对这一切,绝不会陌生,很多人也这么干过。这种“隐性黄牛”,你有钱也难接上头,他们的车票不加价,更多是通过它建立“人脉”,互相输送利益。与他们相比,一手交钱一手交票的黄牛显得多么可爱。

房价高恨炒房者,车票紧张怪黄牛,一听到投机者就开骂,都是恩将仇报,这些人用自己的资金冒险(因为不可能每次操作都盈利,也有赔本卖的时候),在一个管制的时空里,有限恢复了市场机制,只要你有钱,他不管你贵贱美丑,不管你有没背景,都会跟你成交。

一个人一生未必会当黄牛,但你看到黄牛时,不应有恨,反而应该感谢他告诉稀缺所在,你是决策者,通过他们知道自己的失误;你是投资者,通过他们可以发现投资方向;你是消费者,通过他们可以得到最急需的商品。

甚至可以说,人人都应爱黄牛。

马云的反悔

阿里巴巴宣布进军手游业,有几天了。马云毕竟是大人物,重要的言论都有纪录,你可以搜到这件事:2010年6月,他向温家宝汇报中表示,“我们坚定地认为游戏不能改变中国,中国本来就是独生子女家庭,孩子们都玩游戏的话,国家将来怎么办?所以游戏我们一分钱也不投。人家投,我们鼓掌,但我们不做,这是我们的一个原则。”据称,马云还曾表态:“饿死不做游戏”。

时间过去不到四年,马云不仅没饿死,还更加赚钱了,却反悔要去做游戏。写这篇文章,没有嘲讽马云的意思,而是想说,为什么商人比较容易不怕嘲讽,迅速改变观点?

马云要是没有改变对游戏的看法,即游戏毁人,是饿死也不能干的事。那么,他现在做游戏就是刻意去毁人。这点可能性不大。

所以,马云多是改变了观点,认为游戏和网购一样,是再正常不过的行为,提供好的游戏也像提供好的网购平台一样,将会带来足够诱人的利润。正是逐利让马云不怕丢脸食言。这对爱玩游戏的人来说,是件好事,竞争加剧,将会有更多、更便宜、更好玩的游戏。

其实,改变一个错误的想法,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但是许多人情感上不这么认为,一个人接受了偏见,可能终生不会改。别以为事实与逻辑天下无敌,它们往往赢不了情绪。新知识的普及是因为老人死光了,这个结论更加洞悉人性的弱点。马云短期内否定自己,不把自己三年多前的游戏观保留到葬礼,反而是战胜了自身弱点的行为。

市场中,人人逐利。这点让不少人害怕,尤其接受了某些教科书中“资本主义万恶观”的人。人人逐利的市场,它的好处是,一个人的某个观念驱动的某个行为,它像体育比赛一样,能很快见分晓,盈利就是胜利,亏损就是失败,固执的人,亏一次不认输,最后亏光了,也不得不离场。市场并非假设“人人理性,人的每一个行为都理性”,它的参与者是人,带有人的各种弱点:自大、短视、愚蠢、非理性、不守信、懦弱……只是有这些弱点的人,他们终究要输光资本,那些理性者逐渐积累了资本,力量越来越大,依靠他们,不停产生更好的商品与服务。

人类的进步,是通过不停试错完成的。因为无法排除所有的非确定因素,市场的每一次投资,都是试错。盈亏的数字冷酷无情,所有的参与者都无法忽视,承认和修正让自己亏本的错误,才能避免痛苦。你不难碰到聊天时满嘴跑火车的商人,可一回到生意话题,就像换了一个人,力求精确,这得感谢盈亏标准压制住他本性中的非理性,迫使他在市场中变成一个理性人。

马云在2010年6月,对游戏的观点是幼稚而非理性的,现在,连上海自贸区里游戏机都准备开禁,他不修正观点,改变行为,只能坐视游戏这块利润由他人蚕食,为了一点面子,损失得未免过多,而且世事难料,说不定竞争对手就用游戏撬动自己的地盘呢?

如果马云是教主,是大学教授,是官员,是粗暴的家长,是抒情诗人,他都没有强烈的动力去否定自己的错误,让别人嘲笑自己不守诺言,这样只有面子的损失而并无实际收益。这也可以解释那些看起来不堪一击的错误观念可以长达数百年流行在课堂与媒体里。

还好马云是商人,不愿为错误付太大的成本。想经商的人多,商人多的地方,一定趋向于富裕、繁荣、文明、理性,因为商人的纠错能力比较强,市场经济的纠错能力最强。

(此文腾讯大家独家发布,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可访问我的大家首页) 

公务员该拿多少工资?

《人民日报》今天(8日)发表了一篇文章,很快传遍网络,此文题为《公务员养老,制度并轨不是平均主义》,重点是这段话:“公务员是国家公职人员,掌握并行使公共权力。养老待遇差了,队伍可不好带,积极性和清廉度都会受影响。而且,一般来说,能考上公务员的,文化程度也较高,读书时间长、教育投资大。非要让公务员的养老金和蓝领工人水平一样,对寒窗苦读十几载的公务员来说,是否也不公平?”

公务员考试多年是热门,几百几千上万人抢一个职位,抢到的人确实是文化程度高、读书时间长和教育投入大。这点《人民日报》没说错。《人民日报》错在不理解工资是怎么产生的。

用《人民日报》的工资构成法来分析市场,会得出很奇怪的结论。

你去麦当劳买一个汉堡,比如十块钱,无论你面对的服务生是谁,你都只要付十块钱,这钱里面,有一部分是服务生的工资,比如十分钱。很多学生在麦当劳打工,有的是高中生,有的是名校的大学生,有的是富二代。如果《人民日报》接管麦当劳,根据里面服务生的“文化程度、读书时间、教育投资”,一个汉堡就得付不同的钱,才能体现公平:高中生卖的汉堡,十块钱;名校生,五十块;而富二代,他会滑雪骑马开飞机,那至少得卖一千块。

没人会接受这种定价方式。习近平先生最近去吃庆丰包子,付钱的时候也没问服务生的学历。无论是汉堡还是包子,都由供求规律定价,定得太高,卖不出去,定得太低,有人买不到。

工资,本质上和汉堡、包子是一样的,是你提供服务的定价;定得太低,你不愿干,定得太高,别人不雇你;由谁来定价,当然是市场,而不是《人民日报》所谓的“文化程度、读书时间、教育投资”。一个人拿了十个博士学位,去麦当劳打工,也只能拿和高中生同事一样的薪水,因为市场规定,做麦当劳服务员的劳动只值那个钱,这工资无法弥补他的教育成本。如果他打定主意一辈子当服务生,他的教育投资就是失败。

中国很想有个超越苹果的公司。我来提个方案,很快能成:从流水线工人到程序员,全是博士学位,在“文化程度、读书时间、教育投资”全面超过苹果公司,这样生产出来的手机,价格比iPhone贵上三五倍,不就一日超越苹果了?可以想见,我这方案没人愿意投资,《人民日报》也不会赞同。

从市场的角度看,公务员的工资高不高?高。公务员考试热证明了这点。只有公务员不热了,其收入才算正常了。也看到许多公务员抱怨工资低,但这抱怨不诚实,只要他不愿意离开公务员职位,那就说明这还是他的最佳选择,工资真的过低,他早不干了。

工资由市场定,这么简单的道理,为什么到了公务员工资这儿,就不灵了?除了今天这篇文章,《人民日报》6日还发文《海外公务员退休待遇高》,标准又变成了“别人也一样”。这也是事实,公务员是政府工作人员,而政府别无二家,属于垄断经营,它有暴力机器收税,然后用这些税收支付公务员的工资,所以公务员的工资不是由市场决定的,而是由支持他们的暴力决定的,自然会趋向于多拿。希腊这种公务员把国家吃垮的事,会不停重演的。

一个国家的执政者,如果其工作重心是为了维护公务员利益,那自然因人设事、舆论造势,确保公务员的高收入——对公众宣讲时,哪怕从逻辑上说不通,有中国特色的逻辑可以来帮忙。如果真是为了这个国家好,那从简政放权开始(好像已经放了一些权,做生意容易一点了),公务员手上的权力越小越好,公务员越少越好;不必将其当成特殊职业,哄着宠着,一视同仁最好。愿意当的人当,不愿当的人离开,工资随行就市,纳税人被抢的钱也会少一点——不过,这也就是一个梦,政府必然宠爱公务员——任何政府都是——他们总能找到各种理由加工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