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应爱黄牛

有很多人恨黄牛,春运一到,紧俏的火车票好像总是在黄牛手中,咒骂、憎恨黄牛显得那么正确。似乎只要黄牛消失,大家就买得到火车票。

由于传统、习俗、从众、甚至被道德胁迫,中国的春运每年都在创造人类迁移史的纪录,平时坐不满的火车,此时也一票难求。要保证春节人人有票,那平时就得增加建设巨大的运力,可这笔投资又无法在春运时得到补偿,因为无法提高票价,这种注定亏损的投资,就算是国企,也没什么动力去做。

黄牛长期倒卖春运火车票,就是火车票供不应求的强烈信号。你加价向黄牛买票,也免了排队之苦。当然这交易跟其他市场行为一样,是自愿的,黄牛无法强迫你,你完全可以不买。也就是说,如果春节票价自由浮动,黄牛定的票价接近于你该付的钱。只是黄牛的利润变成了铁路的利润。

只要有价格管制的地方,就有黄牛出现,证明这管制不合理。黄牛像体温计,测出高温,提醒你身体有状况,这时候你得治病,摔烂体温计于事无补,春运的火车站黄牛很多,该骂价格管制,而不是黄牛。

有人说,铁路是国企业,是纳税人的钱修的,春运就是不应该涨价,该亏。这话初听有道理,就像你进自己家门不需要交费一样。但铁路是哪些纳税人的钱修的?完全说不清楚,每个纳了税的人都有份。那是不是每个纳税人在春运时都坐火车?不是的,完全不坐火车的、坐的路程短的,占一大部分,等于这些人的税收补贴坐火车的、坐得多的人,所以享受补贴坐火车不像进自己的家门,而是进别人的家拿东西。

铁路私有化是解决票价问题的终极方案,我的铁路,免费、低价还是高价,我说了算,盈利亏本自己承担,不干别人什么事。要不要投资一条铁路,也是私人的事,不必用纳税人的钱。鉴于许多人现在还闻私色变,中国的铁路私有化还遥遥无期,再过一百年也未必能实现。

在私有化之前的国企时代,铁路的票价也应随行就市,该涨就是涨,这样才能改变一部分人补贴别一部分人坐火车的不公平现象,而且铁路亏得越多越久,那部分不坐火车(或少坐火车)的人,被“抢劫”得越多。而产生的利润上交,还给全体纳税人,这样可以止血,税收不必老填铁路的亏损。所有人投资,所有人受益,也避免了不坐火车者补贴坐火车者的不公平。是多赢之举。依然禁止春运火车票涨价,那黄牛绝不会消失,只是黄牛的形态将不停变化。

倒票的黄牛全抓了,也不只剩排队一条路。只要火车票稀缺,那一定是付出成本更高的人先得到,而不是排队的。向黄牛买票,付出的成本是钱,其他方式包括贿赂、权力和关系,火车站的工作人员的亲友,实权官员的电话或批条,跑交通口的党报记者等等等等。只要敲开这些秘密票窗,就能优先获得车票,中国人对这一切,绝不会陌生,很多人也这么干过。这种“隐性黄牛”,你有钱也难接上头,他们的车票不加价,更多是通过它建立“人脉”,互相输送利益。与他们相比,一手交钱一手交票的黄牛显得多么可爱。

房价高恨炒房者,车票紧张怪黄牛,一听到投机者就开骂,都是恩将仇报,这些人用自己的资金冒险(因为不可能每次操作都盈利,也有赔本卖的时候),在一个管制的时空里,有限恢复了市场机制,只要你有钱,他不管你贵贱美丑,不管你有没背景,都会跟你成交。

一个人一生未必会当黄牛,但你看到黄牛时,不应有恨,反而应该感谢他告诉稀缺所在,你是决策者,通过他们知道自己的失误;你是投资者,通过他们可以发现投资方向;你是消费者,通过他们可以得到最急需的商品。

甚至可以说,人人都应爱黄牛。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