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惧怕拜金主义

从去年厦门的BRT纵火到今年的昆明事件,就算明确告诉你,这类事情在未来的某一天将重演,你也毫无办法。但我不觉得人们会陷入不可控的恐慌,因为它们都是违反人性的小概率事件,我现在坐厦门的BRT,没有恐惧感。

人具有求生本能,拉登也怕死,这注定自杀式袭击者只是少数。如果有一个物种爱好自杀攻击,每个个体都求死,那早灭绝了。

自杀炸弹客,只能是后天洗脑的结果。在昆明发动袭击的八人,据媒体报道,“他们在红河做的计划就是,跑不出去的话就在红河和昆明火车站或汽车站发动‘圣战’。”旁人看来很恐怖,对他们,却是一件“神圣”的事,为了“理想而献身”。

所以,一个理想主义者,也有可能是恐怖分子。理想很怪诞、很荒唐,都不过分,毕竟思想无罪。若实现理想的方式是通过侵犯他人的人身权与财产权,那么,此人越是纯粹的理想主义者,就越接近恐怖分子。

切忌一听见是理想主义者就夸。很多理想实践起来,会把人间变成地狱。

怎么样的后天环境,能避免把人洗成恐怖分子?这让我想到经常听人的感慨,前半句是:在这个信仰缺失的年代……

我倒是认为,“信仰缺失”,反而是这三十来年的收获。不再相信某个全能的神高于你,不再有比你个人重要的什么主义,人不值得为某种理念牺牲,市场经济让人务实,它不停满足个人的需求,使人活得更有尊严、更健康、更快乐。人人高喊信仰的时候,那种狂热,倒更像置身于恐怖分子训练营,信仰让你死,你怎么还会苟活?抛头颅洒热血去了。

批判完“信仰缺失”后,紧接着谴责“拜金主义”了,后半句是:……现在的人哪,眼里只有钱了。

别说,拜金主义也是好东西,比信仰缺失还好五倍。拜金主义不是简陋的反对者所说的:那么,去偷去抢也行了?为了任何目的,即使是“帮助穷人”或“世界和平”,去偷去抢都不行。一个人的行为,不侵犯他人的人身及财产,是最根本的起点,拜金主义当然也建立在这个基础上。

拜金主义眼里,金钱像神一样重要,它最值得追求,它能满足你的愿望。拜金主义者会说,钱最重要。我的话说完了,结束,句号。没有转折,比如:但是,钱买不到友情、钱买不到爱情、钱买不到尊严……拜金主义者认为,钱买得到这些,即使买不到,也得选择钱。

在我看来,拜金主义最大的好处是,它是极端思想及行为的死敌。拜金主义只考虑个人利益,不在乎理想主义:为“圣战”而死,不仅赚不到钱,还赔了命,没有一个拜金主义者信服这种牺牲逻辑。所有凌空蹈虚的传教者,都害怕拜金主义者。你珍惜自己,一门心思只想着赚钱,算得出收益率,很难骗你。

钱不能解决一切问题,但钱最能解决问题。钱不能让你长生不老,但能雇得起最好的医生。这几百年的资本主义,借助钱这个工具,打破了阶层、血统的隔离,白手起家的英雄辈出。钱对人也最公平,不问你的出身、肤色和地位,一两黄金,在谁手里都是一两黄金,你帅也变不成二两。拜金主义者,他们认识到了这点,用自己最宝贵的生命追求最有力量的金钱,这是一条改变命运的最短路径,这些人,是绝不可能相信极端的说法。

顺应人性,给人自由逐利的市场,让更多的人在分工与交易中重视自身的利益,那些由极端思想及行为导致的事件,必然会变少。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