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是什么

连岳:

幸福的定义是什么?

我不记得我们分手过多少次,好像每次都下了好大的决心,不要再承受那种身心的折磨,答应彼此成为对方最好的朋友,或者安静地在自己的世界里游走,互不打扰。

可是,每一次的决心都会被对方的一个眼神一个电话摧毁,似乎谁都不能够坚定和坚持,谁也逃不出谁的手掌心。爱情,原本美好的两个字,在我们身上夹杂了好多的无奈,却又无法割舍。总是想,我们都应该享受得到更好更快乐的人生,不该捱得那么辛苦,可事实总是残忍的,我们对彼此也太残忍。

父母是不能够真正违背的,我知道他们是要我幸福,要我不吃苦。连他都好了解,了解到赞同的程度,他的家境不允许他有依靠,他说我不能给你什么承诺的,你应该听父母的话。当毕业的钟声再次敲响,校园里花谢花开了四次之后,我们都必须踏上另一段旅程。

可是不知道是冥冥中的注定,还是我们都太过愚蠢,同一个屋檐从课堂变成了公司。那种和恋人咫尺天涯的感觉不好受的,而隐瞒着父母不断圆谎的感觉也很糟糕。和家里吵了一架,冲入落泪的夜色中。他说,不该对父母如此,他不能给我幸福,他害怕我的任性。

我想恨父母,他们如此霸道地要保护我给我无忧的生活。

我想恨他,恨他不够勇敢,却又那么放不下,太多的缠绵背后是刺痛心扉的冷酷。

我更恨我自己,一个崇尚从容淡定、简单生活的我,却陷在无法挣脱的淤泥里,越来越深。我拒绝不了他的怀抱,亲吻,那是我们唯一拥有的东西,别人夺不走的,也干涉不了的。单人床很小,可是我们躺在一起从来都不觉得拥挤,抱得那么紧,好像整个世界只剩下我们。但越是缠绵越是缱绻,越有说不出的哀伤。

连岳,对你说出这番话,心里不是没有愧疚,我承认我们是太过放纵了,从一开始就冲动得跨过了界线。那个美丽的夏天,成为一个错误的开始。

一定有身体的因素在里面,好像一个解不开的咒语,套住了我们。

昨晚写了一封给他的信,最后一句话是“经历过22个月时光的冲刷洗涤,泛白的表面早已百孔千疮,结束。”刚刚按下存盘键的时候,手机震动了一下,那个删过多次却又存过多次的号码告诉我说,他坐明天的火车回来。我可以暂时把手机关掉,却不能欺骗自己。

连岳,你有答案吗,用一个不是所谓“幸福”的理由说服我,唤醒我,可以吗?

Candy

______________________

Candy:

幸福是什么?很巧的是,就在看你这封邮件的前一天,也有人问我这个问题,而且一定要回答。我想了几条具体的:身体好,老的时候有个好死,比如看书或做爱时突然死掉——当然,后者对情人有些不公平;有些钱,一辈子不受穷;还有自由,不受人与事的胁迫。有这三点,我就觉得幸福了。

大哲伯特兰·罗素认为幸福的生活是爱与知识的结合;只有爱,只有知识,都会犯错误,会杀死幸福。

而康德用否定句式说明了幸福的本质:“再没有任何事情比人的行为要服从他人的意志更可怕。”

无论好不好理解,这些定义里有一个共性,那就是你必须享有自由意志,综合各方面因素,听取各方面的意见,由你自己做出决定,然后为你的决定负责。这是一个人争取幸福生活应该具备的勇敢。

是不是继续自己的爱情,不能把决定权交给父母,交给男友,交给懊悔,交给不安,只能是交给你自己。幸福的人有可能做出错误的决定,这点毫无疑问,也不必害怕。幸福的本质在于我们敢于做出决定,而不是只做出正确的决定。那些永远不敢做出决定的人,从来不会做出错误的判断,但是却越来越不幸福。

我会倾听,能理解你的处境,却只能把决定权交还给你自己。我只能说,人,显然应该追求幸福,而且,只有一个用自由意志做决定的人才配得到幸福。

多数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总是会很辛苦。也许会有固执狭隘的父母、也许会有不顺心却又放弃不了的工作、也许天性就容易悲伤与自我怀疑、也许从来都没有钱、也许不漂亮。总会摊到一样或几样的,我们所以总是会在有压力的情境下做出决定,不要感到奇怪,而且还要尽快习惯,我们一辈子恐怕要做不少艰难的选择。

只要这个决定,是我做出的,就可以了,是我的判断、我的利益、我的感受。

只有一个非常鲜明的“我”、轮廓清晰的“我”在恋爱、在决定未来,幸福的大门才会开启。我,一个自由的我,一个自主选择的我。这是一切的基石,包括爱情在内。

祝开心。

连岳

连岳为你邮箱:lianyue4u@163.com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