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霖使大地软和

连岳:

刚上大学,我们就成了朋友。所以我很早就知道她有个在广州做房地产的朋友。大二的时候,她成了那个房地产老板的情人。当然,我和她还是朋友,很多时候她会有很多困惑,因为他们年龄相差很多,因为她做教师的父母不会接受。而我,总是充当她时不时舒缓一下内心痛苦的听客。我也从来不怀疑他们之间真挚的感情,因为之前之后我和她6年的真实相处让人看到她是个善良并且对于物质非常不敏感的女子。

这样的日子过了两年,她越来越痛苦,要从她所认为的尴尬境地脱身。其实,我在认识了那个沉稳的广州中年男子之后,觉得他们或许在渡过一个困难时期之后一定有转机。她最初放弃这段感情时,我陪在了她身边,有一天她说:我爱你。这让我明白自己其实已经很长时间爱上她了。毕业的时候,她考研到了广州上学,为了离她近一点,我到深圳找工作。我们一起离开读了4年书的上海。之后一年多的生活,在我看来简直是上天对我的眷顾,虽然多愁善感的她偶尔让我感到总有悲伤在她心中,但是生活整体上充满快乐。

我在深圳终于找到一份相对稳定合适的工作,她马上也要毕业。我几乎可以想像到未来的美好,即使那时候在物质生活上我们不是十分宽裕。然而,连着一个月她没有来深圳,我在一个周末去了广州。如我所料,他们是割舍不掉的。我也第一次,看到她对着我流泪。就在那个晚上,那个很有气质的广州老板开车送我回深圳。

深圳都是美好的回忆,怎么还能再呆下去?我随即带着行李回到上海。她也在不久前去了澳洲。

感情是很复杂的事情,现在想来也许我只是陪着她渡过一个非常困难的时期。如果我们一直是朋友的身份会更好,但是很不幸,我那么爱她,只是我实在太年轻吧。但是,连岳,你能告诉我当年轻的感情遭遇成熟的情感,是不是必败无疑,即使胜利了,那也是你苍老之时了!当然最好用青春换来的成熟里有点钱有点名什么的,呵呵。

右岸

____________________

右岸:

你是一个苦不堪言的人,一个应该被击溃的人,有这样的经历,在邮件里报怨、发泄、绝望,甚至宣布要复仇或自杀,都是很正常的反应,况且这还是匿名邮件,放纵一下情绪,再正常不过了。可是,你发出了自嘲的、温暖的笑声。我得谢谢你的故事,要为“宽容”、“平静”、“坚强”下定义,看你的故事就可以了。你对他,对她,对自己,都没有苛责,也没有极端情绪,甚至,连叹气都节制掉了。我相信一个人浸淫于文字技巧,也无法完成这样的叙述;我相信一个人无论如何强忍心头怒气,尽力要用“平常心”说话,也还是掩藏不了他咬住牙齿的声音。

呵呵。你不知道你写出多么美妙的文字;你不知道你自己是个多么可爱的人。我不知道你将来会不会有名,会不会有钱,但愿你有,不过,这些事需要一点运气,实在没有,我想也不会多么困扰你的。

人是很“有限”的动物,我们的天性里面,已被糅合进了杂质。有人归因于当初夏娃吃了那个该死的苹果;有人认为是遗传使然;有人认为纯粹后天环境的养成。无论承认哪种体系,或者一种都不承认,却不得不承认,某种“有限”性,会折磨我们非常非常长的时间,容易愤怒、容易悲伤、容易放弃、容易决裂,不够柔软、不够圆融、不够聪明。纵使知道了这些特质会误你的事,你还是会管不住自己,紧要关头,全忘了自己叩齿一百再决定的誓言,“有限性”像见了火的飞蛾,奋不顾身。

人的“有限”,在爱情破灭的压力之下,特别容易爆发。爱情,在绝大多数人那里,成为非死即生的轮盘赌,输了爱情就输掉一切。爱情失败,成为我们彻底认输的最好借口。

甘霖使大地软和。一个人生而具有甘霖秉性,是何等幸运的事情,再大的难关,都一笑置之,还能恩泽他人。祝贺你,你是一个深受命运宠爱的人。

祝开心。

连岳

连岳为你邮箱:lianyue4u@163.com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