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志大师和意淫大师

连岳老师您好:

大一的时候我对隔壁班的一个女生心动了,可以说是第一眼就心动了。大二追求未果,大三的时候她和我们班一个男生关系很好,我经常能看到他们在一起,心情很郁闷。当时正好有出国交流的项目,我为了忘掉她,选择了大四出国。出国一年,基本把她忘掉了,我也申请到了美国的研究生。暑假回国的时候,听说她还是单身,和她关系很好的那个男生却有女朋友了,于是我内心有了一丝希望。我请她吃了一顿饭,委婉的表示我还有机会么?她说可以从朋友做起。当时因为时间很紧,吃过饭没几天我就去美国了,没有好好接触过。

到了美国以后,我发现她心情不太好(她的很多要好的朋友都各奔东西),她发了一封邮件给我,说了她的一些事情,我就回了一份邮件安慰了她,之后邮件来往很频繁。一个月后,她说她愿意做我女朋友,当时我很惊讶也很高兴。然而,没有感情基础的异国恋,结果可想而知,尤其是我们俩都是初恋。她是一个很喜欢和女性朋友在一起的女生,平时一起逛街、看电影等等,她学习也很好,年级前几的那种,所以平时很忙。而我在美国,其实是有点寂寞的。经历过一次争吵以后,她就提出分手,前后还不到3个月。分手以后我不甘心,我想我应该给她更多的空间,自己也更应该豁达一点,于是我就断断续续的联系她。之后有一段时间,她又是心情不太好,打电话给我,我们的关系又慢慢的好起来,算是复合了,但是关系没有之前那么好了。

假假,她来美国看她一个闺蜜,也来看看我。她和她闺蜜先在加州玩几天,我因为有事,要之后才过去。然而她在加州玩完了之后,打电话和我说,她喜欢上和她们一起玩的那个男生了。她高一就喜欢上了那个男生,但是那个男生有女朋友。这次他们在一起旅游了之后,她觉得那个男生很体贴,各方面都很好。因为那个男生有女朋友,所以她说她不会做什么。只是她觉得她对我不是爱,而是感动(觉得我很长情),所以想分手。顺便一提,在加州的时候,之前几个认识我的学姐对她说了一些我不靠谱的事情,虽说是小事,但是更坚定了她要分手的决心。我计划好是要去看她一周的,她说,看这一周相处的怎么样,好就继续,不好就分手。我去了之后,因为两个人都没有多少爱了,就被她挑了毛病,分手了。

现在我纠结的是,我不知道她到底适不适合我。从外貌上来说,很心动,家庭条件也差不太多,家也离的很近,她人也很好,很孝顺。我认定她是理想的结婚对象,只是不知道性格合不合适,反正异国恋是不合适的,而且我也不确定她能不能爱上我。她当然也有缺点,比如忙的时候会丢三落四,钥匙丢过好几次,手机一年丢一个,饭卡四年丢了十几张。之前很喜欢她的时候,她的缺点都是能接受的,但是她伤害过我两次以后,我发现自己已经很难再这么爱她,信任她了。这一年的异国恋也使我身心俱疲,影响到了我的学习,但是我一直觉得她是我理想中的结婚对象。我还要在美国呆两年左右,今年寒假可以回国一个月,我不知道要不要在这一个月中再对她展开追求,培养一些感情基础,然后再开始两年的异国恋。我是一个很长情的人,我又怕自己见了她之后,又忘不了她,然后影响到自己的生活。破镜重圆需要两个人付出巨大的努力,很艰难,现在的我理性上觉得我们只不过是因为异国恋生出了这么多问题,她又是我的理想结婚对象(我的要求很高),分手了是不是太可惜,可是感性上又无法接受她对我的伤害。

我该怎么办?

纠结的长情者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纠结的长情者:

世人只恨情短,不嫌情长。情长似乎就是天然正义,是绝对的好事。但凡碰到这种99纯金概念,都要多留个心眼,没有绝对的事,情长有时候是对爱忠诚,情长有时候只是认不清自己的糊涂,反正自己也做不了决定,就左右摇摆地混着,混着混着就老了,变情长了。

没人会否认,爱情将顺着下面这条小路行进:“划定范围——选择目标——追逐——若追逐失败,继续追逐下一个目标——若追逐成功,则持有”。这路径不停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比如你渴了,走进便利店:划定饮料这个范围,是选择刺激一点可乐呢?还是无热量的水?最近胖了一点,还是喝水吧,于是你交钱拿水,追逐成功,当这冰凉的液体进入你的体内,你的渴感消失。

这选择相对简单,毕竟我从未看到一个人渴死在品种繁多的饮料面前。

简单的选择诉求清晰:解渴,零热量,最贴近的目标是水。但这个简单模式里包括了一切选择的要素:1、你明确知道自己想要什么;2、去得到。第一点尤其重要,第一点解决了,得到反而相对容易。

是吗?你说,我想要斯嘉丽·约翰逊,能得到吗?答案是:不能。这里的“想”不是瞎想,而是你运用理智推导出的结论。

我想要一瓶水,花几块钱就有了一瓶水,做不到的人极少;我想要一瓶酒,花几十块买瓶酒,做不到的酒徒极少,我要喝瓶30年的飞天茅台,做得到的人就少了。在想要和能要之间,裂缝要小,否则就不是“明确”,而是“糊涂”。

大学的每个男生都想要校花,有能力得到的,不超过十人吧。这也是爱情的美妙之处,这促使每个男生都努力成为入围的十人名单,进入前十名未必能得到校花,她只能嫁一人,再怎么离离合合,了不起嫁三个人,不过竞争中强大起来的你当然能找到另一个漂亮姑娘——所谓的强大,就是你的想要就是你的能要,最后成为一代意志大师;所谓的弱肉,就是你的想要越来越多,你的能要越来越少,最后成为一代意淫大师。

用想要与能要标准来分析你们的感情,答案会比较明显。

从姑娘的角度看:想要与能要高度重叠,她说我想要你,你就得乖乖走到跟前,她说我不想要你,你就得乖乖找个角落疗伤。她是这关系中的意志大师。

你显然也认为自己可以掌控局面,像哈姆雷特一样追问“要她?还是不要她?”她可爱,可是异国恋不现实;她适合当我高标准的老婆,可是毛病不少(话说回来,谁没有点毛病呢?)——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姑娘早就明确提出了分手,也就是说,你即使想要她,能要也在迅速失血中,这节骨眼,挑她的错不合时宜,该迅速修正自己的短板和错误了,这样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祝开心。

连岳

连岳为你邮箱:lianyue4u@163.com

葬礼后的性爱

连岳:

你好。近期碰到一个情感问题,想向你咨询一下。

6年前,我和他从无话不说的同事发展成了情人。我们都有各自的家庭,我已经是母亲,他没有孩子,小我一岁,学历比我低。后来他离开单位,自己开了一家公司。几个月前他的妻子病逝了。35岁的他又成了自由人。自从他离开单位后,我们通常一个月约会一次。现在见面的次数虽比以前多了,但我却对我们目前的感情感到非常困惑。每次说到他过早离开人世的亡妻时,他总觉得很内疚,认为自己没有好好照顾她,因为她是他事业成功的得力助手。他甚至说如果不是为了有自己的后代,他不想再结婚了。可就是这样的人,竟然在她住院期间多次在外面买春(当时我听到之后,真的是非常诧然),还在她下葬的第三天和我ML。

我是一个很单纯的人,我们的关系也是由他主动出击的,6年来他从没问过我的生日,更不要提什么生日礼物了,也不会很主动地打电话、发短信。现在我常常想,他那么爱他的妻子,好像她是他一生中的唯一,可为什么还会做出不忠于她的事?我只是他的sex body吗?可他已拒绝过好几个对他有好感的女人。

人真的是很不知足,我有一个爱我的先生,但只有和他在一起我才会有激情。我不知道我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曾问过他喜欢我什么,他说我有不同于其他女人的大度,难道为了表现我的心胸坦荡,就该充当他美好回忆的忠实听众,看他为她流泪,而我却为了和他偷情,不惜向老公撒谎,而得到的却是“我们现在见面太多了”的埋怨。以前和他相处挺开心的,因为他很幽默,也很少提到他的妻子,还说她是口香糖,对他管得很紧,而现在他却总是黯然失色的样子。其实他爱他的妻子是天经地义的,我也没有资格要求他对我的感情像对她那么深,可我总觉得我真惨,连一个死者都竞争不过,我为这样的人付出感情值得吗?我从没有想过和他结婚,他也不会,我想我还是悬崖勒马吧,他也应该重新开始寻求新的感情,你说对吗?希望能得到您的解答。

Kare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Karen

你好。看了你的来信,我毫无来由就想到那部电影,《不道德的交易》,一对为金钱所困的年轻夫妻,把妻子一夜的性标价100万美金出售,他们原以为这代价很轻,后来才发现,一夜之后,他们的心全碎了。这部电影名气大得很,想必你也知道。它有个圆满的大结局,我一直在想,若是真的发生了这种事,他们有可能复合吗?或许,现实生活中的人得了100万美金,根本就不会悲伤?

第二个想法很残忍,这和我倾向于相信人性恶有关系吗?

人要受尽恶的折磨,他人的恶和自己的恶,一层层破茧而出,最后才能打开双翅,飞起来。

我们生活在两种不同的体系当中,沙漏一样回环往复。像圣奥古斯丁的上帝之城与世俗之城。最现实的体系是,我们有一层善的表象,我们却有恶的内核。甚至是一个恶人,他也愿意相信他人是善的,大家都暴露出自己的内心,连恶人都会失望至死的。从古至今,那些聆听忏悔的人,他们是值得尊敬的。

所有人都受恶的压迫。

所有人都想忠诚,所有人都想控制自己的欲望,但有多少个做得到?

所以,我不谴责。

所有人都只看到他人的阴影,所有人都看不到自己身后的阴影。

我相信他的悲哀,他的黯然失色是真的,他已经没有必要演戏了。如果他不买春,他不偷情,他是个道德上没有这么多缺陷的人,他的悲哀就会显得可信一些。可是,他还是买了春,他还是偷了情。他会被人骂成人渣。我相信我将收到不少诅咒他的邮件。这些,他也想得到,可是,这个软弱的人,他不得不向自己的欲望低头;在欲望满足之后,他又再次被悲伤吞没。

这个不道德的悲伤,已经没人相信了,连你这个唯一的倾听者都不信了。你这个和他ML的人都不信了。你说你是“一个很单纯的人”,除了我之外,恐怕也没有多少人会相信。你不是一个虚伪的人,你平白地叙述了你们的故事,从这点看得出来,至少我认为你没必要对我虚伪,假装“很单纯”,可我估计,他不太可能相信你的这个自我评价,就像你怀疑他的悲哀一样。

而那个死去的女人,本来被他深切的怀念,应该享有哀荣的,可是,也不会有人相信她是一个在天上得到了抚慰的女人。

你的单纯,他的悲哀,她受到的想念,本来都是真的,只不过,难以抑制的欲望把它们全都遮蔽了。

但愿我们的命运像《不道德的交易》里的人物,在以后,或在以后的以后,我们终究发现了生命与爱情的光亮。

祝开心。

连岳

连岳为你邮箱:lianyue4u@163.com

我爱洗碗

连岳老师:

您好!

一直不知道您及您的书。直到那个温暖的下午,朋友来电话,说他从图书馆里借了一本《我爱问连岳》,很好的一本书,我问他是小说吗?他说不是,是一个专栏,一些人写来自己的问题,让这个叫连岳的人解答,主要是情感类的,我大笑,因为我的这个朋友已是丢3奔4的年纪,还没有结婚,甚至没有认认真真的谈过一次恋爱,我说道:“你还需要看吗?这些都不是你的问题,更不会有你的答案!”

他不屑:“没错,没我的,也许有你的。”我语结,那几天我还没和我老公冷战呢!

大概花了两个星期的时间,我看完了全部四本,便急忙发短信给我的朋友,我说:“四本,全看完了,这是这么多年来,难得的除了小说之外,坚持看完的书,非常感谢你向我推荐这套书,虽然在看这套书的时候,我正和老公冷战。”

人生就是这样,不断地说“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却一边忙不迭地继续犯错,不过明白总比糊涂强,哪怕是嘴上的,对吗?

从你的书里,我看到很多的、千奇百怪的人,别误会,“千奇百怪”在这里没有任何贬低的意思,只是没想到人生的方式如此之繁杂,以至于我们只能有一种,更多的是做一个看客,只是很幸运的是,在诸多的看客里,有那么几位明白的,并不仅仅看,而是一边看一边敲打,不一定正确,但能让人思考,这也就足够了。

我是信佛的人,我认为这种人就是多情的菩萨。如果有幸这封信被您看到,并看到这一行,别撇嘴,也不要得意,因为也许说的并不是您,(*^__^*) 嘻嘻……开玩笑了,连岳老师莫生气。

本来不想问您这个问题,但心存侥幸的认为,您也许能够耐着性子看下去,所以不想放弃一次机会。就是我和我的老公,(^_^,您一定在腹诽:你看,这不又来了!我就知道,天下没有不要钱的饭!)

那天我查了下话费,发现多了80多元的上网费,老公表情很郁闷,我很生气,我认为,不就是80多元吗?至于吗?而且我也不是故意的,我还是受害者呢,你给我吊什么脸?于是我跑到另一个屋子睡去了,并且一直不说话。即便这样星期六他请同事们吃饭,喊我我也去了,给他长精神,再就是让他念我的好,想想自己做的有多可恶!可是这厮,回来后没有一丝感激,居然还说:我就知道你不敢不去!听听,“不敢不去”,他是个什么呀?居然这样说话,这还罢了,又提起话费的事,我直接就怒了,继续不理他,继续睡在另一个屋子。

其实我最郁闷的是,我和他结婚十年来,包括谈恋爱的时候,每次吵架都是我先说话,他特能死磕,在我面前特硬,不低头的那种,这都什么毛病啊!吵架了,先低头又怎么了?就不是男人了?在这个老婆面前服个软怎么了,就活不长了吗?会死吗?我特恨他这一点,特恨,一听到别的女人说每次吵架都是自己老公先来服软时,我就更恨他!这是不是表明他并不爱我,或者爱我没有我爱他那么多呢?

最后,您别生气:哼,看了我那么多的书,居然还冒出这么弱的问题!!气煞我也!!!

你先别着急生气,消消气,您最体贴、最大度了,麻烦先回答我吧!O(∩_∩)O

谢谢了。

清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清璇:

这邮件太多赞美我的话语,我自己看了固然很爽,也许不少读者看了不爽。先声明一下,我已经删了一部分,剩下的,实在是因为上下文相关,不能再删,所以暂且保留,原谅我的虚荣吧。

关于冷战之后,由谁先开口,这是全球情侣面临的共同难题,有些语言当中,还有专门的词汇用以描述这种状态:情侣冷战之后,双方的气都快消了,各自找机会开口,而一开口,马上就进入甜蜜异常的状态。这情景相当微妙而复杂,可已经有了专门词汇(中文里好像没有),足以证明这是爱情中常见的状态,虽然复杂,却一点就通,言者听者,可以相视而笑,不须多发一语。

人不是机器,我们无法按照精密的客观标准运行,人做绝大多数事情,包括爱情,都带着强烈的主观价值判断,它根本无法量化,不能精确。同样一件事,在不同的情绪中,在不同的环境里,在你不同的年龄状况中,却会变得截然不同。

你说你信佛。那就更能体会佛陀善于引导他的信徒从柔软的、宽容的、自律的角度去面对烦恼,佛教的法师都会强调佛教不是宗教,而是教育,佛不是从天而降的,佛是由人升华而成的。什么是升华,以我看来,就是忍住恶念。这点用来指导情感,我看也是可以的。只不过它对常人来说,要求过高,对信佛的你来说,应该不难吧?

你和老公的冷战,总是由你先开口。这让你气馁,佛陀来开示,他会怎么说呢?他会说你是一个真正懂得爱的人,你也是一个善于化解恨的人,你不会让小事变大。情侣冷战,双方都硬,打一个月的人都有,真能把婚姻搞得无比危险。如果能保持冷战之后你先开口的纪录,这是不是一种修行呢?这样想,下次冷战就不会指望他先开口了。

让人困扰的,基本上是小事,不会有一只科学家克隆出来的恐龙突然闯进你家,老虎毒蛇出现的概率也低至于零,而蚊子、蟑螂这些无大害的小害虫才能长久陪伴你。——佛陀说理善借寓言,我这个寓言的意思是,生离死别,大开大合,在人的爱情中,很难出现(这是我们的幸运),而如何处理冷战之类的小事,才值得了解,你不会跟蚊子赌气:我让你吸血,撑死你!但是你会跟小小的情绪赌气,指望用油去灭火。

我原来很烦洗碗,觉得在上面花十几二十分钟,简直太无聊了,这个时间我可以读好几页书(我就是这么好学的人!)。现在,我却很喜欢洗碗,吃完饭,赶快扔了垃圾,把碗碟洗干净,觉得非常清爽,不让我洗,心里还不舒服。如果我信佛,简直可以为此写首禅诗。同样的事情,态度改变,主观价值就变了,这事就可以从烦恼走到菩提。

或许,这个洗碗的转折,可以供你借鉴,从而让你不再为谁先开口而郁闷。

祝开心。

连岳

连岳为你邮箱:lianyue4u@163.com

送给高三毕业生的11条

胡扯十一条

连岳

几年前一个喜欢的小孩终于高中毕业,要读大学了。当时难免伪装一下长辈,胡扯几条建议。也许这些对别的孩子也有些用吧。

1、你听到高考成绩,因为不符合你的预期,就开始哭。后来证明哭得太早了,在不知道成绩所处的位置时,哭和笑都没有坚实的基础,你还是上了自己想去的学校。就是真的失败了,也没必要哭。倒是很能确定,你以后一定会有失败的,每个人都是如此,人需要不停试错,才能学得新知,只有傻瓜才能逃避这个命运。日本的武士和欧洲的骑士,都希望自己输的时候,死的时候,能保持尊严。这两种职业,虽然早已消失,不过职业精神还很有价值,输,要输得有尊严。

2、成功甚至不是人生的必需品,名和利,都是稀缺品,只能由少数人拥有。能得到当然不坏,可得不到也不必失落。你自己却近乎有自己百分之百的主权,你自己的感觉才是自己的必需品。

3、不必成功不是说可以当猪,混吃等死。而是更专注于自己,这样无论在什么阶段,都不会和魔鬼签约。

4、自己是个什么人,自己有什么潜力,自己处在什么位置才最舒服,这些需要永不停止的自我教育和自我对话才能找到,这个寻找的过程本身也是一种快乐,就像走迷宫,就像迷失在你没走过的小巷。漫游没有目标,也不是争第一,没有成功与失败之说,可它充满了乐趣,我觉得这才是比较适合人生的比喻。

5、养成阅读的习惯。阅读是人类精神遗产唯一认可的继承方法。不阅读,人可以活得很简陋,从零开始,活到八十岁;阅读,可以活得很丰富,从零开始,活足五千岁,时间是有密度的,方法只有通过阅读。

6、学好英语,无法好到当工作语言,至少基本的听说读写要过关,英语现在是世界语言,资讯及观点的富矿区,而且是一门不需要审核的语言,它是翅膀,想飞就得有。

7、不求速成,不相信速成。一门手艺或学问,没有十来年的时间,可能很难精通,慢慢来,不跑得太快太累,也不停得太久太懒,有前行的节奏即可。

8、保留自己的空间,再好的朋友都保持距离。无论看到多美多强的人,都别想成为第二个他。记住弗洛姆说的:每一个人都不应作为别人的复制品而生,自我生活的权利,这就是人格独立的意义。不要当跟班,更不要让别人当你的跟班。

9、切忌只凭一句话、一些片断信息就下结论,尽量多地搜集信息,尽可能站在不同的立场想想问题,嘴太快太杂,于公是毫无价值的噪音,于私是人人厌恶的八婆,眼神会浑浊,气质会变差。

10、不要由于同龄人的喜好,或因从众而酗酒或嗑药,这样取得的暂时快乐要以清醒后的抑郁做为补偿,得不偿失。自然而然得到的快乐才是快乐。要敢于拒绝。敢拒绝才酷。

11、每周至少要休息一天。

(另,《我爱问连岳5》上市啦)

走不出小县城的人

连岳:

你好!断断续续关注你的专栏有五六年了,期间也去学校图书馆借过你的书。当然,都是在心有千千结的时候,希望能得到启发,但是从未鼓起勇气向你写过信。

我是一名27岁的研究生,在面临毕业、面临感情的选择的档口,确实很焦虑。我的男朋友是初恋,至今已经9年,大概有7年的时间我们是异地恋,我们在不同的城市读大学,每个月能见一次面,寒暑假我们回到家乡,他早我一年本科毕业,说好的毕业之后来我的城市找工作等我毕业。但是,就在那个暑假他选择了在家做一名教师,我尊重他的选择,并且期待着他能够在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得到一份更好的工作。这期间他尝试过去考公务员,但都是没做充足的准备,结果也是可想而知。

我们互相见过家长,家人说尊重我们的意见。我一直觉得从那个县城走出来,读到研究生很不容易,就应该寻找更好地就业机会,我有权利选择更好地环境(我不是一个物质女,不奢望大富大贵,只希望凭借自己的努力使父母能够安度晚年,为孩子创造一个好的成长、受教育的环境),而他总是说家人房子已经买了好几年,就等着我毕业装修结婚,父母年纪大了,不想再去外边折腾了。在外边工作,没法给我一个安稳的家,幸福感太低。

知道他作一名乡村教师很辛苦,既要上课还要兼职班主任,管着一群14、5岁的毕业班的孩子。在研究生期间,他只来学校看过我一次,其他见面的时间我们只能选择一个中间城市在那里汇合。我一直期望有这么一个人能跟我共同分担,但是就在我毕业的档口,他总是让我回去,而回去就意味着失业,因为一个小县城就业机会很渺茫。而他只有周末才能从乡下的学校赶回来。这给我的感觉还是异地恋,真的不甘心就这样。最近,因为找工作的时候被问及男朋友的问题,我如实相告,就遭受了拒绝。我将实情告诉他,他说你可以不考虑我,有时候说多了,说得急了,就能扯到分手上来。

现实的情况就是这样,我一种坚持着,谈恋爱能接受异地恋,但是结婚绝对不可以。这种感觉就是在我的每一天,那个人总是缺失的,所有的喜怒哀乐忧恐思都是独自品尝。不知道该怎么办,也分不清我们之间是否还存在爱情,这么多年的坚守,结果会是怎样?如果分手了,不知道自己怎么去承受内心的空荡。

这种事情无法跟父母、朋友诉说,和他之间也没法争论,毕竟这么远说不清,说多了伤害的都是感情。

郁闷的小鱼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郁闷的小鱼:

人总是会习惯性地退回熟悉的环境,这样才觉得安全。这意味着小县城出身的孩子,即使读到了研究生,他在思维与行事上,可能仍然更喜欢小县城。

从乡镇到小县城,再顺着三线城市、二线城市到大都市,每一级的变迁,都要求人相应地做出调整,以迎接新的挑战。一代人上一个台阶就不容易了。有些人要突然面对若干级跳跃,确实难度很大。不过值得一试,接受了好教育,为了一份能固定支取的薪水,回到不死不活的小县城,实在是有些胆怯和无聊啊。

小县城气质大概是这样的:一要稳定、二要稳定、三要稳定、四是听父母的、五是我的老婆也要听我父母的、六是在哪里活着都一样嘛。这气质不是只在小县城才有,大都市里也有,只是在小县城特别强势,异类难生存。

小县城气质也并非必须剔除,两人都这样,结成小县城气质的夫妻,也就行了。怕就怕一个小县城,一个大都市,冲突争吵不断,一生难有快乐。

我劝你尽早和这位男友分手,他走不出小县城的,勉强到大都市,也是过年回乡才觉得有感觉。虽然浪费的时间多达七年,可不停止,就会变成八年、九年……

你开车,发现自己走错了路,你会不会想:已经错了一百公里,索性继续开吧?你一定是朝前正确的方向马上调头。爱情也是如此,不因为错得久了,会变成对。一发现分歧无法弥补,就应停止。

祝开心。

连岳

连岳为你邮箱:lianyue4u@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