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洗碗

连岳老师:

您好!

一直不知道您及您的书。直到那个温暖的下午,朋友来电话,说他从图书馆里借了一本《我爱问连岳》,很好的一本书,我问他是小说吗?他说不是,是一个专栏,一些人写来自己的问题,让这个叫连岳的人解答,主要是情感类的,我大笑,因为我的这个朋友已是丢3奔4的年纪,还没有结婚,甚至没有认认真真的谈过一次恋爱,我说道:“你还需要看吗?这些都不是你的问题,更不会有你的答案!”

他不屑:“没错,没我的,也许有你的。”我语结,那几天我还没和我老公冷战呢!

大概花了两个星期的时间,我看完了全部四本,便急忙发短信给我的朋友,我说:“四本,全看完了,这是这么多年来,难得的除了小说之外,坚持看完的书,非常感谢你向我推荐这套书,虽然在看这套书的时候,我正和老公冷战。”

人生就是这样,不断地说“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却一边忙不迭地继续犯错,不过明白总比糊涂强,哪怕是嘴上的,对吗?

从你的书里,我看到很多的、千奇百怪的人,别误会,“千奇百怪”在这里没有任何贬低的意思,只是没想到人生的方式如此之繁杂,以至于我们只能有一种,更多的是做一个看客,只是很幸运的是,在诸多的看客里,有那么几位明白的,并不仅仅看,而是一边看一边敲打,不一定正确,但能让人思考,这也就足够了。

我是信佛的人,我认为这种人就是多情的菩萨。如果有幸这封信被您看到,并看到这一行,别撇嘴,也不要得意,因为也许说的并不是您,(*^__^*) 嘻嘻……开玩笑了,连岳老师莫生气。

本来不想问您这个问题,但心存侥幸的认为,您也许能够耐着性子看下去,所以不想放弃一次机会。就是我和我的老公,(^_^,您一定在腹诽:你看,这不又来了!我就知道,天下没有不要钱的饭!)

那天我查了下话费,发现多了80多元的上网费,老公表情很郁闷,我很生气,我认为,不就是80多元吗?至于吗?而且我也不是故意的,我还是受害者呢,你给我吊什么脸?于是我跑到另一个屋子睡去了,并且一直不说话。即便这样星期六他请同事们吃饭,喊我我也去了,给他长精神,再就是让他念我的好,想想自己做的有多可恶!可是这厮,回来后没有一丝感激,居然还说:我就知道你不敢不去!听听,“不敢不去”,他是个什么呀?居然这样说话,这还罢了,又提起话费的事,我直接就怒了,继续不理他,继续睡在另一个屋子。

其实我最郁闷的是,我和他结婚十年来,包括谈恋爱的时候,每次吵架都是我先说话,他特能死磕,在我面前特硬,不低头的那种,这都什么毛病啊!吵架了,先低头又怎么了?就不是男人了?在这个老婆面前服个软怎么了,就活不长了吗?会死吗?我特恨他这一点,特恨,一听到别的女人说每次吵架都是自己老公先来服软时,我就更恨他!这是不是表明他并不爱我,或者爱我没有我爱他那么多呢?

最后,您别生气:哼,看了我那么多的书,居然还冒出这么弱的问题!!气煞我也!!!

你先别着急生气,消消气,您最体贴、最大度了,麻烦先回答我吧!O(∩_∩)O

谢谢了。

清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清璇:

这邮件太多赞美我的话语,我自己看了固然很爽,也许不少读者看了不爽。先声明一下,我已经删了一部分,剩下的,实在是因为上下文相关,不能再删,所以暂且保留,原谅我的虚荣吧。

关于冷战之后,由谁先开口,这是全球情侣面临的共同难题,有些语言当中,还有专门的词汇用以描述这种状态:情侣冷战之后,双方的气都快消了,各自找机会开口,而一开口,马上就进入甜蜜异常的状态。这情景相当微妙而复杂,可已经有了专门词汇(中文里好像没有),足以证明这是爱情中常见的状态,虽然复杂,却一点就通,言者听者,可以相视而笑,不须多发一语。

人不是机器,我们无法按照精密的客观标准运行,人做绝大多数事情,包括爱情,都带着强烈的主观价值判断,它根本无法量化,不能精确。同样一件事,在不同的情绪中,在不同的环境里,在你不同的年龄状况中,却会变得截然不同。

你说你信佛。那就更能体会佛陀善于引导他的信徒从柔软的、宽容的、自律的角度去面对烦恼,佛教的法师都会强调佛教不是宗教,而是教育,佛不是从天而降的,佛是由人升华而成的。什么是升华,以我看来,就是忍住恶念。这点用来指导情感,我看也是可以的。只不过它对常人来说,要求过高,对信佛的你来说,应该不难吧?

你和老公的冷战,总是由你先开口。这让你气馁,佛陀来开示,他会怎么说呢?他会说你是一个真正懂得爱的人,你也是一个善于化解恨的人,你不会让小事变大。情侣冷战,双方都硬,打一个月的人都有,真能把婚姻搞得无比危险。如果能保持冷战之后你先开口的纪录,这是不是一种修行呢?这样想,下次冷战就不会指望他先开口了。

让人困扰的,基本上是小事,不会有一只科学家克隆出来的恐龙突然闯进你家,老虎毒蛇出现的概率也低至于零,而蚊子、蟑螂这些无大害的小害虫才能长久陪伴你。——佛陀说理善借寓言,我这个寓言的意思是,生离死别,大开大合,在人的爱情中,很难出现(这是我们的幸运),而如何处理冷战之类的小事,才值得了解,你不会跟蚊子赌气:我让你吸血,撑死你!但是你会跟小小的情绪赌气,指望用油去灭火。

我原来很烦洗碗,觉得在上面花十几二十分钟,简直太无聊了,这个时间我可以读好几页书(我就是这么好学的人!)。现在,我却很喜欢洗碗,吃完饭,赶快扔了垃圾,把碗碟洗干净,觉得非常清爽,不让我洗,心里还不舒服。如果我信佛,简直可以为此写首禅诗。同样的事情,态度改变,主观价值就变了,这事就可以从烦恼走到菩提。

或许,这个洗碗的转折,可以供你借鉴,从而让你不再为谁先开口而郁闷。

祝开心。

连岳

连岳为你邮箱:lianyue4u@163.com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