蜗牛都知道

(一个孩子来邮件,说他将此文贴在自己书桌前面,很荣幸。越来越相信,人生最重要的是耐心,它是长跑,重在积累,只要不停,就能跑很远,只要脑子没受伤,不是特别聪明,不是特别强壮与漂亮,都没有关系,怕的是停下来,将前面的岁月清零。)

————————

每天最有意思的事情就是背几个单词。

过几天全部忘掉。

人脑并不是一个高效写入的硬盘,它像石头、骨头、龟壳、竹片等一切坚硬的东西,就是用刀,刻一个字也得很长的时间。这符合人的本质啊,一切都得慢慢来。

你想快,大脑也不答应。

如果确实需要记住,只能把忘掉的单词再记一遍,一直重复到不会忘记,如此而已。

所以我一直不信“顿悟”,也许会有一夜间改变的人,但这不足以成为一条生产线,便捷地让人成佛,让魔成佛,人心中没有顿悟这个开关。——当然,你信的话,我也没意见。

我喜欢“渐悟”这一说法。缓慢、艰难,它就是数学题里那只爬井的蜗牛,井高七米,蜗牛白天爬三米,晚上睡着了滑下两米,几天爬到井口?

蜗牛难道不能努力一点吗?难道非睡不可吗?是的,它非睡不可。

这世界让我们有个错觉,它变化很快——或者说,我们选择相信那些变化很快,去赌场的人更爱看中奖者的笑脸。

世界很慢,只能像蜗牛一样慢慢爬到井口,在那里,离新鲜的草叶近一些,近蜗牛妹妹近一些,大喊一声:哥哥来了!一个星期后,才抱到她,从此,他和她和他们的两套房子,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

新思想、新观念、新的生活方式,它们确实存在,在井口,但不存在突变,爬到井口,仍然是只蜗牛,甚至还有风险,你离鸟也近了一点。

有限的新闻告诉我们,在我们所处的这个空间内,不幸的事情还是挺多的,无聊且痛苦的生活方式还有强迫能力,于是,对突然的改变更为期待。

那一刻到来后,一切就不同了。

哦,不是的。你若没有慢慢的爬行,那一刻不会到来。没有和遗忘游戏,记忆不会到来。若不在旧中挣扎,也见不到外面的新。

不开始安静,真给你三天安静,没有电脑,没有电视,没有书籍,没有人声,你并不会有喜悦,只会收获三年时间——这三天像三年那么长。

不开始学习听与说,有一天,真没了敏感,没了限制,你的嗓子真的属于你,就像黄金属于金丝雀,就像白银属于白鸽,就像黑铁属于老鹰,你也没什么可说的,你也听不到什么,就像空白属于空白。

新的生活方式像很容易。其实最难。因为它是生活,有爸爸妈妈,有水表电表,有堵车排队,有心烦意乱。旧生活比新生活容易,奴役有时比自由更舒服,是的,奴隶有时候更舒服。

新生活是韧性的产物。对,把那口将要吐出的叹气咽回去,别说,算了,不过如此,罢了,罢了。

正因为晚上必然会下滑两米,才需要白天爬三米啊。

蜗牛都知道,人也要知道。

——————————

(题图是Augustus Egg的《旅伴》。)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