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老友上床后怎么办?

连岳:

刚刚看完那个隐忍和好友上床念头的故事(《不宜和老友上床》),我的事情没人可说,和上期情节不太一样,但主题或许可以来一个承接。

我,女性,30不到,未婚,工作收入、教育背景良好,外貌从小到大也没影响过我完成任何事情。

当然作为一个异性恋者,在一个方面还是需要男人的,那就是性。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大多数女性都是因爱而性,而大多数男人真的是因性而性,这种事情口是心非的人太多,思维被灌输成固定模式的也太多。我认为爱应该和性有关,但性有时候可能就是性。当然单纯的性应该受到约束,可很多时候并不是那么让人容易控制。性是男女双方共同享受的,即使女人的生理相比较男性来得薄弱只要懂得保护好自己,在性方面根本就没有什么谁吃亏谁奉献的说法。如果是你情我愿且非交易,那不管有爱与否,彼此都将会快乐而满足。当然社会大环境的观念似乎和我的想法还有着相当大的差距,尤其是很多男人,即使他们心中欢迎你的行为,但心理上还是会作鄙视状,彷佛心态的开放就是可以人人得而上之。但对于我来说这些只牵涉到一个道德底线的问题,我的标准是不给他人带来伤害,可惜我说了很多事情并不是那么让人容易控制。

D是相交10多年的好友,至于我们为什么会上床,我将其归咎于荷尔蒙的分泌和男女之间单纯的性渴望。要命的是,第一次是我主动的,后来这样的情况又不止一次。看我就是这样一个不安分的女人,那是说的好听的。说的不好听的,估计把我浸猪笼的心都有。D对于我们的这段关系是用“just have some sex with each other”来定义的(看,都没有合适的中文词),我认同。和男友的性没问题,可为什么又会沉迷于这段关系,难道真的是中餐吃多了就要偶尔改吃西餐?不过介于我曾经对于他人有过拿的起放的下的例子,所以一切都随心随性了,除了面对男友时候的那一点愧疚。可笑的是,我和D还要毫无破绽的经常和一群人一起唱歌、打牌、吃饭,然后互相乱侃,一如既往的彼此嘲笑,可是我们的位置却越坐隔的越远,两个人的关系就像卡在那里。而他们各个都有一双毒辣的眼睛,包括我自己。发现D和Q在一起举止过于亲密的可不止我一个人。我仗着“便利”问过D,他矢口否认,我觉得他没有理由隐瞒我,同时作为共同认识10多年的Q(我们关系一直很好),她也一样在餐桌上把我们的怀疑当笑话讲。可是昨天一起吃饭后,我居然半夜里因为梦见他们的亲密而忽然醒来,也终于意识到我太高估自己,也太低估别人了,这段关系真的困扰我的心了。

深夜我坐在床上分析:对于男友我肯定是爱的,我们共同经历的日子让他在我心中的位置无人能替。那我爱D吗?心跟着身体走从来都是男人用来骗女人的,我想我一直喜欢D是肯定的,和D在性方面很愉快也是肯定的,但我不爱他,或者说远没达到那个程度。那是我嫉妒Q?大概有点,她比我女性化多了,也很受男人欢迎,可过去为什么没有因此焦躁?还是因为性的吸引,使得我对D的占有欲空前的大,以至于每根神经都敏感?但是不管真实原因如何,这种不爽开始严重影响了我的判断能力和心态,甚至于D的一句废话我都能听出不同的意思。根本不用任何人提醒,我知道唯一的办法是远离这段不健康的关系,否则不但我的男友受到伤害,我自己将是最大的倒霉者。可是新的问题出现了,我如何在远离这段关系的同时不远离D这个难得的朋友?连岳你在这期专栏里说当和自己的好友上床的时候,我们无法再对他们象狗一样忠诚了,那么怎样才能把床完整的踢掉再次回归成狗?抑或真的都回不去了,不能再心存幻想?

小C

_________________

小C:

你和老友的性关系,形容为“just have some sex with each other”,哪里会没有合适中文可以形容?中国的男人可能惨一点,中文可一点不差,这种关系就叫“不要捞过界”。

想得通,万事万物都在其合适的位置。想不通,蓝天白云都让你觉得颜色搭配不对。帕瓦罗蒂,你不能拿着billboard或英国每周40曲去贬低他,说你老人家好像从来没有上过排行榜,他唱的是歌剧嘛。反之亦然,拿他飙高音C去羞辱50 Cent,也无聊透顶。

再牛的人,都有自己的领地。狗会在自己的势力范围撒尿为记,越界了态度就大大不同。我们上篇文章说别和老友上床,就是个意思,床边是友情的极限,上去了,朋友就没得当。

遗憾的是,有人没等到这篇文章发表就和老友嘿咻了。你的乱证明上篇文章的说法多么正确,和老友上床,不仅意味着失去一位老友,甚至与一群朋友在一起都尴尬。

当然,责任在我,我应该在你们上床以前发表文章的。不过,时间无法倒流。那我们只能接着解决问题了:不幸和老友上了床怎么办?

一是离开这个朋友圈。值得提醒一下的是,有些老友淡出,并非其中一定牵扯到了性,可能就是单纯的不合。老友关系可近可远的特点,相当有利于撤退,恋人的短信迟回一小时,后果都会很严重,朋友十年不见也许仍然是朋友。离开老友可能会有一些伤感,不过,把它看成交些新朋友的机会,也不错。我们对朋友圈会形成强烈的依赖,有瘾性,某种程度上也会把我们关在一个小圈子里——如果彼此恭维得过份,那就更可怕了。

离不开的话。你们还有更有利的条件,罗敷无夫,使君无妇,把老友变成老公,是恋爱,就不怕所有人知道。恋爱失败也无所谓,至少老友圈的其他人不会因此失去,你的友情损失值减少到最低——基本上转嫁给了朋友们,他们以后请客得花两分钱了。

也许你会说,连岳,你没有注意到我这句话“对于男友我肯定是爱的,我们共同经历的日子让他在我心中的位置无人能替。”原来是这样,那你就捞过界了,好好回去爱男朋友吧,既然他在你心中的位置无人能替——在床上倒是有人可替。偷吃没有偷吃出严重的结果,已经是欢喜佛保佑了,还想那么多干嘛。

男友不可替代,和老友上床,还要吃老友的醋,上完还要恢复老友身份。你号称洒脱,一上来对性发表了一通看法,表示自己挺酷的。其实还是一个便宜要占尽的人,说那些道理,不过还要占一些“知性”的便宜罢了。

人当然要做出取舍,舍当然会有不情愿。你不愿意,其实你的问题可以换成另一句更直接的:“我究竟能不能所有的好处都占全?”

也许傻子都知道答案是什么吧?

当然,对于一个贪小便宜的人来说,我知道她只想从我这儿得到便宜她的答案。所以我就顺着你:是的,你什么好处都能得到的。你哪里是心存幻想,你要得太少。

祝开心。

连岳

连岳为你邮箱:lianyue4u@163.com

(如果你从此文得到收获,请为我的公众微信增加一个订户。)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