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蝴蝶

看到几个小学生自杀的新闻,他们以为,死了就可以不用做作业了。

这类新闻几乎每年都有,我觉得,老师们应该警告他们:死了作业更多。这样也许可以挽救他们的生命。

模糊记得有部港片,其中一幕是姐弟两个小学生相约自杀。死前弟弟发现姐姐仍然在写作业,相当不解:都要死了,做什么作业呢?姐姐毕竟多长几岁,比较老成,说:万一死不成,明天交不上作业就惨了。

我不敢确定有没这部电影,它纯粹是幻觉?还是我想当然:在以作业写死小孩为荣的环境里,这类黑色幽默一定会发生?

怪不得有些人离开校园以后不再摸书,也怪不得中国的人均阅读量相当少。因为读书很少有愉悦的体验,只是给多数人带来创伤后综合症。如果你曾被高考噩梦吓醒,那多半会同意这个观点。

摧残似的压迫教育,几十年来,好像一直说要改,但是作业越改越多,竞争越改越激烈,现在好像连幼儿园入学都有各类考试了。再过十年,产科医生会拿着试卷等在子宫口,婴儿语、数、英综合考试及格方准降生。

逼孩子是个系统工程,任何一方不合作,孩子就可以逃生。我知道一个酷妈是这样的,老师每次打电话抱怨她女儿的作业没写完时,她都是将电话撂在一边,若有若无的呼应几声,为了不浪费时间,还同时护理自己的指甲,她女儿的同学们,为了完成作业,为省时间,有人两三天才拉一次屎,除了羡慕这位妈妈外,只能面对自己家那位与老师并肩作战的妈妈。

这样一位特立独行的母亲,似乎也是从来都有传闻的。无法证明她们的孩子是否比别的孩子更成功,但是如果她们的孩子失败,则一定会归罪给这样的妈妈。改变现实的人,照例又是那些内心强大一点,更敢于承担责任的人。随大流,一切不幸都可归罪于大海一样庞大的系统。

现实死硬,但对不在乎的人来说,它又好像毫无报复能力。

这用贾雷德•戴蒙德(Jared Diamond)的理论来解释,那些擅自行动的蝴蝶,才是产生的新文化第一动力:一个小的文化因素可能起源于当地的小事、暂时性的事情,然后固定下来,预定了一个社会走向更重要的文化选择。

这是文化领域的蝴蝶效应。

冒太大风险,当然违背人的理性,蝴蝶不要断了翅膀;可一点风险不冒,甚至连本能都丧失,蝴蝶不敢扇动翅膀,反而是文化停滞,生活了无新意的原因了。当身边都是这种趴在地上的蝴蝶,状若枯叶,那么一直没有风暴就在预料之中了。

让自己的孩子保持足够睡眠时间的勇气都没有,这一点点承当都不敢,连一只蝴蝶都不如,文化的子宫于是一直等不来那奔涌而来的“小事”。

(如果你从此文得到收获,请为我的公众微信增加一个订户。)

连岳为你邮箱:lianyue4u@163.com

配图:Taking Sunflower to Teacher by Winslow Homer Framed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