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责任打老虎

连岳,你好:

最近的家庭问题弄的我很头大,希望能得到你的一些建议。

我今年27算,领证5年,正式结婚两年。

事情比较复杂,容我分开说,先说说我和我老婆吧。

我们2008年认识的,经过激情的半年,2009年我们领证了。在我母亲知道我和这个比我大一岁的女生谈恋爱,它就非常反对,并且在没有任何了解的情况下,只是单纯的任务比我大一岁不好。当然现在结婚了,我也理解了为什么母亲当时那么反对了。并且在一次我们视频聊天的时候,我母亲插话(她不知道我们在视频中),说了一些很不好听的话,当然也被老婆听到了。这个事情成了老婆对我母亲心中永远的结,不知道以后能不能解开。

后来父亲也知道这个事情了,同样反对。最后我们做了一个决定,偷偷的领了结婚证(当时她父母并不是很反对)。在领了结婚证的三年里面,我们没有告诉任何人,并且去了国外一起念书。

直到我们快要回国的时候,母亲想给我买房子以后结婚用的时候,涉及到房产证,单身的问题时候不得不告诉了父母,当时他们很生气,但是已经是这样了,也没有办法了,我以为很快这个事情就能过去,但是现在我才越来越发现这又是父母对我的一个心结。

直到我们回国,不得不筹办婚礼的问题的时候,双方家长要坐在一起谈了,本以为很简单的事情,但是又变得复杂了。当时我们家里条件相对还算好,因为这里有个风俗,结婚分成三类:娶老婆,上门女婿,和两家并一家;娶老婆是和男方姓,上门女婿和女方姓,两家并一家是说好的一家姓一个,可以商量的。我父亲很强势的要求无论几个孩子都是和我们姓,我们是娶老婆的。但是由于父亲生意上的重大危机,导致无力给予聘礼,但是这个事情我父亲并没有提聘礼的事情(可能他们认为一个房子就是聘礼了),只是糊里糊涂的就过去了,难免女方家里肯定有想法。这又是一个结。

现在老婆已经怀孕9个月了,由于父亲生意上的事情忙的焦头烂额,可能面临倒闭,起诉,包括我和我老婆也牵扯进去了。这9个月里也没有对女方有任何询问,解释。俗话说,有钱出钱有力出力,都没有那至少一点点关心也几乎没有,所以难免对方可能又有想法。

由于这些问题,我在她们家也有一点抬不起头。本来老婆就是脾气很大的人,现在怀孕可能变得更敏感,加上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脾气更大,有时候为一点点小事情,zuo的要死,弄的我真的有点过不下去了。有时候也是为了钱的事情发脾气,埋怨。

反正父母就是因为当时结婚没有经过他们,他们一直在埋怨我,我无话可说,我愿意承受这份惩罚。但是面临各个方面的压力,让我在中间喘不过气。真想抛开一切,是都不要找我,谁也不要烦我,让我一个人自生自灭算了,给大家一个解脱。

期待你的回复。

头大男

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头大男:

有个关于婚姻的比喻特别好,出自于圣经。神造人时,女人原是男人身上一条肋骨,他们结婚时,肋骨重新回到身体,人于是完整了。

这个寓言可以看出,婚姻中最重要的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其他没有人。人在父母家过的日子是在为独立做准备(选择婚姻的人,婚礼是显著的标志,不想要婚姻的人,搬离父母家是标志,此文只讨论前一类人),当你娶(嫁)一个人时,她(他)的地位高于父母。维护她(他)的这种地位是你的责任。

这和中国的婚姻观是剧烈冲突的。

中国人的婚姻,拜天拜地拜父母,天地是虚的,有实权的大老虎只有父母,他们才是婚姻中的主角,下跪的那位新人,不过是新来的下人,听命令可以,有主见不行。这婚姻仪式可以看出另一种模式,中国人的婚姻中,挤满了人,成亲的两个反而是配角。

这是农耕时代的婚姻。人凭借一己之力,无法立足,大家庭的协作才能保障所有人的温饱。年轻人在家里没有地位,是难逃的命运。再加上“孝”这个重压,婚姻幸福,那得靠碰运气。

现在中国都已经城市化,家庭的小型化是趋势,大家庭快速消亡。也就是说,婚姻将从中国传统的“多人模式”转向“一个男人一个女人模式”,夫妻的地位高于家族中的其他人。“我需要你的时候,我比你的父母更重要。”这并不是一句荒唐无礼的话,而是正当的要求。

年轻人是这种转变的受益者,没有太多阻力。“我妈妈说了算”的少数人,辜负了出生的好时光,痛苦是应该的。你们显然不是这种人长不大的孩子,或许只是处于害怕真实想法的“分裂”阶段:不理睬父母的无理要求,哪怕他们寻死觅活,爱情轻松很多。可是,这样不就成为别人眼里的坏人了吗?和学校、家庭的教育也背离,挺可怕的。

于是想搞妥协,试图让冲突中的老婆与老娘都开心。这种妥协找不到。中国的老年人(许多作父作母不过四十来岁)最害怕孩子独立,这意味着他们“失去”了孩子,以后的生活将是他们无法面对的空虚。你爱你的老婆,你母亲却恨你的老婆,再加上种种偏见,妥协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正如把芝士和大便妥协在一起,你不会得到味道稍差一点的芝士,而是得到双倍份量的大便。

你邮件里这句话里有个错字:“2009年我们领证了。在我母亲知道我和这个比我大一岁的女生谈恋爱,它就非常反对”,“它”字应为“她”,我没改,我觉得这个笔误相当传神。那种死死拽着孩子,不停骚扰其私生活的母亲,更多是在表现其动物本能,是它,不是她。不会制止,不敢制止,婚姻的幸福,是敌不过大老虎的。

打老虎,是婚姻里男人的责任。同理,女人也要负责打她家的老虎。将两个人的空间守住。不是去分老婆老娘谁对谁错,而是老娘根本就不该进入你的家庭。你老婆的“作”,是在向你发出强烈的信号:你得重视我。

祝开心。

连岳

(如果你从此文得到收获,请为我的公众微信增加一个订户。)

连岳为你邮箱:lianyue4u@163.com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