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一只狗都能弄崩溃

据说村上春树认为一天只有23小时。因为他每天必然要跑步一个小时,不算在24小时内。少了一个小时,他的写作效率在作家中却是比较高的,一个小时,可以跑一万来米,这为他提供了写小说需要耐力和体力。

现在的贫富标准之一是:一个人有没有安排自己时间的权利?你能每天拿出一小时给自己吗?

我观察到的许多情感困惑往往就是丧失了时间分配权。

还没睡醒就出门,挤在拥堵的车流里(或人群里)来到公司,昏昏欲睡时回到家里,只剩几个小时睡半个觉了,一到周末,不要加班的话,多半要用来补觉,可能连做个爱的时间都排不上来,一拖就又是一周。

这个人肉机器人,扣除维系生命的成本,剩余的钱基本上流向房供和车供,运气好的人供完了一套,就逼自己供第二套、第三套,如果都供完了,房产税又开征了(也许将来遗产税再开征,继承不动产的人都得卖掉房子才得付得起税)。永远在为未来拼命,未来永远在未来。

这是把自己逼上绝路的生活方式。这在当下也许是多数人选择的生活方式,但多数不一定最合理。这种环环相扣压迫自己的精巧设计,就是永不停歇的生产线,榨干你的所有精力与时间,最后,你却离不开这条生产线了。

让自己处于如此大压力的人,都应该看看巴甫洛夫的狗,他的狗帮助他发现了“巴甫洛夫条件反射”,他因此得了诺贝尔奖。这些狗在20世纪20年代的列宁格勒发洪水期间,由于关在笼子里,几乎淹死。洪水退后,巴甫洛夫发现这些狗的行为发生了变化,有些甚至对洪水前喜欢的训练师也冷漠了。

接下来的巴甫洛夫做的实验可能无法在当下环境重复了。他重复了洪水期间狗的处境,不停给许多狗施加压力,直到其精神崩溃,然后再修复它们的崩溃——如果你的狗刚好识字,请别让它看到这篇文章。

最后巴甫洛夫发现的结论是:a、他可分类预测某只狗有多容易精神崩溃;b、最不容易精神崩溃的狗也最不容易复原至崩溃前的状态;c、任何一只狗都能弄崩溃;d、精神崩溃的狗只有重新施加压力才能恢复正常。

请记住结论c:任何一只狗都能弄崩溃。

不知巴甫洛夫有没用人做实验,考虑到他当时所在的国家,是可以弄几个人来玩玩的,但我相信巴甫洛夫不会走到这一步。能不能把狗的反应平移到人身上呢?我倾向于认为能,所以不要太相信自己的意志力能战胜一切压力,你也可能被弄崩溃的——想想《1984》里的那对恋人吧,他们原本相信爱情无敌,可在老大哥的酷刑前,他们崩溃地选择出卖对方。

别当自己的老大哥,别把自己弄崩溃了,给自己减减压吧。

(如果你从此文得到收获,请为我的公众微信增加一个订户。)

连岳为你邮箱:lianyue4u@163.com

配图:The House at Rueil by Edouard Manet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