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一个人,而不是改造一个人

连岳:

您好。

他是个不幸的小孩。父母没结婚就有了他,于是他们结婚了,没等他出世父母就离婚了。哺乳期由母亲抚养,之后由奶奶抚养到小学毕业,再由父亲抚养到初中毕业,之后又由母亲抚养到高中毕业,然后他离开了他们来到了大学,我们相遇的地方。

如果一个人的幼年、童年、少年用上面的文字来描述,你能想象现在这个人是什么样的么?我初恋恋的就是这样一个人。我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后悔。我们在一起三年多,最后协议分手。他曾说过,两个人分开,无外乎两个原因:一是钱,一是第三者。分手时我眼中含着泪,嘴角挂着笑,对他说,我们应该脱俗了吧,我们分开即不是因为钱,也不是因为第三者。

我们几乎没有争吵过,因为我们两个都是极度敏感的人,对方声音略微提高、音调稍微变化我们都能发现。他在争吵的环境中长大(父母后来都再婚,但都没找到幸福,又都离婚)。他说每次他们吵架他就出去逛,逛到确定他们已经不再争吵的时候再回家。我在从不争吵的环境中长大(我父母关系很好,在我记忆中他们从来都没争吵过)。所以我们两个都不会争吵,我们的很多问题都是通过协商解决的,包括分手。呵呵。那么,为何要分手呢?两个人在一起不能使彼此幸福(冠冕堂皇型);我不能使他幸福(伟大无私型);他不在乎,对我不好(自私型);他胸无大志,跟他混没前途 (世俗型)。奇怪?怎么只有四种类型的理由?我一直觉得我这个身体内住着五个人,也许另外一个没参加这场恋爱。

他带着厚厚的虚伪面对着周围的人和事,所以看起来他随和,随性,绅士,略带一丝忧郁。不可否认,当处我就是被他这些特性所吸引,原谅甚至接受了他的虚伪。在一起这么久,我们也经常推心置腹地交谈。我(伟大无私的那个)曾经希望我能拯救他,剔除他内心的消极,给他带来幸福;但一次一次的,我败下阵来,在我看来,他有点像受虐狂享受受虐一样,喜欢上了那种心灵的痛楚。我的拯救不见一点起色。伟大无私也放弃他了,自私世俗不用考虑,早就放弃他了,因为他很少为我的幸福和快乐着想,因此说不上在乎我,对我好;他不为事业前途考虑,下班就打游戏、逛猫扑、豆瓣,说不上胸有大志。而冠冕堂皇随着伟大无私的撤退也败下阵来:他根本没在努力让我幸福,而我让他幸福的尝试也失败了。更让人心碎的是,他厌倦了我,嫌我不化妆、不穿漂亮衣服,嫌我下班之后买菜做饭,弄得自己像个家庭妇女,而他喜欢的是名媛淑女。

说了这么多,不管直接还是间接,都是说的他的缺点,在您面前我可不敢耍手段,不知您从上面的申诉中有没有看出我的缺点,不管怎样,我觉得还是主动交代的好。我的缺点:做任何事都要站在这一边,千方百计把对方拴到耻辱柱上,把自己打扮成十足的受害者。由于了解自己这一点,上面的申诉,我尽量采用了中立的词语。

现在,他流露出后悔、舍不得了。伟大无私的那个我想问连岳,他还有救么?

合五为一

___________________

合五为一:

回这封邮件时,社交媒体上大家正在议论一位演员自杀的事情。

这让我想前几年前一位朋友自杀,那天清晨接到电话,人一下很难受,想到不久前还一起吃吃喝喝、互相开开玩笑的人,就忽然没了,开始不能接受,想了一整天,就接受了。我接受别人的一切选择,包括死,既然深思熟虑后不愿意活下去,对当事人来说,这是最合适的选择。

不知道一个人起了弃世之心,是因为看不到他(她)的痛苦。在反差之下,生者会陷入无谓的自责:为什么看不到他(她)的悲伤?或者变成他(她)责:她为什么隐藏她的悲伤?

人都会隐藏悲伤的,这是人性强大而美丽的地方,习惯微笑,习惯不用自己的烦恼去打扰他人,这本身就是好习惯。

我们是怎么样的人,我们面对何种命运,这是我们自己该承受的事情——换言之,也是别人该承受的私事。

爱情是生活中重要的环节。爱情确实能改变一个人,把大麦变成威士忌、把葡萄变成白兰地、把小说变成AV。但这改变是他自觉的改变,你就是像春天一般伟大,荆棘也开不出莲花;改变不是外在强加的,你就是像监狱一样强大,鞭痕也只是皮肤外面的疤,影响不了内心。

每个人都应该恋爱,每个年轻人都应该多恋爱(除非运气很好,一次就找到自己的最爱),就是因为自己这棵种子,在爱中生长才能发现自己是什么,是一根葱?还是一棵水仙?是葱就找蛋,好炒一盘小菜,是水仙就找溪流,好互为映衬。

每个女人都有自己想象中的男人。我相信这个男人(不会百分百契合)也一定存在于这个世界,爱情就是找到这样的男人,它是这样一种判断力,你知道这个人会成长为你喜欢的男人,他现在看起来像猫,可骨架是一只老虎。

如果他真是一只猫,那就分手,再找下一只。恋爱就是这样把眼神练得毒辣、慢慢读得懂人性的过程。

但是,无论你怎么发狠,都不可能成为“伟大的无私的我”,都无法把一个男人变成另一个男人,正如你无法阻止一个下定了决心自杀的人,真正决定自己命运的,一定是自己。

只要不妨碍别人,没有什么生活方式是错的,也没有什么人是不对的,也就是说,没有什么人是要被改造的。他想成为再无聊、再虚伪的人都可以。

热爱改造他人,是最坏的习惯。这更是一个折磨自己的坏习惯。

自认为思想先进、自认为生活方式值得他人羡慕、自认为爱着一个人,所以可以理直气壮地改造他人,我们见识了那么多悲剧,大大小小,从个人到社会,根子里不都是想按自己的模子改造他人吗?

可以爱一个人,也可以明确告诉他自己不可退让的底线,但是不能去改造一个人,爱建立在你是一个“有私”的人,当一个人你特别想改造时,就是一个不适合你的人,这也算是爱情的甄别标准之一吧。

祝开心。

连岳

(如果你从此文得到收获,请为我的公众微信增加一个订户。)

连岳为你邮箱:lianyue4u@163.com

配图:Mary Cassatt: The Letter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