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得向鸡学习

连岳老师您好,

还是先介绍一下我自己。女孩,鄂西土家族,大学修人类学与新闻,毕业之后在一家外媒的北京办公室工作。

其实算是早熟的人。和同龄人在一起的时候会有隐约的不安,和年龄大一轮甚至两轮的人相处会觉得舒服。在十九岁的时候,爱上一个二十九岁的男人,觉得自己会嫁给他,觉得没有他就不能生活。当然,就像所有类似的故事一样,这份感情没有好结局。分手之后哭了一年,然后和下一个男朋友是在今年一月开始。这一次是一个四十七岁的男人,让我暂且叫他林。

还是来说现在的感情吧。林是外籍华人,在北京做外交官。狮子座。善良,细心,敏感,内心孩子气。和up in the air里面的George Clooney那个人物神似。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两个人就被对方吸引。我在上次痛苦分手之后封闭自己很久,现在自觉比当年成熟不少是时候重新开始。林是很让人安心的男朋友,每天会电话短信邮件im联系,嘘寒问暖细心体贴。我喜欢他的安静性格,喜欢他的才华(写得一手好字好诗),喜欢他身处复杂政界却能保持内心洁净直接,喜欢他对司机保安清洁工阿姨的关照礼貌,喜欢他在出席活动被人包围的时候仍然满场寻找我的急切眼神,喜欢我们总是不约而同说出同一句话,欣赏同一个人。

也许旁人看来这会是一段美满姻缘。可是那句话说的好:everyrelationship is difficult。对于感情,我是与生俱来的悲观者,毫无理由地。上一次恋爱的惨烈教训更让我坚信这一点。虽然四年过去我自觉成熟很多,可是和他开始之后还是会偶尔怀疑:这是真的吗?我不会这么幸福的。不习惯幸福,太不习惯幸福。内心自卑,觉得幸福永远不会属于我。

然后就开始自动开启自我保护程序,告诉自己还是不要和他那么亲密那么近,否则到头来又被狠狠伤害。所以有时候不接电话不回短信不回邮件,尽管自己很想很想他

除了害怕被伤害,还会想很多乱七八糟的客观原因:比如觉得我父母肯定无法接受他的年龄(我爸爸比他大不了一岁);比如害怕别人议论,说我找他是图他身居高位-一个24岁的,漂亮的(别人这么评价),来自土家寨子的女孩找一个和自己父亲差不多大的外交官,不是图权还能是什么呢?

可是无论如何,感情是没有办法被控制或者扼杀的。所以很多的时候很矛盾。很多的时候,不知道自己想要怎么样。只想有一天一觉醒来,突然变成蠢钝的人。不知人间忧欢,也不再思考这些事情。

自然地,我的不确定也让他不确定,或者说,让他更不确定。他曾经问我,北京任期结束之后如果他被派往条件很差的国家,我会不会愿意和他一起去。可是后来他又说,他害怕我不能够陪他一辈子,因为现在我还年轻,也许十年二十年之后我会改变我的想法。然后莫名其妙地总是不断有老男人对我表示兴趣,也让他觉得惶惶。其实我一直想告诉他我没有容易喜欢一个人,一直想告诉他他在我心里有多重要。可是却没有说。我一直觉得和他在一起我更像是那个年长的人(他也这么说,他觉得我是三四十年代的人。),因为我看到他光鲜亮丽官服背后的脆弱无奈言不由衷身不由己时时挣扎,觉得心疼。他也说只有我才让他觉得真实可信赖让他觉得安心。他给我描述他们外交部里各派竞争就像slaughter house,然后他觉得自己像slaughtered, bare, featherless,bloody and lifeless”,但是想到我,他会觉得安全。我想保护他,可是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更应该保护自己。

我觉得自己一直自卑。虽然从外表看上去别人会觉得我是超级自信的人,可是骨子里却腼腆自卑,参加聚会或和陌生人相处会无所适从。我感觉到他爱上我,可是我又想,他四十七岁,哪有那么容易爱上一个人。我有什么特别的,会被他爱上。

絮絮叨叨一篇,不知道连岳老师有没有从我杂乱无章的思维里获得任何有效信息。谢谢您的倾听。

Nisly

___________________

Nisly

刚看完一个神偷的故事,这位老兄,钻进银行的保险库,因为时间关系,他得在里面呆上长长的一段时间,于是他美美地睡了一觉。他最后落网,是犯了一个小错误,FBI的探员也很遗憾:这样的人,这么平淡地收了场……

在任何一行干出头,心理素质得过硬,如果让我去当小偷,可能没有勇气在作案现场睡觉,在不确定的危险中,多数人无法放松。

有人因为警察终于出现在面前抓自己而长出一口气,再也不要担心警察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似乎违反人趋利避害的本性,可仔细想想,这说明命运被他人决定的紧张情绪是人想逃避的祸害,正如恐怖片的恐怖全在于事先的铺垫。

有人恐惧成功,超人也需要有人鼓励: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有人会恐惧爱情。走不出来的人,就索性放弃爱情,从来不爱,自然没有心碎的可能,不聚,也就没有散。

爱的恐惧,在我们这儿,可能还挺流行的。客观地说,这可能与我们的爱需要跨越的障碍较多有关,爱不可避免成为社会事件,牵扯到多方观感,需层层认证。所有人都满意的爱情是不存在的,所以必然会听到反对声音,有反对就不爱了,难道此生就是专门让反对者爽?

只能回到原点,爱情只须让自己满意就行了。其他人的认可、祝福,当然要争取,争取不来,也无所谓。为他人爱,只有死路一条。虽然管闲事的人不少,自认为比别人高明的家伙也比比皆是,但是“别人都是坏人、都会坏我好事”,往往更是主观臆断,将自己不做为的责任推到他人头上。好像他一行动,全社会就要来反对他,谁有那么大牌呢?

如果你的男友真的如你描述的那么契合心意,尤其是神似George Clooney,那就认真恋爱吧。一二十年以后事,都要给你个确信,那求得太多了。二十年后,环境会不会崩溃呢?会不会碰上大地震、大瘟疫呢?地球会不会被小行星撞中呢?你的George Clooney会不当上外交部长呢?到时会不会有好莱坞女明星介入你们的家庭呢?——上面的疑问有可能都会成真,你还爱不爱呢?

当然还得爱。

爱情得向鸡学习。确切地说,是母鸡。

蛋是易碎品,世界上多数物体比它硬。母鸡下蛋之前,不会忧心仲仲:公鸡会不会嫌它小呢?主人会不会满意呢?会不会磕在石头上碎了呢?会不会被黄鼠狼偷走呢?天气这么热,会不会臭掉?双黄蛋会不会孵出双头怪呢?

先把蛋下了再说吧。只有蛋下了,才有评论它的标的物,爱情小鸡才有依托。

爱情不在民主范畴,只要你自己在乎就行了。当然你可能无法如此强硬,不过至少先尊重自己的感受吧。

爱神也无法全知全能,写好每一句让你念,仿佛性爱都得她亲临现场指导,爱从现在开始吧。

祝开心。

连岳

(如果你从此文得到收获,请为我的公众微信增加一个订户。)

连岳为你邮箱:lianyue4u@163.com

配图: The Pool by Richard Edward or Emil Miller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