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不是冲着吃苦来的

亲爱的连岳:

第一次给你写信,略有忐忑,不过却觉得很亲切,很喜欢你的书和专栏,一个真性情的男人总是会令人感动。

万事总是因果相连,我总是会不断地反省:是因为什么才形成了现在的我,而我,又应该怎样面对自己,怎样才能淡定从容,毕竟,我们都要好好活着。

先说一下背景吧:单亲,随母亲,在校女大学生(女大学生?略略苦涩,这个词好像已经混杂了太多含义,暧昧,混乱),家境一般,需自己打工赚取零用。因此,在学习之余会接触一些社会的边边角角,从而引来了我的烦恼。

自认为自己长得一般,除了皮肤很白很嫩,别无出众之处。额,曾有人告诉我说:你长得好萌啊,尤其是一双大眼睛,勾人魂魄。我听了,笑笑,并不认为这是中肯的评价,只不过是逗我开心罢了。父母的婚姻很槽糕,母亲是极其温柔贤淑的女子,逆来顺受,可换来的结果却是父亲娶了小三且对我们母女不管不顾。都说父亲是女儿上辈子的情人,那么,这个情人伤我太深,使我不再轻易相信爱情,婚姻。呵呵,曾经有过这样的想法:快点长大,快点独立,照顾好母亲,就去教堂当一名修女,每日读经祷告静心传道。这样的臆想,使我很开心。

然而,接触社会多了,却发现独善其身好难,总会有老男人骚扰你,让人胆战心惊。比如打工小店的老板,某些常去的顾客,总爱开你的玩笑,且带有颜色。有共事的姑娘巴不得别人开她玩笑,我是巴不得躲得远远的,然而,你越躲他们越追,让人烦。也许是我太敏感了,甚至在这方面有些洁癖。有时会被弄得很恶心,且恶心好久。然而,知道我的家庭背景的人会更过分,也许是知道没有人能保护我,所以更加肆无忌惮。他是父母的朋友且与父母同龄,相互之间认识很久,父母离异后,有时会找他帮忙,而他也是十分热心,我也很是感激。可是,他却在我上大学后莫名的更加关心起来,突然有点忘年交的意思。有一天,他说,我喜欢你,要我做他的小,要包养我,他说可以给我更好的生活条件,似乎还有些救我于水火的优越感。他的儿子只比我小两岁,且他的妻子很依赖他。我既惊讶又愤怒,真想抽他大嘴巴子。然而,母亲真的太温柔软弱,不能为我出头,且还要被他数落。数落我不懂事,冷漠等种种缺点。幸好我在外地上大学,从那以后,我再也不见他。

连岳,我好不安,手足无措,我想知道,我应该怎样看待这样的事情,怎样和有萝莉控的大叔相处,怎样使自己淡定且从容。我想,我需要力量,好好的走下去。额,有男孩子追我,我都一概本能的拒绝,爱情的花总是还没开放就迅速凋零,男孩子问我,他哪里不好,他愿意为我改,我只好小声的说,是我不好是我不好。

其实,我们本可以都很好的,不是吗。然而可不可以没有然而。

不管怎样,都要做淡定从容的好姑娘。

谢谢你。

无措的小兔子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无措的小兔子:

“年轻人需要吃一点苦头!”许多老一代人总是这样摇摇头,叹一口气说出这句糊涂话。要提醒自己老了千万别说这种话。

如果我有能力,我是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吃苦的,也不会在乎他不了解社会的丑恶,知识、教养在安逸舒服的环境里也可以养成,甚至养成的可能性更大,不抢最后一块面包就得饿死,这种极端环境,人变成野兽才是规律的必然;盖茨一辈子吃过什么苦呢?富二代,少年得志;巴菲特一辈子又吃过什么苦呢?官二代,三十来岁就赚了一辈子也花不完的钱,而且从此后资产像滚雪球一样增长至今,这并不妨碍这两个人联手将自己的财富回馈给世界。

超人吃过什么苦呢?内裤外穿也没人笑他,他照样可以拯救社会,并熬出“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这样的心灵鸡汤。

一个人通过教育并在离开大学后养成自我教育的习惯,获得了越来越大的能力;一个有能力的人,学会不干涉弱者的选择;他获得力量并且克制使用,这种人生状态的得到,饥饿、动荡、仇恨、囚禁的的苦生态系统显然并不提供,而在富足、平衡、包容与多元的乐生态系统里却会多一些,这样的人多了,人类的苦会大大减少。

正如你,与同龄人比,吃了一点苦头,有更多的收获吗?从你的邮件来看,你流失的速度反而加快:“有男孩子追我,我都一概本能的拒绝,爱情的花总是还没开放就迅速凋零,男孩子问我,他哪里不好,他愿意为我改,我只好小声的说,是我不好是我不好。”

人生不是冲着吃苦来的,上面的主题如此让你有更伤感的趋势,那么接下来的话我会让你开心的。

父母离异这不算是苦,因为离异是婚姻的常态,这种家庭背景的人不少;自己打工赚零用,这算一点苦吧;打工时知道顾客会说黄段子,我不确定这是不是苦,但从尊重的女性的角度,估且认为是苦吧,而且对黄段子保持轻微反感更不容易成为视飙黄段子为成熟女人标志的幼稚女“流氓”;被长年信任的男性长辈求包养,这是苦。

这些苦的好处是,几乎都是观念冲击,你在苦中几乎没有损失(当然这是旁观者的看法,与当事人本身的感受会有差距),能以如此小的成本知道人性中的黑暗面,这是件幸运的事。要得道,黑暗埋得这么深,知道的人往往会被弄脏。

“知道人性黑暗后遗症”是会把这黑暗放大至一切人身上,所以你会拒绝男生的追求,本能地觉得男人都是一样的。这是人为地放大成本,好像厌恶火灾就放火烧了自己的房子。只要问自己:我和这些让自己厌恶的人是不是一样?答案无非“是”与“否”,是的话,那是人性共恶,自己也是其中一员,没必要绝望,想想怎么变得更好一些;你的答案是“否”,那更说明人可以与他们不一样,也没必要绝望。

知道人性的黑暗,不是为了让自己绝望,而是知道光从哪里来。坏男人见得多了,就更知道什么是好男人,是吧?去恋爱吧,别躲避。

祝开心。

连岳

(如果你从此文得到收获,请为我的公众微信增加一个订户。)

连岳为你邮箱:lianyue4u@163.com

配图:Marc Chagall's Birthday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