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重要的一句话

有句话是好的文艺批评、是好的女权主义、是好的理性主义、是好的生活方式、是好的现代性、是好的信仰、它几乎是一切好,而且好得简单、好得不需要庞杂的理论体系支撑。

它是弗吉尼亚•伍尔夫所说的,女人要摆脱对男人的依附,女人要开始独立创造,她需要一间属于自己的小屋。

果仁需要一间小屋,就是那硬硬的果壳,让它经得起动物的消化液,让它顺利被排泄到泥里。人比果仁脆弱,人比果仁甜美,更需要一层保护,与冷酷的有着巨大胃口的世界保持足够的缓冲,就算它一口将你吞下,也无法消化,最后只能将你放生。

小屋就是人的果壳,就是缓冲地带。

这不是鼓励人去买房子,房价那么贵,不是每人都买得起的,相反,如果超出了自己的购买力,强行要一间房子,那反而不是你的小屋,是银行的、是焦虑的,是随时会被请出的他人的房子。

确切地说,是女性有了财产权。租房一年,不费巨资,就有了300多天的独立,写作也罢,成长也罢,它暂时让压力退至可以忍受的范畴。——这对男性同样适用,伍尔芙将主语设为女性,是因为男性在她叙述时已经有了小屋。

不过伍尔芙的这话,在一个强拆屡屡发生的地方,读者还真不太容易相信,有财产又如何?它如果轻易就被抢走,那与无财产又何区别?只不过增加一点仇恨罢了。

我想伍尔芙所谓财产权的前提是,不被保护的财产权就不是财产权。所谓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就是指财产权比国王还要神圣。在这个传统里,有一个男人说了同样的话,但据说比伍尔芙更牛,此人就是洛克,他是第一个明确地说:政府存在意义,首要的职责,就是保护公民的财产。越是强大的国家,越是不能进入公民的小屋。

有人说,没有洛克,就没有后来的美国。

有了伍尔芙,有了洛克,也有了美国,但似乎与我们无关。可这么重要的系列,它一定会渗些光给远处的我们。那就是:我们和世界,必须保持足够的缓冲,这缓冲,首要是通过财产权体现的。

(如果你从此文得到收获,请为我的公众微信增加一个订户。)

连岳为你邮箱:lianyue4u@163.com

配图:Gustav Klimt.Villa on the Attersee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