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克教授:最无聊的9种人

图:Everett Lloyd Bryant.Afternoon Tea

人都怕成为无聊的人,但人又最缺自知之明,往往会将无聊当成有趣,越用力越无聊,为填平这种知行鸿沟,美国杜克大学心理学和神经科学教授Mark R. Leary作了一项研究,让数百位受访者在43项行为中选出他们认为最无聊的,排名前九大的是:

1、自我中心的“负人”:只散发负面情绪,对别人视而不见,永远都在抱怨,认为全世界都应关注他(她)的麻烦。

2、复读机式的琐碎者:热衷于鸡毛蒜皮,兴趣单一,尤其让人讨厌的是,不停重复同一个笑话。

3、无情者:毫无热度,语调沉闷,面无表情,几乎不与人眼神接触。

4、乏味的慢镜头表演者:语速极慢,停顿很长,酝酿观点的时间很长,谈话像掉入泥潭。

5、被动的木头人:无话可说,也无想法,随时准备迎合任何人的任何观点。

6、自恋狂:话题只有“我,我,我,我,我……”以及“还是我,我,我……”

7、过于严肃者:总像是在写论文,不会笑。

8、努力的小丑:过于用力地表演,希望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9、魂不守舍者:总是从谈话中走神,很爱跑题,又以为自己能同时进行若干个谈话。

以上的翻译,我没有过于忠实原文,只是意译。

也许人人都有以上其中某种坏习惯,只是不知道这在他人眼里相当无聊,知道以后,或许也难改,但至少知道是无聊,不会放纵。

人是自我养成的,尤其是三十岁以后,避免成为无聊者,应当是一个追求的目标。

上等阶层与下等阶层

图:Félix Edouard Vallotton.Woman Reading to a Little Girl

美国著名学者Edward Christie Banfield,更八卦的资料也许有利于你记住他,他既是尼克松和里根的顾问,也是 Leo Strauss和Milton Friedman的朋友。

闲话少说,他有个区分上等阶层与下等阶层的标准,我在以前的文章里简略提及,今天翻译得详细点,有兴趣的人可以对照自查,看看你是哪个阶层。

上等阶层的品质有:

1、自我约束能力强;

2、更看重未来;

3、愿意为更好的未来牺牲当下的快感。

下等阶层的品质有:

1、只顾当下,及时行乐;

2、无未来感;

3、浪费;

4、工作只不过是为了糊口,对工作毫无兴趣,不停地从一种非技术工作转换到另一种非技术工作——也就是只能打打杂,也只满足于打打杂;

5、不爱惜自己的财产,不维护、不保养,减少它们的寿命;

6、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不维护,不保养,折腾到坏为止。

与下等阶层伴随的现象有:家庭破裂;滥交;性病;酗酒;吸毒;暴力;犯罪;婴儿死亡率高;预期寿命低。

Edward Christie Banfield 纠正了一个误解,即认为下等阶层是由于失业及低收入造成的,相反,是下等阶层的品质导致失业和低收入。

所谓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伴的,而不幸的家庭却有各自的不幸。Banfield对上等阶层一句话带过,描述下等阶层却花了不少笔墨。因为人想成为上等阶层,只有一条路可走:自我约束,目光长远。实践这点,要花很多时间,成为某领域的行家,就得花去你十年的时间(或20000小时),你日复一日地训练,情绪平稳地前行,不为暂时的事件所影响,看起来平淡无奇,真没什么值得多说的。

人最宝贵的资源是时间,善于分配及放大时间的力量,用来求知、培养技能、储蓄资本,能承受当下的“克制之苦”,自然如巴菲特所说:你有一个雪球,且有足够长的斜坡,你的未来雪球越滚越大。这是上等阶层的活法。

你将不停听到这些口头禅:人不就那么回事!有什么用呢?死了都一样!今朝有酒今朝醉!今天这口气一定要出!赌一把!——它们会营造出一种气氛:就是现在死了,也得不管不顾。这就是下等阶层的活法。

太爱揍老公

图:Vilhelm Hammershoi.Dust Dancing in the Sunbeams

连岳老师:

您好!看到您的专栏,觉得很有启发,字字珠玑,当头棒喝,确实是在帮大家解决问题。所里才想跟您写这封邮件,请您指点。

我有一个爱我的老公,四岁的儿子。从结婚开始,老公比我的单位好,比我挣得多,而我是在一个悠闲的事业单位里,没有那么多钱,但是稳定,但是我只能养活我自己,家里的开支我要依靠我的老公。于是我觉得自己好像矮人一等,因为他的工资是我的两倍,而我们有房贷,我必须依靠着他还房贷,否则生活的压力好大,于是我很怕他出什么事情,从他上班到下班回来天天担心,拿着他的工资卡,那个时候就有强烈的控制他的欲望,从经济上到生活上,因为感觉没有他,我就活不下去了,那么多的房贷,我一个人怎么办?婚后很快怀孕了,那时情绪很不稳定,对他要求很多,生气的时候,骂他,打他,拧他,踢他,叫他下跪,用很激烈的话刺激他,他都让着我,最多暴怒的时候锤一下门,从来没有动过我一个指头,而我总是对他要求很多,早点回来,不准滥花钱,不准和我不允许的同学吃饭,他们家的亲戚来了,我也没有好脸色,总之,这些他都让着我。我也为家里付出了很多,但舍不得用钱,有时候很委屈,就爱发脾气,打他。

后来,孩子出生了,家里的经济状况也好了起来,我收敛了很多,这种情况少了很多。可是我发现,我对儿子也有很强的控制欲,处处管他,从2岁开始,我就开始打他的屁股,生气的时候狠狠骂他,要他按我的一切要求去办。现在他跟我的脾气一样坏,还动不动的打我,我很气愤,但我知道我是最坏的老师,他是跟我学的。

我们计划着要第二个孩子,老公不大愿意,但我一意孤行。再加上买了车,要还车贷,又有些经济压力,总觉得钱不够用,都怪老公买车。可是老公说我不让他活。自从上月怀孕以来,感觉情绪很差,天天和老公吵架,又开始动不动就对老公拳打脚踢,有任何不顺心的事情,就把气撒在他身上。老公说他是我的出气筒,说,你快点打,打完了好睡觉,别把孩子吓着了。我呢,叫他下跪,发誓,不要他的弟弟来我们家,气急了的时候,我经常叫他滚,房子归我,车子归他,他不走,或者出去抽几根烟又回来。回来了我又是一番拳打脚踢。但第二天,等我清醒下来,我就很明白自己做的很过分,又跟他道歉,哭着请他原谅。每隔个七八天,我总要这样闹一次,但是我感觉他慢慢也是受不了了,他的收入、地位都在上升,而我还是原地踏步,我很怕他不要我这样的女人了,有时候也很怕。

其实,我心里知道,我这样虐待他是不对的,我有问题,第二天我总是很后悔,可是生气的时候,总是控制不住。他其实是个好男人,好爸爸,顾家,挣钱,和孩子一起玩,让着我,一次又一次的容忍我的过分。我也想改变自己,可总是控制不住。

我也学过心理学,我小时候,我妈妈就是这个样子的,控制我、指挥我、打我,我一个女孩子,十四五岁了,我妈还用很粗的棍子打我,我印象很深,一双袜子没有放对地方就要骂我半天,跪在搓板上,整天在家里我都心惊肉跳的,再加上我爸妈闹了几十年离婚,在家里打架,我受够了,恨透了原来那个家。可是现在,我变得和我妈一样了,我的孩子,也变得我一样了,我真的不想这样。

想跟你咨询一下,想我这样有暴力倾向女人,应该怎么样改正,还有孩子调皮的时候,不打他,该怎么管教呢?

HY

______________________

HY:

既然你学过心理学,应该知道自己的心理不太正常。最好的解决方法是去找个心理医生治一治。不然可能会毁掉一家四口人。

感谢你的来信,能让不少人消除一个认知上的误区,以为家暴都是男人欺负女人,其实像你这样女人欺负男人的,不在少数,甚至因为说出去别人不信,即使相信的听众,许多不仅不同情,还会哈哈大笑(说你呢,正在笑的人!),这使得女性欺负男性更持久,更不容易纠正。

暴力是很奇特的东西,它会越用越多。你学会克制,它却会慢慢变少。对家人施暴,在幸福家庭里几乎看不到,这足以证明它可以彻底从人的感情生活中清除出去。

最不该有暴力的家庭,却是暴力最常发生的地方。你去公司吼一吼、揍一揍同事,后果一定很严重,至少受到相应的报复。我想,你的丈夫强硬一点,你也不至于发展到今天,他养家、挣钱多,分手后活得更好,他若一开始反击你的暴力,你要么早收敛,要么两人早分手,可惜他选择了无条件退让。

当然,错不在你那个好脾气的老公,你千万别因为这个又揍他一顿。而是你这种表述感情的方式,碰到任何人都是悲剧。孩子有错,怕他学坏,揍!老公太好,怕他离开,揍!你迷信暴力,认为它可以解决一切问题,这也许可以归结于你成长于一个暴力环境,竟然找到了原因,不想像你妈妈一样残暴,那么,克制自己的冲动不就是你的责任吗?也许很辛苦,可除了这个,没有别的路可走。

你真克制不住自己的暴力,为了孩子好,我觉得应该离婚,让孩子在丈夫身边成长,会好很多。

祝开心。

连岳(lianyue4u@163.com)

爱自己

图:Peter Vilhelm Ilsted.Interior with Girl Reading

上个世纪四十年代末,著名的拉比(rabbi,有“教师”之意)约书亚·罗斯·李普曼(Joshua Loth Liebman)提出了一个很受受众欢迎的说法,我也很喜欢:你可以逃离自己的罪错,只要你直面自己内心的冲突,认识你自己的欲望,而且,爱自己!

“爱自己”,成为最重要的前提。李普曼说,“要像爱自己一样爱自己的邻居”,这条诫令就暗示了人应当爱自己,否则这句话就难以理解了。

不爱自己,能让人做出恐怖的事情,在李普曼之前近半个世纪的法国社会学家涂尔干(Durkheim)认为有一种自杀是源于完全的利他,根本无视自己的存在价值,或者说,认为自己所属群体的价值高于自己的一切。无所畏惧的自杀炸弹客就是最好的例证。爱自己的人是无法成为恐怖分子的,要成为恐怖分子的第一条命令就是在心里“杀”掉自己,放弃爱自己的本能。

你或许听过所罗门断案和故事。有两个妓女同住一房,相隔三日,各生了一个男孩。其中一人在夜里熟睡当中,不小心压死了自己的孩子,她趁另一人睡着,将自己的死孩子换了她的活孩子。天亮以后,被掉包的女人发觉有异,两人于是为了活孩子的所有权,争执到所罗门前面。所罗门说:“将活孩子劈成两半,一半给那妇人,一半给这妇人。”

“活孩子的母亲为自己的孩子心里急痛,就说:‘求我主将活孩子给那妇人吧!万不可杀他。’那妇人说:‘这孩子也不归我,也不归你,把他劈了吧!’”

故事的结局没有人不知道,“爱”这个活孩子的“急痛”女人才是真正的母亲。“爱自己的孩子”是一个母亲的本能,所罗门以此断案;而约书亚·罗斯·李普曼以“爱自己”的本能作为人悔改的起点,很符合所罗门的逻辑。各类宗教都是讲奉献,总有某个神或集体的价值高于个人,作为一个拉比,成功地发现并推广“个人”的价值,真是不容易。

人世间存在各种学说、信仰,我们在每天的生活中,也得做出各种各样的价值判断,它们可以分两类,一类是让你爱自己的,一类是让你不爱自己的,如果你是一个追求不幸的人,执意切毁掉自己,那么,我建议你选择“不爱自己”,你很快会实现梦想的。

自怜是自卑者的毒品

图:Pierre Bonnard.Dining Room on the Garden

连岳:

你好!首先谢谢你的那些文字给了我很多启发,让我这个懂了很多爱的常识。

直入正题,我的内心有很多疑惑,就现在写信时的心态来说,我的问题主要是我渴望爱情,可是到目前为止,我都没有一段爱情,我自己都在想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我今年21岁,即将升入大三。到目前我也没谈过恋爱,应该算是爱情方面很贫乏的那种吧。我到现在,可以说也没什么心仪的男生吧(我性取向正常的),我就奇怪了,这是不是来源于一种自己害怕受伤的心理暗示呢,总是在对一个男生有好感之前就暗示自己,人家不喜欢你,喜欢他就是浪费感情。现在我知道这种心理暗示不好,爱是不能这样斤斤计较的,爱一个人,即使有这个感觉也是好的,可能是我的心理暗示从初中就开始了,所以我到现在还是没有那种很喜欢一个人的感觉。

我目前景的这种心理可能和我的性格和经历有关。在我7岁的时候爸爸去世了,妈妈就去外面工厂做工挣钱,我是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小的时候最讨厌面对的就是很多人那所谓的“可怜”,所以我在后面的成长过程中绝不会向人家提起我的家庭状况,虽然到现在我也搞不懂这是虚荣心还是自尊心。我不敢和男生走太近,也讨厌男生问我的家庭情况。我想这大概是我找不到男朋友的一个原因吧。

絮絮叨叨这么多,不知我想表达的东西你看明白没,可能逻辑不大清楚,呵呵。是不是像我这种家庭长大的孩子很多都有些不安全感呢(是很强烈的不安全感),因为我到现在偶尔会冒出是不是我又不讨人喜欢了,现在我在尽量克服这样的心理。总之,我自己觉得爱情方面的问题应该是自己性格或别的方面的问题,因为身边很多人也没有貌美如花可是却很开心的享受爱情,我想爱情大概和容貌没有必然的关系吧。还是爱情本身就很稀缺呢,我在等待的感觉来不了,换句话说很少有男生向我表白过(我还没考虑过像男生表白),哎。

再者,就是我对未来的迷茫,作为一个农村来的孩子,我以后应该不大有可能回家乡,但是未来的事我还没有什么明确的目标,我是有点恐慌,但也不知道怎么办,也没有很拼搏或怎样(连我自己都有点无语对自己)。是不是人天生就很缺安全感呢,就像婴儿喜欢被大人一直抱着,人追求安全感也是天性呢,我偶尔会有恐慌的感觉。

总之现在我的思想很混乱,觉得生活很不满意,也不知怎么改变,自己也没有什么改变的动力,很希望你能站在你的角度给我些指导,谢谢。

开心每一天。

红色蒲公英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红色蒲公英:

我想,你可能是有点自卑吧。

没关系,人人都会有自卑感的,尤其是在恋爱中,那种“我不够好”的感觉总是会出现的,这是每个人都必须解决的难题。

自己不做改变,一直藏在壳里,只能指望以这种方式得到爱情:那个自己心仪的人向自己发动猛攻,然后我推脱一番,犹豫几天,他(她)再来求,我羞涩地答应。

但爱情从来都是最惨烈的竞争,除了人,其他动物的生活重心就只是求偶。当然人的重心也是求偶,不过也有些其他事分心,甚至因为某种观念扼杀自己求偶本能,比如自卑得不敢行动。一个值得爱的人,往往有多个潜在的追求者,他也有可能与其中的任何一个发展成爱情,在其他条件相当的情况下,比较主动的追求者(或是自信,或是克服了自卑)机会显然会多一些。

人的差距是很大的,有生而幸运者,有生而不那么幸运的,你是属于后者。在我们这个地方,长久以来,又人为加大了差距,城乡二元使马太效应更明显,不幸者愈加不幸。这对多数人精神状态都是种毒害,比如无处不在的、也像树枝一样可以无限细分的地域歧视,往往就是身份二元的后果——县城歧视乡村、省城歧视县城、京城歧视省城,北京上海互相歧视。行使这歧视的人,几乎都是辛苦的普通人,大富大贵的人,可炫耀的东西多了,反而不会在乎这点地域“虚荣”了。

根植在多数心底的“歧视性虚荣”不会像大雨一样只下一夜,它会长久存在,在人为不平等的根基消失之后的很长时间,它都是人们的重要精神活动。这点很好理解,享有优势的人总是想通过一切手段保持优势,以尽量多地占有资源,从本能出发,他们也会继续歧视,以吓退竞争者。

上面的话不是吓你,那就是人性以及你所处的环境。你知道了自卑的来源,也知道世界不太容易迅速改变。你只能求自己了。人与人都互相连结,这意味着每个人的不幸都可以在他人身上找到原因,所以弱者特别容易陷入自怜,这样可以不必为自己负责。

碰到自怜的人,许多人不会吝啬那毫无用处的同情,这同情会滋养你的自怜,让你更软弱。起点低的人,只有练得比别人更强,才能追上并反超,而第一步就是戒掉自怜的习惯。

你自卑的话,自怜确实不容易戒,你认为自己已经一无所有了,为何还有承担可能的失败呢?如果示意了别人不爱我怎么办?没办法,会难过——你再读一万篇我的文章,求爱失败也会难过。但这难过就是必要的经历,猴子从树上下来难过,人学走路难过,学阅读难过,学写作难过,我们在加强自己力量的时候,总是从难过开始的。你以后要靠自己,负担又比同龄人重,要赶快强大起来,比别人更强大你才能活得好——先从主动接近自己喜欢的男孩开始吧。

祝开心。

连岳(lianyue4u@163.com)